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知几时

【盾冬】转角遇到小明星(下)(傻白甜校园/演艺圈AU)

克拉德美索:

偶像剧小明星Bucky,学术宅男Steve,梗源于《Gossip Girl》S03E4


心血来潮,随手一发,如有撞梗,算我抄你: )


(上半部分传送门)




(9)


 


“有人在教堂拍到了你……和另一个人。”皮尔斯将一叠儿十分清晰的偷拍照丢在巴基面前,“这是怎么回事?解释一下。”


 


巴基懒散的坐在沙发上,瞥了一眼散落在茶几上的照片——他和史蒂夫互相搂抱着接吻,明眼人一看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很显然,我恋爱了。”巴基摊了摊手。


 


“说的倒是轻巧!你还想在圈里混下去吗?!”皮尔斯怒不可遏,“娜塔莎那女人竟然帮你瞒着公司上下?要不是偷拍者用这些照片勒索她,她瞒不住了来找我,我竟然一点情况都不知道!”


 


“我现在是暂时息影状态,正大光明的谈一场恋爱没那么严重吧?”巴基勇敢的盯着皮尔斯愤怒的脸。


 


“胡说八道!你是偶像剧明星!最好不要传出任何绯闻!”皮尔斯暴躁的在办公室的玻璃窗前走来走去,“而且还是和一个男人?你知道这个严重性吗?看看好莱坞,公开出柜的能混成什么样?你还年轻,我这是为你好!”


 


巴基微微低下了头,不置可否。


 


皮尔斯严肃的盯着他棕色的脑袋,半晌,叹了口气:“你是海德拉影业最看重的新人,所以公司才准许你在偶像剧大爆的情况下急流勇退,去S大进修一年——这也是为了让你提升自己,回归之后可以更顺利的进入电影圈!可你呢?跑去谈恋爱?还是和一个男人?简直不可理喻!”


 


“这些话你不用和我说。”巴基咬着嘴唇,“和娜塔莎说去吧,我听她的。”


 


“娜塔莎?她自身都难保了。身为你的经纪人,向上级隐瞒你的重大信息,公司正在考虑炒了她。”皮尔斯面无表情。


 


巴基终于有点惊慌起来,他自出道起就是娜塔莎一手带起来的,娜塔莎并没有单纯把他当作摇钱树,而是与他成为了好朋友,理解并尊重他的想法,他并不想换经纪人,然后被当做印钞机一样压榨得毫无自由。


 


“不,求你……”巴基服软了,他收起之前满不在乎的态度,诚恳的哀求着皮尔斯,“求你保住娜塔莎,我愿意服从公司的安排……”


 


皮尔斯上下打量着他,居高临下的说道:“那你就得非常听话……马上去和照片上的这小子分手!你们两个绝不能在一起!”


 


 


(10)


 


“我绝不能和史蒂夫分手……”巴基抓着自己棕色的卷发,沮丧的对他的红发经纪人说,“我可是他的初恋啊,分手的话对他打击太大了……关键是,我爱他啊!”


 


“天哪,你就饶了我吧,巴恩斯!”美艳的经纪人翻了个白眼,扶住自己的额头,“你差点害我丢掉工作好吗?这些年来我帮你挡了多少枪啊!之前你和洛基传什么国民CP的绯闻都是我帮你处理的……”


 


“那是媒体胡说八道信口开河!粉丝们也都是一厢情愿!”巴基瞪着大眼睛看着娜塔莎,“我和洛基?怎么可能!我们俩都没瞎!不过跟他的绯闻传就传吧,无所谓,这年头恶意卖腐博热度的事情多了去了……”


 


“你醒醒!”娜塔莎用力拍了拍桌子,“别人卖腐无所谓!那是因为别人确实是直男!你呢!你是一个假装直男的基佬!!!你现在正是上升期,绝不能被发现真正的性取向!”


 


“可这样对史蒂夫太不公平了……”巴基看着怒气勃发的娜塔莎,小心翼翼的服了个软,“娜特,求求你……我会跟他藏的很好,我们平时不见面,一定躲着媒体……但我不能跟他分手……我真的从未交往过这样的人,我甚至那么想跟他有个未来……”


 


娜塔莎看着扁着嘴巴、可怜兮兮的巴基,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可真是上辈子欠你的!这样吧,你绝不能私下和他见面!约会只能由我来负责安排行程,确保滴水不漏!”


 


“你果然最好了,娜特~~”巴基笑嘻嘻站起来,猝不及防的给了娜塔莎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转身就跑,身后传来娜塔莎怒吼:“混蛋!你弄乱了老娘新做的发型!!!”


 


 


(11)


 


由于巴基的特殊身份,史蒂夫对不能再频繁见面、约会必须遵从经纪人安排这两点上表示十分理解。虽然见面次数少了,但二人的感情依然持续在升温。虽然已经同床共枕许多次了,但每当在校园中偶遇,巴基偷偷用眼神挑逗史蒂夫时,史蒂夫还是会像个小处男一样迅速的脸红心跳——当然,这往往意味着约会时巴基将得到更用力的“惩罚”。


 


转眼几个月过去了,巴基的一年期进修即将结束,公司安排他接了新的迷你剧,饰演一名英俊的消防员——剧情还是那个老套路,一边拯救民众于水火,一边跟崇拜他的少女谈着分分合合的狗血恋爱。


 


史蒂夫也快要毕业了,正好手头缺人,娜塔莎体贴的安排他当巴基的助理来完成实习经验。


 


因为这个安排,巴基简直想对娜塔莎千恩万谢三跪九叩——于是在片场默默围观巴基对那个老实巴交的小助理的挑逗就成了娜塔莎的家常便饭。


 


娜塔莎很喜欢史蒂夫,这个年轻人身上有一种现代年轻人少有的沉稳和正义感,而且可以看的出他对巴基真的很好很上心,可这不代表娜塔莎看好他们俩可以拥有一个未来——精神上的合拍有什么用呢?两人在现实中的差距根本就在两个世界。


 


但只要史蒂夫在场,巴基的状态就会非常好,整个人也神采奕奕。而且下戏之后,史蒂夫会和巴基讨论一些关于剧本方面的感悟和思路,以及对角色更深层次的挖掘。这对巴基来说也算是不小的助益,因此娜塔莎愿意让他们俩在隐瞒好恋情的情况下彼此接触——何况一个明星的恋爱能持续多久呢?等到他们自然而然的分了手,这段过去也就不算什么了。


 


今天的片场气温炎热,巴基被迫穿着厚重的消防服,脸上涂抹着脏兮兮的煤灰,愁眉苦脸的准备着下一场戏:他必须从一个着火的屋子里向外跑出来,因为要露出正脸和特写镜头,巴基决定不用替身。


 


娜塔莎的眼皮一直跳,在巴基潇洒的挥了挥手钻进火屋时,她莫名的心慌意乱起来。她忽然想喊住巴基,让他不要进去,大不了删掉这个有点危险的镜头,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巴基全副武装刚刚走进火屋中,随着一声巨响,屋子在全剧组的眼皮底下崩塌了。


 


巴基一声都没来得及吭就被着火的屋顶砸晕在地,整个剧组都慌乱起来,而没有人知道作为一个普通人,史蒂夫是怎样像是拥有四倍速度的超级英雄一样毫不犹豫的冲进了火场。


 


剧组的安保人员也回过神来,纷纷行动起来,一边扑火一边对巴基和史蒂夫进行施救。


 


在安保的帮助下,史蒂夫紧紧抱着巴基的上半身,挣扎着将他拖出了火屋。巴基因为穿着标准的消防服,倒是没怎么被烧伤,只是脑袋被屋梁砸中晕了过去。而史蒂夫很幸运的只有轻微的烧伤——他忍着疼痛惊慌又焦急的死死抱着晕过去的巴基不肯撒手,像中了邪一般不停呼唤着巴基的名字,直到救护车到来,将他们两个一起带去了医院。


 


 


(12)


 


纸里包不住火,片场出事的那一幕,被太多人看在了眼里。虽然剧组强行让所有人签署了保密协议,但关于巴基被他的疑似男朋友救出火场的传闻依旧甚嚣尘上。


 


巴基并无大碍,但需要住院观察,剧组被迫停工。皮尔斯愤怒的将几份报纸和杂志砸在桌上,责问着娜塔莎:“不是让他们分手了吗?这是怎么回事?这小子竟然也在片场?”


 


“不关巴基的事……”娜塔莎皱着眉头说,“都是我的错,我安排失误……”


 


“当然是你的错!!!”皮尔斯大声说道,“这件事你不要再插手了!我会解决的。”


 


娜塔莎惊讶的张了张口还想说什么,但皮尔斯对她怒目而视:“不许提问!回去照顾好巴恩斯——我还不想就这么毁掉公司大力栽培的新星!快滚吧!”


 


娜塔莎咬了咬嘴唇,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接下来的几天,似乎一切如常,史蒂夫每天晚上抱着一些书籍和资料赶去医院,熟练的躲过媒体的监控溜进巴基的病房,进行一些认真的学术方面的讨论,或是随意聊聊天打发时光。


 


直到两周后,巴基即将出院的那一天,他睁着眼睛一夜未眠,都没有等到史蒂夫的出现——从那之后,史蒂夫再也没有出现过,仿佛整个人都消失了一般。巴基和娜塔莎联系了S大学教务处找寻史蒂夫,却被告知史蒂夫匆匆办理了提前毕业,因为论文写的很精彩导师也非常认可,他顺利的提前拿到了学位证书离开了S大,并没有留下任何有效的联系方式。


 


巴基几乎要崩溃了,史蒂夫没有给他留下只言片语,仿佛人间消失了一般。他找过山姆,找过史蒂夫的导师,可是连他们都不知道史蒂夫去了哪里。


 


巴基发了疯一般的偷偷跑掉了,他回到了当初和史蒂夫一起住过的那家郊区宾馆,用假护照指定开了他们曾经一起过夜的那间房间,然后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肯出门。


 


他不怎么吃东西,只叫客房服务不停的送酒——当三天后娜塔莎和洛基一起心急火燎的找到他时,他正醉倒在房间的浴缸里几乎快要淹死自己。


 


“酒精中毒,若是送医再晚些就会造成致命伤害。经过抢救,他现在暂时脱离危险了,随时可能醒来,需要多观察几天。”医生留下诊断后,悄然离开了。病房中只剩下洛基和娜塔莎皱眉苦脸的彼此对视。


 


巴基一动不动像个植物人一样沉睡了一天一夜后终于在一个晚上醒了过来——他发疯般的双手向空中乱抓着,嘴里呼喊着根本听不清的毫无意义的话语。


 


洛基和娜塔莎心疼的冲过去按住他,试图予以安抚,都被他用力的推开,像是已经不认识了他们一样。


 


“你不能这样!巴基!你不能再这么作践自己了!这绝不是史蒂夫愿意看到的后果!你醒醒!你难道不认识我们了吗?!”娜塔莎终于留下了眼泪,她扶着巴基病床的床柱支撑着自己不倒下去。


 


“史蒂夫?”听到史蒂夫的名字,巴基停下了推搡的动作,他的目光缓慢的汇聚,眼神中的疯狂一点点消退。他喃喃的看着雪白的被单,嘟囔着:“史蒂夫?他在哪里?我想见他。”


 


“他走了!”娜塔莎将巴基的脑袋轻轻抱在怀里,她的泪水一颗颗砸在巴基棕色的卷发上,“对不起,巴基,对不起……皮尔斯一定找他谈过什么,威逼利诱之类的……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


 


“不,他不可能被利诱……”巴基缓慢的摇了摇头,“相处这么多天了,你还不了解史蒂夫吗?他绝不是能被收买的人……我相信他……”


 


洛基思索再三,终于开了口:“以我对海德拉影业和皮尔斯的一贯了解,他一定是用什么把柄威胁过史蒂夫不许他再度出现,这种把柄嘛,要么会毁了你的前途,要么会毁了他自己的。”


 


“是那些照片……”巴基想了想,用双手捂住了脑袋,“他手上有我和史蒂夫接吻的时候被偷拍的照片……”


 


“这也太可怕了吧,如果史蒂夫不走呢?他真的会把你的料抖出去,害自己公司的艺人翻不了身?”洛基紧紧皱着眉头,“海德拉真是名不虚传的手段残忍,你怎么会签约这种公司!”


 


“海德拉做的出来这种事。”娜塔莎点了点头,“一个上升期的偶像剧男演员,如果被爆料隐瞒性取向,巴基的前途就完蛋了!史蒂夫可能就是因此答应皮尔斯的条件。”


 


“这么看来,这个叫史蒂夫的傻小子还算是有情有义……”洛基摸着自己的下巴,想了想,“这样吧,巴基,海德拉你也不能再呆了,来我们阿斯加德娱乐吧,我会说服公司帮你赔付违约金。”


 


“这也可以?”巴基和娜塔莎疑惑的看向洛基,“阿斯加德娱乐集团是行内第一的公司,你一个偶像剧小演员能说了算?”


 


“什么?我没告诉过你们吗?”洛基故作惊讶的摊了摊手,“我们公司的老总,哦,就是那个叫索尔的蠢货,他是我哥哥。”


 


“……”


 


 


(13)


 


三个月后,偶像剧新星巴基·巴恩斯和他的经纪人一起从海德拉影业跳槽到阿斯加德娱乐集团的新闻占据了各大媒体周刊的一些小小的版面,然后又很快被别的更爆炸更狗血的新闻盖了过去。


 


娱乐圈就是这样,如果你想红,那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可是如果你选择沉寂,那么只要你不再能给娱记们提供狗血八卦,很快本来属于你的版面就会被新人们占据。


 


很快,曾经因为偶像剧《我的恶魔情人》一炮而红的年轻演员巴基·巴恩斯就被最势利眼的娱乐圈抛到脑后。偶尔有人会在娱乐论坛发帖询问那个曾经名噪一时的偶像剧明星巴基在做什么?跳槽后接了什么新戏吗?但都没有得到过什么靠谱的回答。


 


又过了几个月,有报道称曾经的偶像剧小王子巴基·巴恩斯开始在某个著名的经典舞台剧中打酱油,人们纷纷摇头惋惜他的那张许久不再出现在电视屏幕上的俊脸。


 


再后来,新的偶像剧明星出现了,很快取代了巴基原有的位置,而那些曾经迷恋他的少女们也都渐渐将他忘在了脑后。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晃七年过去了。谁也没有想到,曾经那个大家都以为已经不知因何原因陨落了的偶像剧小明星巴基·巴恩斯,又渐渐回到了人们的视线。


 


巴基显然是在选择突然沉寂的那一年突兀的调整了自己的规划,不再接那些毫无意义的偶像剧。他沉下心来,从一些剧本不错、导演靠谱的文艺片小配角和经典话剧演起,慢慢的打磨自己的演技和气质。


 


七年过去了,巴基不再是那个张扬风流的纨绔少爷模样,他渐渐变得沉静、低调、内敛,岁月在他曾经白嫩精致的脸上留下了一些小小的细纹,但这不仅无损于他的帅气,还令他增添了几份成熟稳重的男性魅力。


 


而从不曾抛弃巴基的铁杆粉丝们都知道,他有一条从七年前就一直戴在脖子上的白金项链,粉丝们都对这条从不离身的项链很感兴趣,企图挖出什么八卦,但是巴基几乎从不拿出来示人。


 


直到某一次为新片宣传的时候被媒体好奇的问起,巴基才慢慢掏出了这条项链——那项链上的坠子只是一个简单的圣像护身符,很多人都拥有,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巴基摩挲着那个护身符,对媒体的镜头露出得体的微笑:“我为什么总戴着这条项链?因为它对我来象征着一个信念——我曾经堕落过,自暴自弃过,但每当我看到这个护身符,我就会想起那些爱着我、保护我的人。我会告诉自己:你一定要坚强起来,变得足够强大——只有成长到可以靠自身实力无所畏惧的那一天,你就会知道,支持你,深爱你的人其实一直都在某个远方关心着你注视着你,而曾经离去的人,也一定会再度回到你身边。”


 


镜头外的不少铁杆粉丝们感觉得到了偶像的无上鼓励,感叹着这七年没有白白追随着巴基跌落谷底又重新爬起,纷纷激动得流出了喜悦的泪水。


 


(14)


 


随着演技的提高,巴基慢慢在文艺片界混出了一些名气,开始主演一些成本不高却经得起剧情推敲的独立电影——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专攻文艺片奖项的导演开始和他的经纪人娜塔莎接触,探讨合作事宜。


 


某天,巴基本是休息日,没有任何通告,却意外的接到了娜塔莎的电话,让他赶到阿斯加德娱乐开一个紧急会议。


 


他莫名其妙的敲开索尔办公室的大门,看见索尔、洛基、娜塔莎和公司里一个挺有名气的文艺片大导正在一起等他。


 


“怎么了?”巴基疑惑的在圆桌旁坐下,“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的确是好事。”娜塔莎兴冲冲的开了口,她丢给巴基一个厚厚的本子,“看看这个!”


 


“这是什么?”巴基匆匆扫了一眼本子外壳上的标题:《西伯利亚暴风雪》。


 


“这是公司从一个新晋的金牌编剧那里拿到的。”索尔热情洋溢的指了指本子,“这个剧本我们几个已经看过了,确实非常优秀,很有冲奖的潜力。很多公司都愿意开高价购买,但这个编剧只有一个奇怪的要求:点名要让你——巴基·巴恩斯主演。”


 


“为什么?”巴基情不自禁的笑了笑,“我已经那么出名了吗?”


 


“你想得美,你的路还长着呢!”洛基翻了个白眼,“我们刚刚研究了一下,觉得这个编剧非要找你的原因只有一个——这个本子的主角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苏联战士,而你的年龄和外形都再合适不过,我们都知道你有东斯拉夫血统。”


 


“剧本你拿回去先看看吧,明天我们再来讨论要不要签约——当然,公司上下都非常希望你能接下这个本子,你看,咱们公司最好的文艺片导演都坐在这里了,他主动表示愿意执导这部电影。”索尔期待的看向巴基。


 


巴基看了看娜塔莎,娜塔莎微笑着对他轻轻点了点头,于是巴基扬了扬眉,慢吞吞的将这本厚重的剧本塞进了背包:“好的,我今晚就看看这个剧本有什么魔力让你们一个个都这么鬼迷心窍。”


 


 


(15)


 


巴基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彻底未眠、如饥似渴的通读了这本名为《西伯利亚暴风雪》的大作。


 


剧本讲述了二战时期,在一场战役中被炸断左臂晕了过去,醒来后暂时失去记忆的苏军战士,在一场致命的暴风雪中邂逅了一名美国大兵的故事。苏军战士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却被这个美国人拼命相救。二人相遇相知,互相救赎,一起熬过了这场暴风雪,并因相依为命而对彼此产生了至死不渝的爱情。他们愿意为爱付出一切,却最终被命运与现实强行拆散。多年后,当美国和苏联终于结束冷战,已经白发苍苍的苏军战士终于得以飞往美国找寻恋人的踪迹,却发现恋人早已先他一步去了天堂。


 


影片充满了对命运摧残的不屈不挠的反抗,对冷战的反思,以及对二战老兵同性恋问题的人性思考。


 


巴基被这个故事牢牢吸引住了,他被强烈的代入进了那战火纷飞的四十年代,为剧作中的虚拟角色真切的悲伤、流泪。直到清晨将至,他还满脑子都是剧本中所描述的这个动人心魄的故事。


 


他轻轻抚摸着剧作者的署名——作者有一个奇怪的笔名:美利坚上尉——幻想着能写出这样精彩绝伦故事的人,会拥有一个怎样的人生经历。


 


从同意出演到各方签约再到开拍,这部片子的一切步骤都进行得异常顺利,唯一比较奇怪的是,虽然拥有非常多的情感戏,但该片的编剧本人“美利坚上尉”一直都没有出现过,他只是声称他相信巴基·巴恩斯的实力,不需要过多的讲戏就可以很好的表现出他想要的东西。


 


数月后,拍摄进入尾声。片子的最后一幕是老年妆的巴基从美国回到了俄罗斯,穿上当年的苏军制服,带满一身勋章坐在莫斯科胜利公园的长椅上,闭着眼睛回忆那些逝去的岁月,残酷的战争,并肩作战的队友,和他刻骨铭心的早逝的异国恋人。


 


这组镜头巴基完成的非常完美,简直浑然天成。当导演喊了cut后,巴基还坐在长椅上一动未动——他入戏太深,全身心的沉浸在对幻想中的美军恋人的追思之中,一时之间竟然无法出戏,眼角还挂着泪水。


 


直到一个人坐在了他身边。


 


那个人轻轻将手覆在了巴基的手上,温柔的说:“我回来了,亲爱的。对不起让你等了我七年,请原谅我的不告而别……还好这七年没有白白努力,我终于得以用这种方式回到你身边……”


 


巴基带着为戏中的美军恋人流下的泪水缓缓睁开了双眼,在泪眼朦胧凝视着这个消失了七年的人——七年之中他无数次的幻想过与恋人重逢的场景,每一幕都是夸张又激动人心的。可真正到了此时此刻,他只是轻轻反握了这双温暖的手,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其实拍着拍着,我就想到是你了……许多场景、剧情、角色的心理变化,都那么温暖又熟悉,那都是我们曾经一起讨论过无数次的东西——还有这个奇怪的笔名,不是我的小史蒂薇还能是谁?虽然确实是太久太久了,但依然感谢你终于回到了我身边……”


 


 


(16)尾声


 


《西伯利亚暴风雪》如期发行,上映,并在一片叫好又叫座中,毫无悬念的横扫了来年某电影大奖的好几个奖项——最佳音乐,最佳剪辑,最佳摄影,最佳剧本,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等等。


 


而凭借该片喜获影帝的巴基·巴恩斯经历数年的沉寂,再度以如此强势的姿态杀回了公众的视线。


 


令人意外的是,当巴基上台领奖时,他牵起了一个男人的手一起走上了台去——那正是之前刚刚捧走最佳剧本奖的新锐编剧史蒂夫·罗杰斯。


 


“了解我的粉丝都知道,早年间我就演过不少同性恋角色。”巴基·巴恩斯的发言一开口就如此与众不同,这令主持人有点惊讶的看向他。


 


“而今天,我凭借一部描述二战时期残疾士兵跨国同性恋题材的电影获此殊荣。我会感谢所有人,但此时此刻我最想说的却是,这其实有那么一点讽刺。”巴基举起奖杯,笑了笑。


 


台下一片哗然。


 


“残疾人,同性恋,二战——这部片子实在是太政治正确了,剧本诞生之初我们就知道,它拥有强劲的冲奖实力。可是现实又是怎样的呢?不瞒你们说,我,巴基·巴恩斯,正是一个同性恋。而站在我身边的这位刚刚斩获了最佳剧本奖的编剧先生,就是和我相爱了九年的同性恋人。”


 


巴基紧紧握住史蒂夫的手向台下示意,台上的主持人、台下的所有嘉宾以及电视机前的所有观众都一片寂静无声。


 


“我曾经因为不敢坦诚自己的性取向而导致与深爱的恋人分隔七年。虽然我一直都知道,他一定不曾放弃过我,他还爱着我,一直在某处关注着我——但七年的被迫分离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残忍无比的。”巴基转头看了看史蒂夫,史蒂夫对他露出温柔鼓励的笑容。


 


“我们都知道,好莱坞拥有许多优秀的演员,但迄今为止,竟然不曾有过任何一名公开出柜的同性恋演员获过大奖——直到刚刚我捧起奖杯的那一刻。当然,要感谢观众和评委们对我的厚爱,但是其他同性恋演员真的就不够资格吗?恐怕并不是,他们之中很多人都比我优秀得多,而正是骨子里根深蒂固的歧视令他们失去了获奖的机会!我们在题材上刻意的迎合、追求政治正确,却在现实世界中依旧如此明显的歧视着非异性恋群体,这种虚情假意所对比出来的反差待遇简直令人作呕!而我今天就站在这里,举起奖杯公开出柜——是的,我就是在挑衅所谓权威,我就是在对歧视者们怒目而视!如果你们想要收走我手中的奖杯——尽管拿走吧!如果这是一个明目张胆雕刻着“性取向歧视”的奖杯,那么我将毫不在乎!”


 


沉默了三秒钟后,颁奖礼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巨大掌声,经久不歇。


 


一位成名已久、地位崇高的老演员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激动的哽咽着:“我也是同性恋,我爱了一个男人许多年,但我一直不敢说出来,直到前不久亲自参加了他的葬礼——天哪,这是多么愚蠢啊,为什么我们要为了别人眼中的歧视而放弃自己的幸福?!”


 


掌声再度响起,更多的名流站了起来,纷纷坦诚着自己的心扉——他们之中有的是同性恋,有的是双性恋,也有表示支持LGBT群体、反对任何歧视的异性恋。媒体们的相机疯狂的闪烁着,记录着这千载难逢的奇景。


 


巴基看着台下的热闹场景,悄悄对史蒂夫说:“糟糕,摄像机都不拍我们了,我可是最佳男主啊……这一定是史上最奇葩的颁奖典礼。”


 


“嗯?事到如今,你还在乎曝光率吗?”史蒂夫笑着捏了捏他的下巴。


 


“当然不……在颁奖礼上公开出柜,我以前想都不敢想!”巴基笑嘻嘻的说,“噢!快看!直播镜头又转过来了!快!趁此机会,我们赶紧表个白接个吻吧!让全世界都看到我们在一起——还有比这更浪漫疯狂的事情吗?”


 


然后他不由分说的捧起史蒂夫的脸,深情款款的看着他蔚蓝色的眼睛,大声说道:“我爱你!史蒂夫!我们被迫分离了七年,从今以后你绝不能再离开我的视线!”


 


“当然!”史蒂夫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他轻轻舔舐巴基的嘴唇,温柔的缠绵着,像是在弥补这七年阔别中的所有遗憾、心碎与思念。


 


终于,史蒂夫放开了巴基的嘴唇,他专注的凝视着巴基那双灰绿色的、九年前就在纽约街头的转角令他神魂颠倒、一见钟情的大眼睛,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音量,透过麦克风和无数个角度的直播镜头,将自己的表白传递给了全世界:“巴基·巴恩斯,从今以后,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直到时光尽头……” 




(全文完)

评论

热度(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