锦年知几时

【授翻】【Stucky】since that encounter/自从遇见你

Oxycontin:

作者:Nonymos(这是Into That Good Night和So Tired of Eden的作者哟)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387349


魔鬼吧唧+保洁员豆芽AU,清水一发毕 


简介:


近来某个黑暗使者开始尾随SteveRogers,想要偷走他的不朽灵魂。就算是对一个魔鬼来讲,这也是引火烧身。


 


正文:


 


玻璃门上的倒影回瞪着Steve。


 


头顶霓虹灯发出的嗞嗞声刺入他的大脑,其中一盏伴着让人发毛的小小噪音不规则地闪动。


 


Steve揉揉脸叹了口气。现在是凌晨四点。全天营业的杂货店从来对他的失眠没什么好处;要是说有什么影响,他的脱节感反而加剧了。


 


来吧,Rogers,挑一个。他又盯着冷冻比萨看,每一款都同样提振不起他的食欲。


 


“选择困难了?”


 


Steve晕眩得太严重,甚至没被吓到,只是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高个子男人晒得黝黑,相貌英俊,而小个子的Steve肤色苍白,体格纤弱,对比鲜明。他灿烂地微笑着,笑容中含着某种饥渴。


 


而且,他带着墨镜。晚上,在冷冻食品区,戴墨镜。


 


傻逼,Steve想道。


 


“意大利辣香肠款是经典之选,”男人说。“反正我是这么听人说的。”


 


Steve重新盯起自己一动不动的倒影。但愿这家伙能领会他的暗示,留下疲乏的他一个人清静清静。


 


“你知道不?”死脑筋的蠢货。“我听人说要是你在小事上犹豫不决,说明你心里纠结得更严重。”


 


“看来你听人说过不少东西,”Steve嘟囔道。


 


他真不该回话的。在那透明玻璃的表面,男人的笑容竟然咧得更开了,而且相当诡异。


 


“看来你能听见我,”他说。“我刚要担心来着。”


 


他一定是什么贩毒的人。Steve还不会痴心妄想到以为自己被他看上了。


 


“我啥也不想买。”


 


“你都不知道我卖的是什么。”


 


“我没兴趣。”


 


男人还是直冲着他笑,闪烁的霓虹灯光倒映在他的墨镜上。


 


“想一想,你想要什么,”他说。“仔细多想一会。然后我会再来。”


 


就这样他转身离开了。Steve单单因为他走了感到庆幸,没有细想他说的话。至少这个变态让他意识到他在这里站得够久了。他叹口气,拉开玻璃门,挑了意大利辣香肠比萨。


 


*


 


新泽西的八月酷暑难耐。Steve接了一份打扫理海高中的工作,所有人都只把这所学校叫成理海,不管这名字是谁起的,那人一定是喝酒把脑子喝坏了(*)。教学楼里面稍微比Steve小小的公寓凉快一点,然而这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注:*这所学校全名叫Lehigh High,读出来大概是李嗨嗨XDDDD)


 


漫长、粘腻的走廊似乎无限延伸着,除去Steve桶里脏水滴落的声音,什么也打不破这深重的沉默。他有两周时间把地拖完,所以他不着急。


 


他把连衣裤腰带以上的部分脱下来,把袖子系在腰上,这样就没那么热了,但他的白T恤还是汗湿地黏在身上。每隔一会他去饮水池那里喝口水,以防九月返校的学生在科学课用的骷髅旁边发现他的干尸。


 


“嘿。”


 


Steve抬起头,眨了眨眼。在走廊尽头,墨镜男咧着嘴冲他笑,露出一口白牙。


 


“什么鬼,”Steve嘟囔道,不知不觉举起了拖把。


 


“差不多吧,是呀。”


 


他穿着一件皮夹克,看着却一点不像要中暑的样子。头发也一丝不乱。


 


“不好意思,”Steve抬高声音说。“你不能在这里。”


 


男人瞧了瞧自己,仿佛是要确认自己的身体确实存在。“显然我能。”


 


“学校都放假了,你少在这咬文嚼字的。”现在Steve紧紧攥住拖把。“我必须要求你离开。”


 


男人信步向他走来。“你照我说的做了吗?想清楚你想要什么了吗?”


 


“先生,别逼我报警。”


 


“我是说,假如我是你,我会想要很多东西。”


 


Steve下巴掉了。“抱歉?”


 


“拜托,老兄。”男人停在Steve面前。“瞧瞧你这个夏天都怎么过的。总不能是你梦寐以求的吧。”


 


“去你妈的,”Steve说。他要挨揍了,可他甚至都不在乎。“这工作不丢人。要是你不喜欢,想滚快滚。”


 


“啊,可说真的我不能。”他又露出微笑,歪了歪头。“你有想要的东西。你内心深处有一种渴望,Stevie,所以我才在这里。”


 


Steve退了一步。如果这家伙连他的名字都查出来了,那他麻烦大了,这事比他想得还严重。


 


“你想要什么?”他戒备地问。


 


“我都说了!关键是你想要什么。”那人摇头。“瞧着,这样就简单了。”


 


说着他摘下了墨镜。


 


此刻Steve知道他不是有麻烦了。他可比那远远要惨得多。


 


他要么刚刚疯掉了,要么没有——两种可能性意味着截然不同的东西,但后果同样可怕。不管怎样,男人的眼睛发出红色的幽光,甚至没有眼白或者瞳孔。全红的眼,仿佛盈满沸腾的血。


 


他勾起一边嘴角笑笑,又把墨镜戴上。“我是Bucky。当然了,这不是我的真名。”


 


“幸亏不是,”Steve的嘴擅自回答了,至于他的大脑则还在试图重启,“这名字真的很蠢。”


 


Bucky爆出一声大笑。“我是想说,一个人的真名可以给别人太多可乘之机,所以能瞒就瞒。”


 


那天Steve在冷冻食品区的时候戴着名签。现在也是。“对我来说大概来不及了。”


 


“大概吧。”


 


一段沉默。


 


“你会杀了我吗?”Steve问,试图让声音保持平稳。“如果你要杀我,我希望我们能到个别的地方去。等秋天来了这里会有小孩的。”


 


很难说Steve看没看清楚,但Bucky好像在墨镜下眨了眨眼,然后反应过来,又面露假笑。“不,不是这么回事。”


 


“那——”Steve强迫脑子里过烫的齿轮转起来。


 


你都不知道我卖的是什么。


关键是你想要什么。


 


他皱起鼻子。“真的假的?”


 


“真的,”Bucky咧嘴一笑。


 


“就那种灵魂啊还有……像《浮士德》里那种?”


 


“正是像《浮士德》里那种。”


 


Steve还是搞不清自己疯了没有,不过他挺失望的。他肯定是在脸上表现出来了,Bucky的笑容收了一点。“怎么?”


 


“我不知道。这也不怎么样嘛。”


 


“啥?”Bucky生气的样子不像是魔鬼那样,身边火焰腾起阴影蔓延——而只像个戴墨镜的傻逼,气愤地抬起双手。“哪里不怎么样?冥界真实存在而且现在还找上你了!永恒的诅咒什么的!”


 


“你表现得可不像个样子,”Steve拄着拖把说。


 


“少笑话我了,伙计。显然你懂怎么回事。我可是要来实现你一个愿望的!”


 


“不用,谢了。”


 


Bucky愣了一下。接着又把他标志性的笑容摆回脸上。“一开始大家都这么说。可你会改主意的。”


 


“嗯哼,是吗。”


 


“你会的,”Bucky阴沉地说。


 


然后他就站在那里。Steve礼貌地盯着他瞧。


 


“怎么?”Bucky问。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在等你在一团烟雾里消失什么的。我以为你要很夸张地退场呢。”


 


Bucky交叉起双臂。“你没认真看待。”


 


“而你显然不能把我怎么样,除非我跟你交易。”Steve对他灿烂地笑。他很难遇见这种机会。“所以我就再说一遍:去你妈的,谢谢,但是不必了。”


 


Bucky沮丧地叫道:“哥们,咱们敞开天窗说亮话。你过得太惨了。所以告诉我你想要什么,我们一了百了。”


 


“的确,我过得不开心。”承认起来容易得奇怪。不管怎样,Bucky不是真人,所以把这话说出口就容易多了。“我还是不打算出卖我的灵魂。”


 


Bucky迈近一步。


 


Steve的肩膀立即绷紧了。Bucky比他高出整整一头,身板几乎是他的两倍宽。近看时能透过他的墨镜瞧见淡淡的红光。


 


“不,”他又悄声说。“你会的。”


 


然后他转过身去,走向一扇打开的窗,爬上了窗台坐在窗口,腿在外面荡着。他回过头来又朝他得意地坏笑。


 


“烟雾,”他说。


 


然后他跳了出去;可是一旦他整个身体跳出楼外,他就海市蜃楼一样消失掉了。


 


Steve在那里站了整整十分钟,盯着那一片长方形的晴朗天空。


 


然后重新开始拖地。


 


每拖一下,刚刚发生的一切就显得愈加不真实。一场噩梦。高温导致的幻象。可Steve不确定自己希不希望这是幻觉。事实上,单单想一想他的手就抖了起来。与其怀疑自己的心智,他宁可怀疑世界。


 


*


 


Steve睡不着——就算脱得只剩内裤,他还是要热死了——这一次失眠让他担心的原因和往常不同。


 


但是害怕Bucky在他家里出现还是很傻。首先,他大概需要个邀请那一类的东西。其次,他第二次是光天化日之下出现的,所以说夜晚对他来说大概不是什么特定的时间。再次,他很可能不是真的。


 


Steve叹了口气,又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想一想,你想要什么。


 


Steve想要的有很多:不要这么瘦弱。不要因为身体太差连大学都没法毕业。不要做这份前途的工作而是成为自己梦想中的画家。不要这么、这么孤独。


 


但是空想无益。如果真有灵魂这样的东西,那他除去自己的灵魂就一无所有了。再说为什么会有人选择在短暂的满足之后永远承受折磨?这整个事情傻到见鬼。


 


哈。傻到“见鬼”。Steve在黑暗中对着自己嗤笑起来。


 


“什么这么好笑?”


 


Steve从床上跳起来,呼吸急促地环顾四周,但到处都找不到Bucky。他看见有什么东西在动,但那只是他苍白的镜像。


 


然后Bucky直接走到他身后,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双眼在黑暗中灼烧。“吼。”


 


Steve尖叫一声,扭身一拳直直打在他鼻子上。Bucky踉跄着后退,跌坐在床上。


 


“嗷!”他捂着脸说。“你他妈干什么啊,哥们?”


 


“这话该我说!”Steve嚷道。“你他妈什么毛病?你要把我吓尿了!”


 


“开个玩笑而已,”Bucky瓮瓮地说,仰头捏着鼻子。“你自己都说了,我不能把你怎么样。”


 


“这是我的房间,”Steve气愤地说,羞耻地感觉泪水涌上眼眶。“我也没允许你到这里来。尤其是在我试图休息的时候——”


 


说道最后一个字他哽咽了。Bucky不再仰着头,盯着他看。他的眼睛变得仅仅像是即将燃尽的余火。


 


“我没想到会把你吓成这样。”


 


“哦,真的?”Steve说,还在压抑愤怒的泪水。“那你根本没有思考。”


 


“我确实是想吓你来着,”Bucky承认。“我猜我以为会更好玩一点。”


 


Steve摇摇头,在腿软之前在他旁边坐下。他深吸了几口气。“你甚至都没出血,”他怨愤地咕哝。


 


“哦,你把我打个正着,”Bucky安慰他,又摸起鼻子。“不过显然你也伤不到我。”


 


“这你不知道?”


 


“以前从来没有人打过我。”Bucky微笑。“你有点疯,你知道吗?”


 


Steve的脸莫名其妙地红了。他平复了呼吸,然后开始思考。唔,他绝对是醒着,而且他的手因为打了Bucky还有点疼。所以这家伙是真的,可能是。


 


“我没允许你到这里来,”Steve又说。“所以你是怎么进来的?”


 


“拜托。我又不是吸血鬼。”Bucky微笑。“不过倒真有个诀窍。只不过不是你说的那个。”


 


“是什么?”


 


“做个交易吧。拿我的答案换你的灵魂。听起来怎么样?”


 


Steve只是无语地盯了他一眼,Bucky大笑起来。


 


“好吧,好吧。你已经知道最基本的了——我需要知道你的名字才能追踪你。不过真正的秘密是这个:我只有在临界空间才能现身。那种你不该在的或者不该停留太久的地方。”


 


凌晨四点的全天营业杂货店,酷暑肆虐下空无一人的高中,还有失眠时的卧室。Steve觉得如果再想想那些鬼故事,这里面确实有些诡异的道理。


 


“可是这样的话——其他时候你又去哪里呢?”他问。“比如你从那窗户跳出去之后?”


 


Bucky挥了挥手。“说我说得够多了。你怎么样,Stevie?想好你的愿望了吗?”


 


“我是认真的。我永远不会同意的。”Steve站了起来,走过去拿了件衣服穿上。反正他也睡不着了。“所以你大概应该找别人去了。”


 


Bucky满不在意地耸了耸肩。“不啦,我想我就再缠着你一段时间吧。谁知道呢。”


 


Steve哼了一声。“唔,现在我要拿我的劈腿前任Arnie的Netflix密码看剧了。这对你来说够‘阈限’吗?”


 


Bucky咧嘴一笑。“听起来再好不过了。”


 


*


 


Steve不确定自己为什么没有赶Bucky走,而是邀他一起看剧。他累了,头脑也不清醒了。但是最后他并不后悔。看再蠢的东西Bucky都不介意,他对角色的吐槽有时候甚至让Steve发笑了。过了一会他泛着光的红眼睛就不那么瘆人了。不过或许是因为他真是累坏了。


 


晦暗阴沉的黎明终于到来,Steve打了个哈欠,不由自主地想他过一会必须要干正事了。就算没有人看得见,他也尽量准时到岗。他一开始在脑子里规划自己的一天,Bucky就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Steve看了看他。“Bucky?”


 


“没事。”Bucky把墨镜重新戴上,微弱的光线直直穿过他已经半透明的手。“我猜临界性开始消失了。”


 


“哦。”Steve不知道说什么好。“那么。谢谢你陪我?”


 


“我会回来的,”Bucky蹩脚地模仿着终结者,然后咧嘴笑起来。“不过,说真的,我会回来的。”


 


“真是白费功夫。”


 


“我们走着瞧。”


 


随后他火苗一样消失了。


 


Steve看着屏幕。他还有时间再看一集什么东西,不过现在只觉索然无味。他关上小电视,走进了浴室。


 


*


 


接下来一周里Bucky都没有再现身过,可之后Steve临时受雇清扫一间持有人去世后的房子,嗯——他觉得进去之后不一定在哪就会碰见一个魔鬼。


 


他没想错。


 


“瞧瞧。”自打他们上了阁楼,Bucky就一直翻着纸箱停不下来。“这家伙有这么多有意思的东西,却都丢在这地方落灰!”


 


“是啊,说到灰,你能别把灰四处乱抖吗?”Steve抗议道。“我在打扫哎。而且逝者为大,你就不能尊重一点。”


 


“嘿,我是个魔鬼,孩子,”Bucky满不在意地说。“哦,天啊,飞侠哥顿!我爱死这套漫画了!我总是在报纸上看连载!”


 


Steve眨了眨眼。“那不是三十年代的事了吗?”


 


“唔,”Bucky耸耸肩,“我也是。”


 


Steve放下了抹布。


 


“你以前是人?”


 


Bucky抬眼,红色的眼睛让Steve紧张起来。上一次他是对的,他那时候只是太累了才怕不起来。可他只是还没习惯这双眼睛,不算是。


 


“是啊,我以前是人,”片刻过后Bucky说。


 


Steve坐在他身边积尘的地板上。“三十年代,”他又说。“哇哦。出什么事了?”


 


Bucky的肩膀绷紧了,显然是不喜欢这个问题。但他一定是感觉到了Steve不会轻易放下这个话题,放下旧漫画书,手指插进他整齐梳好的头发。


 


“你觉得呢?我出卖了我的灵魂。”


 


“真的?”


 


“是啊,”Bucky又说,手拄着地向后靠去。“瞧见后果什么样了?也没有多坏,嗯?反正比你的工作强。”


 


换在一周以前,Steve肯定会忍不住回嘴,但他看得出来Bucky是在转移他的注意力。他更好奇了。


 


“你为什么卖掉了灵魂?”


 


Bucky扬起头,像坐在阳光中一般舒展着脖颈。“啊,很傻的原因。说了也没用。”


 


“来嘛。你一直在试图说服我卖掉我的灵魂。为什么不说说你的故事呢?我可能会有同感的。”


 


Bucky又坐直了身,嗤笑一声。“伙计,我真不这么觉得。”


 


“我想听听,”Steve坚持道。


 


Bucky盯着他看了一秒钟。然后露出假笑。“做个交易?”


 


Steve呻吟起来。“你上回就试过这招了。”


 


“你才是一直问我情况的那个。”


 


“想让我出卖灵魂,你还不够有意思。”


 


Bucky蹦起来。“可是我有点意思,对吧?”他跪起来,爬向Steve。“也许,不止一种意思。”


 


Steve眨了眨眼。“我——什么?”


 


“拜托,你鉴鬼无数,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Bucky靠得太近了。“这是别人最想从我这里得到的东西。”


 


“我不想,”Steve说,这是真的。他倒是喜欢男人,Bucky也知道——Steve上回不该说漏嘴叫出Arnie的名字的——但是Bucky还有一双火红的眼睛。


 


Bucky就像听见了他的想法似的,闭上了眼睛。


 


这样他看起来——差别大得不可思议。Steve终于能看着他,真正地看着他,忘记他不属于这个世界。他有饱满的嘴唇、优美的骨相,还有漂亮的头发。但大体上他看上去很和善,像是让你想要交朋友的那种人。他的微笑中带有某种自嘲的成分,仿佛他知道他通常看起来怎样,现在看起来又怎样。


 


“Bucky,”Steve轻声说。


 


他一直等到Bucky再次睁开眼睛。他离得那么近,Steve都能看见红色深渊中小小的金色斑点。


 


“我不会跟你睡的,Bucky。”


 


Bucky垂下眼去,然后又微笑起来退了回去,好像无所谓一样。“呃,”他说。“总是值得一试的。”


 


“这会意味着自动受诅咒吗?”Steve问,努力掩饰着胸中心脏的狂跳。


 


“不,我需要你明确同意才行。《浮士德》里讲契约的那部分还挺准——你不能骗一个人卖掉他的永恒灵魂。”


 


“唔,知道魔鬼这么重视许可也是好的。”


 


“我的工作就更不好办了,”Bucky耸耸肩。“不过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更容易。更干净利落,你懂吧?”


 


Steve还是没能消化刚刚发生的事。天啊,他现在其他什么都想不了。而且他还是可以回心转意的。他已经太久没像刚才一样接近任何人了。他说一声好,Bucky就会与他肢体交缠,就在此时,就在此地,在积尘的地板上,在逝者的阁楼里。


 


Steve拿起了抹布。“我要去擦完那些架子。”


 


*


 


过了一周,Bucky没有出现。又过了一周,Bucky还是没有出现。Steve已经把理海打扫完了——那地方没有多大,再说拖个地也花不了多久——另外天热得没那么可怕了,他晚上睡得也好了些。他的公司总是给他分配正常到不行的工作。Steve甚至大出洋相,主动要求找诡异一些的工作。这回他成了怪胎。干得不错嘛,Rogers。


 


随后他发觉他不需要等他的工作把他带到临界空间:他有空的时候自己去找一个就行了。


 


唔,他还是不会卖掉灵魂的。不是吗?魔鬼真的存在。有一个魔鬼就缠上了他,一心要带走他的灵魂。这不该让他更不安一点吗?


 


然而是这样:Steve感觉很安全。他知道自己过得很丧,但也知道诅咒自己到头来不会有多大好处。Bucky说什么也不会动摇他。所以找他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这是这些年来Steve碰见的最有意思的事情了。


 


自从他退学以来他就没有再画过画了。他没有这个精力,也不再抱希望能画出什么来了。可现在他开始手痒,急着想找一支铅笔;他一闭上眼睛就想画下Bucky的脸,画下他面容中的人性。


 


星期五,Steve打开客户家的电脑,查了一下新泽西周围有哪些遗弃的地方。大西洋城赛马场似乎正是他要找的地方,那里从2015年开始才被弃置,所以不会有游客来观光,而那种把Bucky引进这个世界的诡异感肯定会火力全开。


 


反正Steve周末也没有别的计划。


 


*


 


周六他早早起来花了几美元卖票,坐上了通往大西洋城的火车。就算Bucky不出现,能离开的感觉也很好,车越走越远,Steve的心情也越来越轻松。


 


他沿着路走了好一会才走到赛场,不过一到地方,他感觉很满意。绝对让人毛骨悚然。赛场的墙是钢板的,在风中微微颤动。他往里看了一眼,发现了塑料的线绳电话——真正可以“挂断”的那种——还有发了霉的简装书。


 


他绕着楼走到了赛道。“爱之夏(*)”的时候这里开过演唱会,但Bucky大概不会知道。假设他的相貌在他死后停滞下来,他去世的时候不可能超过二十五,如果他的少年岁月是在三十年代,那他一定是死在了四十年代。


(注:*1967年夏天的嬉皮士运动。)


 


Steve再次好奇当时发生了什么,以及是什么那样重要,能让Bucky为之出卖灵魂。


 


当他回到空荡荡的楼里,他余光里有东西动了动。Steve转过身去,准备打招呼——


 


可那不是Bucky。


 


“嗨。”那人走进来,他面颊凹陷,眼睛闪着病态的光。“你有一美元没有?发发善心。”


 


Steve退了一步。他一心要找Bucky,结果都没想在荒废的地方会撞见什么样的人。


 


他离大路很远,而且周围没有其他的人。


 


“抱歉,我没钱,”他说。“我现在要回去了。”


 


“瞧,”那男的说,突然揪住了Steve的领子,“就这事每回都气死我了。总有人周末闲逛的时候跑到这里,然后你才管他们要该死的一美元,他们就朝你脸上吐唾沫。”


 


“听着——你能不能放开——”


 


“我他妈是好好跟你说话,”那人接着说,“可你不想对我好一点。那我就不会好好放过你。再说你来这是干什么的,哈?如果你要来这浪费空间,那你他妈到底为啥要来?”


 


“放手,”Steve说着推搡他,没什么用,Steve敢说他这会真要挨揍了——或者更糟糕的下场——从这家伙颤抖着冲他胡言乱语的样子来看,可能要更糟糕——可他无路可逃,而且他绝不会逆来顺受。“你别来烦我!”


 


“像你这种狗屁不如的人,”那人说。他的声音很激动,却还在他控制之下,这是最叫Steve害怕的。“你这辈子惨叫过没有?真正惨叫过没有?”


 


他开始慢慢扭Steve的胳膊,意图明显得让人胆寒。Steve除了徒劳地挣扎,什么也做不了,这人比他强壮得多——哦天啊,他要弄断Steve的胳膊,他想弄断Steve的胳膊——疼得要死但他不能叫,绝对不能叫——


 


“你不想叫?那现在呢,”那人低吼着,攥着Steve的胳膊向上撞,几乎让Steve的肩膀脱臼了,“叫啊,狗娘养的,我他妈想听——”


 


然后Steve飞到了一边,重重摔在了地上,一下喘不上气来。他一开始像搁浅的鱼一样喘息,努力吸了口气,挣扎着想翻身,想抬头看一眼。


 


Bucky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他的墨镜。他的眼睛闪着灼热的红光,甚至在墙上投下了红色的影子。


 


我藏于你的梦魇,”千百个不同的声音与他一同吼叫着,“我生于你的罪孽。”


 


攻击Steve的那个人退了一步,绊倒了,企图爬走,裤子上有一块湿痕开始蔓延开来。


 


恶鬼来也,”Bucky接着说,像乘着巨浪一样不可阻挡地迈上前去。“恶鬼已至!


 


那人终于爬了起来,差点又摔倒了,惊恐地举起双臂。


 


你的皮将会从你腐烂的骨肉剥去,”Bucky喉中那些不同的声音一齐说道。“你的肉将会喂进你牙齿落光的嘴!


 


这次,那人转身竭力全速跑掉了。


 


Bucky一动不动地站了一会,他周围空气中的某种电波仿佛渐渐消失了。


 


从背后来看,他跟正常人没两样,穿着肥大的短裤和绿色的T恤。他又把墨镜戴上,揉了揉后脖子,然后转过身来。


 


“Steve,”他说,声音恢复了正常。“你还好吗?”


 


Steve抖得筛糠一样。


 


“你——你对他做了什么——”


 


“什么也没做。”Bucky假笑,走得近了些。“你知道我伤害不了别人。不过把他们吓得屁滚尿流我还是可以的。”


 


他伸出一只手。


 


是他的这个举动让Steve脱离了自己的恐惧:Bucky甚至没选择弯下腰来帮他站起来,就好像Steve只是有点受惊了还可以自己站起来一样。或许他也是在让Steve选择自己想不想让Bucky靠得那么近。Steve说不准;Bucky的眼睛藏在墨镜后面,表情叫人完全捉摸不透。


 


Steve深吸一口气,咽咽口水,然后抓住了Bucky的手。


 


Bucky把Steve拉起来,脸上带着Steve从未见过的微笑。如果你不算上Steve打的那一拳,这是他们第一次触碰。


 


“你刚才说的那些是什么?”Steve问。现在他发现自己紧紧攥着Bucky的手,攥得指节发白,都放不开了。


 


“都是临时想的。编得不错,哈?”


 


Steve哆嗦着笑起来。


 


“你在这里干什么,Stevie?”Bucky瞥了一眼周围后说。“这地方不太正常。”


 


“我——”Steve又吞咽起来。“我是想试试来找你。已经两周了。”


 


Bucky什么也没说,表情仿佛又冷硬下来。


 


然后他标志性的笑容又回来了,但比往常要勉强。“你这样太傻了。我是个魔鬼。你不应该自己来找我——我只是个化身。”


 


“我觉得你刚救了我一命,”Steve指出。


 


“唔,我只能这样。不能让你带着你的灵魂一起死掉。”


 


Steve盯着他遮掩一切的墨镜。“是吗?这是你的理由?”


 


“当然。”


 


“我不信。”


 


Bucky的手从Steve的紧握中挣脱出来。“随便你。”


 


Steve又吸了一口气,没之前哆嗦了,但还是不稳。他能感受到刚刚的惊愕在身体里震动。


 


“我……我大概应该回火车站了。”


 


“我没法整整一路都陪着你,”Bucky说,眉间现出一道皱纹。


 


“没关系。”


 


他们一起走上回去的路,每走一步,Bucky都变得更透明一些。他不断斜眼瞥着Steve。


 


“你的胳膊怎么样?”


 


“只是有点疼。我没事,Bucky。”


 


Bucky似乎想起了自己是个坏坏的魔鬼什么的,闭上了嘴。一分钟过后,当Steve抬头想跟他说话,他已经消失了。


 


*


 


不出意料,那天晚上Steve失眠了,那一下午让他很受震动。不过他并没觉得心烦。他在等待。


 


凌晨一点左右Bucky现身了。


 


“嗨,”Steve憔悴地微笑。


 


Bucky皱起眉头。“幸好你没只为见见我这张丑脸跑到什么年久失修的仓库去。”


 


“没必要,我有种感觉,我们晚上会再见的。”Steve下了床,他需要找点事做,别再去想赛场那栋楼。“你知道你之前甚至都没试图换走我的灵魂吗?”


 


“我一定是在忙着想别的。”Bucky不禁微笑起来。


 


“嘿,你想不想……你想不想看点什么?”


 


他耸耸肩。“如果我们不做生意,打发打发时间也好。”


 


*


 


这次他们看的是HBO。Steve的渣前任最近一定是在看战争片,因为在他们看《副总统》的时候总是跳出相似推荐。Bucky在该笑的时候都笑了,但其他时候都直直地坐在沙发上,而且他还带着墨镜。又一次《兄弟连》的广告从屏幕底端出现,Bucky抿紧了嘴。


 


Steve按了暂停,Bucky扭过头来看他,无声地询问着。


 


犹豫片刻之后,Steve伸出手来摘下了他的墨镜。Bucky就由着他来了,一动不动地坐着。他眼中闷燃的火焰已经吓不到Steve了,最终,Steve还是习惯了这双眼睛。


 


“你愿意告诉我你身上发生了什么吗?”他问。


 


Bucky叹了口气,好像早有预料的样子。然后他努力挤出笑容。“这回还是换不来你的灵魂,嗯?”


 


“恐怕不行。”


 


“这故事很烂,Steve。”


 


“我想听。”Steve折好眼镜腿,把墨镜放在Bucky大腿上。Bucky又吁了口气,终于坐得更舒服了一些,背靠着沙发扶手。


 


“1917年,我出生在布鲁克林,”他说。“然后,唔,你知道我到年龄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他冲屏幕上的《兄弟连》广告苦笑了一下。“幸运的我啊。”


 


“你参军了?”


 


“是应征从军的。”Bucky垂下眼去。“我进了新兵训练营,上了战场,然后跟大多数可怜的傻瓜落得一个下场。我被炸了。”


 


他似乎无意识地揉起左臂来。


 


“我丢了一条胳膊,从肩膀以下都没了。当时甚至都不疼,我只是看了看,发现它不见了。”


 


Steve一言不发。Bucky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吸了一口气。“我很冷,我很怕,渐渐开始痛了,我知道我要死了。这时候有个人出现了,他有着发光的红眼睛。”


 


“哦——Bucky——”


 


“我都告诉你了,这故事很烂。”Bucky扭着嘴,想笑却没有笑出来。“他的名字是Pierce。不过这肯定不可能是他的真名,但这无所谓。”


 


他动了动。


 


“就这样他在泥泞的战壕里弯腰看我,他说,你想要什么?我完全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你知道。或者也有可能他之前跟我解释过了。我记不太清了。你想要什么?当时我没有想到我的不朽灵魂或者之后会发生什么。我只是不想死而已。”


 


他把膝盖收到胸前。“我本来可以要任何东西的——让战争结束,或者让我回家。什么都可以。而你知道我他妈要了什么吗?”


 


Steve说不出话来,摇了摇头。


 


这次Bucky终于咧嘴笑了出来,但是看着很难过。“我把我的胳膊要了回来。这真是我那时唯一能想到的东西。你能相信吗?我就这么脱口而出了。求求你,我可不可以把我的胳膊要回来。”


 


他嘲弄地挥了挥左手。


 


“看见了?我没骗你。我们确实能够实现愿望。”


 


沉默。Steve几乎不敢说话。“那么——然后发生了什么?”


 


“我还是死了。”


 


“什么?”


 


“我失血过多,而且困在那个冷飕飕的坑里哪都去不了。他们没有及时找到我,我死了。”他耸耸肩。“我就是这么下了地狱。”


 


Steve无言以对。


 


“真的挺蠢的,是不是?”Bucky说。“从前我还以为如果我要受诅咒,会是因为我是同性恋什么的。然而不是,看来这事还得自找。早知道我就多去去gay吧了。”


 


“你——”Steve声音细小。“你之后又见过他吗?”


 


“谁?”Bucky眨眨眼。“哦,Pierce?没。魔鬼有点同性相斥,两个魔鬼无法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他撇撇嘴。“从某种程度上,我几乎算是钦佩他了。他在战场附近转悠,绝对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他一定收割了几百个灵魂。”


 


“可是——这不公平,”Steve惊骇地说。“根本就不公平!”


 


Bucky发光的空洞眼睛看着他。“跟公平无关,”他说。“只有不幸的人才需要我们。就是这样的。”


 


“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Steve叫道。“为什么要让别人变得像你一样?”


 


Bucky露出微笑,但大体上只显得疲倦。“这我不能说。除非这是你的愿望。”


 


“Bucky——”


 


“这不是玩笑。这次不是。我真的不能告诉你,除非你愿意用你的灵魂交换。”现在他显得很累。“而我觉得你不愿意。”


 


他站了起来。


 


“也许你该试着睡一会,Steve。”


 


没等Steve想好怎么回答,Bucky站起身来走了出去,又戴上了墨镜。他的脚步声顺着楼梯渐渐远去,然后突然之间完全消失了。


 


*


 


第二天Bucky没有出现。下一周也没有出现。


 


再下一周也没有。


 


Steve终于开始好奇Bucky是不是明白了他在Steve这里不会有任何成果,好奇他是不是转移了目标。如果他这么做了也是对的。扪心自问,Steve还是确定他不会出卖灵魂,永远不会动摇。不过他还是如此想念Bucky。


 


他们什么时候成了朋友?他们才不过见了几次而已。而且Bucky一直说得很明白,他是来做交易的,不为别的。可Steve还是在这里单相思,问自己Bucky是否最终还是他孤独中的的幻觉。


 


九月到了,学生返校后夏令营空了出来,Steve受雇去拖地。他满怀希望地去了,但这次他不是唯一一个保洁员,楼里弥漫着让人恶心的平庸氛围。魔鬼没有容身之地。


 


晚上回家后,Steve去找空车厢,可也许气氛不太对,或者Bucky是真的放弃他了。不管是怎样,Bucky不在。


 


Steve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用尽一生才能找到他。


 


*


 


“Steve?”


 


Steve哼了哼翻过身去。有人轻轻地摇晃着他的肩膀。“Steve,醒醒。”


 


他一下子清醒过来,猛地坐直了身子。Bucky退了一步,双眼在黑暗中泛着光。“抱歉——抱歉,我没想吓到你——”


 


“你回来了!”Steve连忙爬下床紧紧抱住了他。


 


有那么一刹那,他以为Bucky不愿意被拥抱;但过了一秒他就放松下来,无声地叹了口气也抱住了Steve,看来他只是吃了一惊而已。


 


拥抱仅仅持续了几秒,然后Bucky温柔地把他推开。


 


“这是最后一次,”他说。“是我最后一次过来。”


 


“什么?为什么——”


 


“Steve,”Bucky看起来很哀伤。“你会把你的灵魂给我吗?”


 


Steve摇摇头,喉咙发紧。


 


“不,Bucky。你……你知道我不会的。”


 


“我知道。”Bucky显而易见地放松下来。“好。这样很好。”


 


“是吗?”


 


“是啊。”Bucky微笑起来。“我不想要走你的灵魂,Steve。你也永远不该把灵魂给我。或者任何人。”


 


一股冲击波撼动了Bucky的身体,他畏缩一下,开始变得透明。


 


“怎么回事?”Steve慌了。“Bucky?”


 


“没什么。”Bucky的脸在痛苦中扭曲了。“我不该告诉你的。”


 


“告诉我什么?”


 


“老天,你今晚真迟钝。又没准只是困了。”Bucky笑了,不是那种恶魔的笑容,而是人类的温柔的微笑。“我猜是我的错。”


 


“Bucky——”Steve想抓住他的手腕,但是他已经没有实体了。“Bucky,求你,我不想你走!我不明白怎么回事!”


 


“我是个魔鬼,”Bucky说。“我的职责就是捕猎人类。我也会这么做——你知道我不履行职责时会发生什么吗?”


 


Steve瞪大了眼摇摇头。


 


“虚无。”Bucky微笑。“永远的虚无。我就困在虚空之中,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我猜这就是地狱吧。”


 


他呼了一口气。“所以我们捕猎你们。因为只要我们有个目标,我们就可以存在一小会,在世界的边缘,在我们没多少影响的地方。”


 


Steve再次试着抓住他,然而是徒劳。


 


“而我告诉你这些,”Bucky努力地说,仿佛他连保持一体都费劲,“告诉你之后下场的真相,是在违背我的职责。我应该告诉你没有那么糟糕,应该告诉你这是值得的——但是不值得。这不值得。永远不要这么做。”


 


现在几乎看不见他了,只剩他站在屋里的轮廓,但还能看见他的笑容,就好像他是柴郡猫一样。


 


“差不多一百年里你是唯一一个问起我故事的人。我没法跟你说清那感觉有多好。做一个魔鬼是很孤独的。”他咧嘴笑起来。“也许比你还要孤独,而这很能说明问题,对吧?”


 


“你他妈的混蛋,”Steve哽咽着说。“快回来啊,不然我怎么冲你鼻子揍一拳——Bucky,求你了——”


 


“我不能,”Bucky叹道。连他的声音都变得微弱遥远了。“但是没关系。过不久我会在一个新的目标周围现身。但愿吧。努力好好活着,好吗,Stevie?你的路还长着呢。”


 


“Bucky——不,Bucky——Bucky,我——”突然之间Steve下定了了决心。“我愿意!”


 


就在一切不可挽回之前,就在Bucky完全消失在虚空之中前,他定住不动了。他发光的眼睛惊讶地盯着Steve。


 


“什么?”


 


“我有一个愿望,”Steve说,在耳中感受到自己如雷的心跳,“我想卖掉自己的灵魂。”


 


“不要,”Bucky叫道,但他已经开始变回实体了。


 


“要,”Steve上气不接下气,但现在他可以抓住Bucky了。他紧紧抓着Bucky,把他拉近。“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


 


“我不想听!”Bucky惊慌失措地说。“你不能,你不能——”


 


“我想要你的。”


 


Bucky突然一动不动。


 


“我想要你的灵魂,”Steve用那骤然笼罩他公寓的超自然的低沉声音重复道。“作为交换,我会把我的给你。”


 


Bucky张开嘴,却说不出话来,被比他更深远的某种事物虏获,那东西与他们共处一室,像是隐去形体的巨大翅膀的扑打,像是成千盘绕在一起的蛇。他皱起眉紧紧迷上眼睛,下意识伸开手臂去找Steve,而Steve立刻紧紧把他抱在怀里,和Bucky抱他抱得一样紧,而一切扭动着穿透了他们两个,然后——


 


刚刚充满这里的能量又一下销声匿迹,留下他们两个晕头转向地紧紧抱着彼此。Steve发现自己还在就已经很惊异了,可Bucky剧烈呼吸着啜泣着,不顾一切地紧紧抱着他。


 


“Bucky——”


 


“不。”Bucky抱得甚至更紧了。“不,我不能放开你——如果我放手,你会——”


 


“Bucky。Bucky,看着我。”


 


最终他服从了,只退开了一点,以便让Steve看着他,看他困惑的表情,看他泪水纵横的脸颊。他圆睁着眼睛。


 


他的双眼是非常正常的灰色。


 


有那么一会他们面面相觑。Bucky还在剧烈地颤抖着。Steve能够透过自己的胸膛感受到他的心跳。


 


“我——”最终Bucky困惑地说,近乎恐惧。“不。我不明白。这不可能。这就是永远了。”


 


他环顾四周,然后看着Steve的脸,仿佛Steve拥有所有的答案。“我不明白,”他又说。“现在……现在会怎么样?要是你死了会怎么样?要是我——”他不得不停下冷静一会才能说出口,“要是我又死了会怎么样?”


 


“我不知道,”Steve说,宽慰得热泪盈眶。他刚刚所做的一切意义如此深远,他自己都还不完全明白。“我猜到了尽头我们就知道了(Guess we’ll find out at the end of the line)。”


 


他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然后大笑起来。


 


“不过,嘿,不管最后会怎样,我敢说我们都会在一起的。毕竟我们属于彼此了。”


 


Bucky的脸皱起来,好像又开始要哭了一样。


 


“怎么?”Steve微笑着问。“不敢相信你跟一个可悲的小保洁员困在一起了?我知道这——”


 


Bucky突然吻上了他,火热濡湿,带着眼泪的味道。Steve颤抖着呼出一口气抱住了他,感受着他的身体切切实实地抵着自己的身体。他就在这里。他自由了。去他的浮士德,Steve敢说他永远不会后悔这笔交易。


 


 


“吼。”


——即将照脸挨一拳的Bucky


 


-The End-


后来作者太太在评论里说,既然他们的灵魂永远属于彼此了,大概生生世世的灵魂伴侣就是这么来的XD

评论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