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知几时

【盾冬】Normal Life 15(正文完结)

石录:

Summary:  Bucky以为自己是个普通汽修技工,而自己的男友Steve是个普通巡警。但他们不是。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烂尾预警


 


他们又打了一架,Bucky先动的手。


 


他们从车里打到车外,最后两人相互撕扯着对方的衣服滚下了公路旁边的玉米地,几只不知名的鸟尖叫着从他们身旁腾空跃起,还有小虫子顺着他们的衣服钻了进去。他们原来以为这些小虫子是他们皮肤瘙痒发痛的原因,直到Bucky的头撞上了一块藏在草丛里的石头,他们的理智才从那些长期压抑的情感中缓慢地冒出了头——这至少让他们停下了解开对方衬衣扣子的手。


Steve被冬日战士用左手从自己身上掀了起来,在对方准备揪着自己领子往外扔的时候,他含糊地抗议了一声,于是他降落在了那个人身边。


“你知道我设想过一万种你不愿意和我上床的理由吗?!”Bucky不知道是真的在询问还是在指责。


他没有等到回答,因为刚刚那个差点被自己丢到公路上的人突然翻身吻上了自己,或者说咬上了自己,那一瞬间Bucky竟然走神到了“他他妈到底是想吻我还是想咬死我”以及“Steve的吻技这几十年竟然完全没有一点进步”,这感觉有些微妙,他不知道是先该替自己庆幸还是想替Steve悲哀。


“有那么差劲吗?”Steve不满地嘟囔道,他当然是发觉Bucky的走神了。


Bucky枕着自己的右臂,慢悠悠地说道:“比起那次在你睡袋里的是差了点。”


“原来你记得……那次是你和Howard拼酒喝醉了。”Steve每次提起这件事就忍俊不禁,“Howard刚睡醒差点把你当敌军打死。”


很长的沉默后,Bucky轻笑了几声,“不,那次是我装醉,为了偷吻你。”


Steve用手肘轻轻顶着Bucky的胸口,死死皱着眉看着身下的人。从来都只有他死盯着敌人不放的冬日战士不自在地转开头,勉强挑起嘴角打趣道:“不,Steve,我们的第一次应该更美好一点,我是不会和你在玉米地里滚在一起的。”过了彼此无声的几秒,他又有些后悔,找补道:“当然了,如果你真的很着急也是可以的。”


“原来你是在装醉。”Steve的表情突然放松下来,笑意从眼角荡开,“我还装作若无其事了几十年。”


“我们错过了很多。”Bucky抓住Steve的领子,又和他交换了一个吻,那个吻像此时天上的星星——它们应该属于过去,如今却依旧动人,“做完正事之后应该有不少时间留给我们。”


Steve反过来一只手揪住他的领子,另一只手托住他的手臂,两人就着这个相距不过一厘米的姿势从地上站了起来,期间他们都挺抱歉地看了一眼被他们压翻的一片玉米苗。


“记得那次吗,你陪我去野外写生。”Steve伸了个懒腰,语气轻松地说。


Bucky想了想,“哦——”了一声,“我们差点被狼咬死那次?”


“那是你在学狼叫。”Steve毫不留情地道出了真相,“我当时就知道了。”


“鬼扯,你那时吓得腿都在抖。”Bucky去揉Steve的头发,“……你那是什么表情?”


Steve惊讶地瞪着他,就是那种“见鬼了我以为你知道的那我到底还要不要说”的眼神,他几次张嘴又闭嘴,在Bucky忍不住把拳头砸到他牙齿上之前,说道:“你学完狼叫后我又听见了那么一两声……我想那两声是真的。”


Bucky很纠结地盯着他在星光下像成熟的麦子一样的头发,想从这漂亮的发色中看穿这个人到底拥有怎样异于常人的脑组织,在确认Hydra的血清没带给自己透视眼之后,他在Steve困惑的眼神中终于开口道:“你是说当年我们可能真的遇上了狼,但你什么都没说。”


“呃……”Steve犹豫地挠挠头,挑起了半边眉毛,“我以为你知道。”


熟悉他每一个表情的Bucky冷漠地说:“你没有这样以为。”


“至少我以为你在之后知道了。”


“在三分钟以前。”


“你瞧,我们谁都瞒不过对方什么事。”Steve为Bucky打开了车门,装模作样地比了个绅士用来邀请女士上车的手术,举到半空的胳膊不出意料地被Bucky打了下来。“无论过了多久”,他慢悠悠地补充道。


Bucky坐在车里又无奈又好笑地抬头看着站在车门旁的Steve,说道:“我知道这句话我和很多人都说了很多次,但我还是得说——Steve Rogers,你真他妈是个混蛋。”


Steve为他关好车门,笑眯眯地隔着车窗说道:“你前半生和后半生都得习惯这个。”


 


他们继续向前开着,Stark工业的加密技术让每次有人尝试破解密码时都会向外发射出信号,最后一次信号定位是在新泽西州,他们还有那么一段不近不远的路程。


Steve想说这又是一个奇怪的轮回,新泽西再一次出现在了他们的人生轨迹的拐点处。但他准备开口前瞥见了Bucky沉默而悲伤的侧影,于是他选择了和他同样的沉默。


电台里不再播放美食节目了,一个沙哑厚重的男声在读一本描写二战的战地小说,背景音是不那么逼真的枪炮声——至少对他们来说,稍加辨认就能听出那是伪造的爆炸声。


Bucky不怎么愿意听这个,他也知道Steve现在差不多屏蔽了自己一半的听力。他们并非没有PTSD,只是这个世界从来不允许他们表现出那么一点症状:美国队长需要战无不胜,无坚不摧;而冬日战士根本未被赋予这项权利——你不能要求也不会允许一件武器为因它所发生的一切感到恐惧或愧疚。


在“爆炸声已经响起,于是他们扛起枪向前……”那句即将结束时,车厢的空气开始陪伴他们一起沉默。他们曾经从未惧怕这样的沉默,因为Steve总是举着画板几个小时埋头作画,Bucky要不在当他的模特要不就随意从书柜里抽出一本书,等他睡醒把书从脸上移开擦干净口水时,那个小不点混蛋都会笑嘻嘻地递给自己一张速写,上面是睡相差得像是下一秒就要变身狼人的自己,然后他们要不开始新一轮的沉默的作画和睡觉,要不就会在地板上打成一团,有时候还要动用枕头、被子和鞋子。而如今的每一次沉默都像是一场漫长的自杀与谋杀,好像是他们亲手把那些过去亲手撕碎,眼睁睁看着过去的自己一点点窒息。


Steve又开始哼起了那首幼稚的儿歌,那只小鹿到最后也没有回去自己的家,因为那时词汇量贫瘠的Bucky编到最后实在没词唱了,于是它永远留在了潺潺的小溪旁。


“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他在把最后那几句歌词哼了好几遍后问道。


“我们时间不太够,”Bucky为难地说,“而且这个车里的空间也不太够。”


在一阵莫名尴尬的寂静后,Steve慢吞吞地说:“我是说你不再考虑一下你要和我分手的事吗?”


“什么?”


“你和我分手了。”Steve平静地陈述道,“还记得吗,在一辆和这个差不多的车上,Natasha是见证人,你和我分手了。”


“哦——”Bucky不太清楚是自己想得太远了还是Steve想得太远了,总之这个气氛不太像既不像是他俩准备彻底绝交的场景又不像是他俩准备握手言和白头到老的场景,他没做什么实质性的回答,磕磕巴巴地说了些无意义的话,Steve做了回应又或者他没有,他们在车辆行驶的间隙频频对视着,美国队长很可能会因为在开车时走神而吃一张罚单。


“你怎么找到我的?”Bucky生硬地转移了话题。。


“用了一张签名海报换到了你的新手机号码。”Steve开玩笑一般地说道,然后他意识到这真的有点像开玩笑,特意补充道:“是真的,那个人说自己叫死侍,还让我提醒你注意语言。”


Bucky嘟囔了几个大概是要让Steve喊“注意语言”的单词,又问道:“你还没问我在航母上发生了什么事。”


“你想说吗?”


“不想。”


“那可以等你想说的再说。”Steve停顿了几秒,继续说道:“但不要太久,毕竟我们要想出解决办法。”


“他们在我脑子里塞了什么狗屎一样的东西。”Bucky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我没办法控制自己。”


Steve不动声色地说道:“你是说他们又给你洗脑了?”


“我把那个破椅子炸了。”Bucky轻飘飘地说,“用我偷那个女人的静电炸弹。”


一串难以抑制的笑声从Steve嘴里蹦了出来,他先是偷偷地笑,然后开始大笑,最后他把车又停在了路边,笑得把脸埋在了方向盘里,肩膀抖得不停。最后Bucky扳过他的脑袋,不出意外摸到了一手湿乎乎的东西,他毫不犹豫地把眼泪全摸到了Steve的衣服上,但没有松开搂着Steve肩膀的手。


“对不起。”Steve在像是哮喘复发的喘息声后轻声说,“我……”


“没有愧疚,也没有道歉。”Bucky郑重地说,“大个子,我跟着出生入死的布鲁克林小个子可从来没觉得自己做错过什么。”


“那是因为总有个人在他准备做错什么前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那个人听上去是个好人。”Bucky伸手去梳Steve毛茸茸的头发,他能看出来美国队长最近有多疏于进行个人形象管理,他的胡须和头发的长度大概都能让美发店大赚一笔,“他现在怎么样?”


“他说过要带我去未来,”Steve苦涩地笑了一声,“你猜怎么着,我的未来里差点没有他。”


Bucky自言自语一般地说:“不,男孩,他一直在你的未来里,只是你生活在阳光下,没必要去在乎那些影子。”


更长久的沉默后,Steve发出了妥协的长叹,他抬头再次吻上了Bucky,他的吻技好像又回来了,随之而来的是他的疲惫和绝望,Bucky几乎分不清那些细碎的声音是口齿交缠间的呻吟还是无可奈何的呜咽。


他听见Steve在他耳边轻声叹道:“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而他所做的只是更紧地抱住了他的肩膀,既像是在安慰又像是在求救。


不,Steve,他心想,也许我们都没做错什么,你的母亲没做错什么,Howard没做错什么,小Amy没做错什么,Joe也没做错什么,太多不幸的人都没做错过什么但他们的确是不幸的……生命中其实并不存在那么多是非和对错,因为命运总是能把那些好人逼到走无可走退无可退的境地,再逼他们向这个世界妥协。


那个把你从地上拉起来要带你去未来的傻小子当时自己也没搞明白这些,他只是觉得你傻得可爱就像你伸出了手,他不明白人的一生并不像布鲁克林的小巷那样可以让人轻松寻到出路,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在那些离奇无常的噩梦最后他总是在那些小巷中奔跑。


“他们告诉我你死了。”Bucky在他们换气的间隙说道,“我他妈就真的信了,我哭得很惨,哭成了一坨被狗屎强奸过的狗屎,然后他们继续告诉我你死了,全世界都他妈是美国队长的讣告。”他咧嘴笑了起来,“我那时一定是被洗脑洗坏了脑子,你怎么可能会死,看过你体检单的人都说你活不过十五岁,而你他妈竟然还能活到二战扛枪上战场,谁能杀了你呢,死神要是敢来带走你,你就会举着垃圾桶盖子和死神打一架。”


“而你会帮我踢他屁股。”Steve湿漉漉的蓝眼睛笑得眯了起来,海潮褪去,月光笼罩着沉睡的海面。


 


开车的人换成了Bucky,因为他说Steve总是忍不住偷看她,像是下一秒就准备停车吻他。Steve抗议无效,被有着钢铁机械手臂的人拎着后领子扔到了副驾驶座上。


“说真的,Steve,”Bucky严肃地说,“你再怎么看我我都不会在这里和你上床的。”


“真的吗?”Steve舔了舔嘴唇——Bucky知道他不是故意的,是因为几分钟前的自己没控制住力道把他嘴唇咬出血了,但这真的太他妈没规矩了!


Bucky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心里把F打头的单词说了有一千多遍。


“你知道当时你像我表白时我有多惊讶吗?”Steve像是完全没察觉到Bucky的尴尬,自顾自地说,“我还跑去问了Natasha,这可不可能是手术的副作用,就是你……喜欢男人什么的。”Steve耸耸肩,“她说也许你就是喜欢我,我说不可能,因为我七十多年前就喜欢你了,你要是喜欢我我不可能看不——”


“Steve——”Bucky的右手食指不停地敲击着方向盘,“你的意思是你从来都不以为我七十年前喜欢过你?”


刚刚还滔滔不绝的Steve突然卡了壳,磕磕巴巴地说:“呃、也许……我是说……我没看出来……”过了几秒他又理直气壮地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敬爱的美国队长,那是在军队。”Bucky发现自己好像总是搞不明白Steve在有些要命的时候莫名的勇气,“同性恋?你准备让Philips那个老家伙直接秘密处决我吗?”


“我不会让他们动你的。”Steve露出了懒洋洋又顽劣的笑,“至少在打仗时他们不会把你怎么样。”


“那打完仗之后呢?”Bucky像是下意识地补充了一句:“在什么都没发生的情况下。”


Steve的笑容僵硬了一下,随即更无所谓地说:“那我就扔下盾牌带着你逃跑好了,我们可以去墨西哥的海滩上建一个小木屋,谁也不认识我们,然后我们的墓碑上写着‘Steve和Bucky,他们很普通又很幸运,他们没有拯救过世界,但他们遇见了彼此’,我们的邻居为我们献上鲜花,但是请不要放美国队长的主题曲,最好连星条旗要素都不要有。”


Bucky笑得差点握不住方向盘,“正好你叫Steven,我不如化名叫Red,伙计,我们一起躺在你那间现在被射的稀巴烂的公寓里看的那部电影。”


“那是个好结局。”Steve提起那个命运悲惨的公寓时总多了些柔和的语气,“你差点看哭了。”


“操你的。”


“我看见你偷偷抽纸巾了。”


“我他妈还看见你悄悄抹眼泪了。”


Steve重复道:“那是个好结局。”


“好结局……”Bucky把最后一个单词拖得很长,又问道:“认真的,伙计,如果一切都没发生,打完仗后你会去做些什么?”


“我会匿名当一个漫画家,买一个和你家对面的公寓,和你温柔漂亮的妻子当好朋友,做你可爱的儿子和女儿们的教父,当你们家庭旅行时的保姆和司机,养两只猫和两条狗,在你的葬礼上做属于美国队长的最后一次演讲。然后我一个人死在我的公寓,被我的猫和狗吃掉。”他大概是把这个计划在脑海里撰写了一百多遍才能脱口而出到这种地步。


Bucky慢吞吞地说:“我得说直到最后一句前我都挺感动的……最后一句更像是什么恐怖片的开头。”


“它们都是我的家人,我愿意被它们吃掉。”Steve笑着说,“你也是我的家人,Bucky,我也愿意让你‘吃掉’。”


Bucky一时不知道该惊讶美国队长刚刚对自己说了句色情俏皮话,还是该庆幸自己已经成了美国队长的家人,还是该生气自己和两只猫与两条狗被划到了同一阵营。他泄愤时的踩了脚油门,发动机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


“Steve,Steve……”他无奈有好笑地说,“你真是个傻瓜。”


“你呢?可敬的Barnes中士。”Steve伸展四肢,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我还记得姑娘们给你的情书都寄到了我的营帐里。”


“我想住在一个布鲁克林小个子对面,每天帮他打架,当他的模特。给他介绍全世界最好的姑娘,然后我会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天使的教父,我不会去参加他们的家庭聚会,因为那个傻小子一定会跑到我家把每一个细节掰碎讲给我听,我们像小时候一样躺在沙发垫上睡到天亮,他美丽的妻子敲着我家的门叫他回去,我跟着他去享受一顿早餐。”Bucky得意地说,“你瞧Steve,这才是好结局,温馨感人,没有恐怖元素,分级是G级,孩子们都喜欢这个。”


“孩子们喜欢美国队长。”Steve看上去更得意一些,“认输吧士兵,你战胜不了美国队长。”


Bucky又开始大笑,车在空阔的公路上扭了几个小小的S,“那现在呢?战无不胜的美国队长,你是更喜欢当一个巡警还是继续拯救世界?”他说这话时甚至没去看Steve,轻松又自在,你瞧命运没那么可怕,选择它和选哪个口味的披萨没多大区别。


Steve只思考了那么几秒就给出了答案:“我不知道,家庭、安定,我原以为我像七十年前一样仍然向往这些,但也许从冰里的也许是另一个人了。”他回过头看着驾驶座上抿紧嘴唇的那个人,“这样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的不是?另一种形式的简单生活,正常人生。”


“瞧瞧美国队长对‘正常’的定义,Mrs.White会从墓里爬出来用高跟鞋敲你的脑袋。”Bucky大声说道,他摇下了车窗,于是他的声音被风吹散在了半空中,“别难过傻小子,你知道,我会一直陪着你的,谁都不能把我拽开。”


“是的,我知道!”Steve因为不断灌进车厢的风同样放大声音喊道,“你七十年前就告诉我了!”


“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Steve看向窗外,临近破晓,黎明未至,天边又出现了那么一丝曙光。他想起那些他们在欧洲战场上的日子,那些阴冷到见鬼连伏特加都无用的夜晚,他们在睡袋里抱成一团,没有火也没有光,没有援军也没有补给,本该是万般孤绝的险境,Bucky却在唱那些难听得不行的军歌。Dugan迷迷糊糊地抗议,被Bucky用一罐牛肉罐头的空罐子砸清醒后扑过去和他打架,一群人加入了他们,更多的人开始加油喝彩。他把一张废弃的地图钉在随手捡来的木片上,用树枝沾着泥涂涂画画,没过多久Bucky就滚了过来,扯下那副画大声宣布自己有了价值连城的传家宝。他们在稀薄的月光下对视,他想吻他,但他什么都没有做。


 


“I'm home.”


 


他们依旧在稀薄的月光下对视,他依旧想吻他。


 


END


 


正文到此完结,有些烂尾hhhhh


其实全文的灵感一半来自《废柴特工》这部电影一半来自复联2结尾队长那句“I'm home.”,想写的情节已经写完了,按时间线差不多是复联2的剧情了,再写下去改编剧情就没完没了了,我也没那大脑洞。就这么匆匆完结吧。


Hydra的事还没有得到解决,属于冬兵的过去没有得到审判,但他们有彼此,所以还害怕什么呢:)


 


彩蛋:


1.蜘蛛侠受到了匿名的生日礼物,是美国队长的签名海报,这是他今年收到的最棒的生日礼物。同时他还受到了来自署名“死侍”的恶作剧蛋糕,这是他收到的最糟的生日礼物。


2.死侍也在赶来追杀冬兵的路上,但他中途去蛋糕店订蛋糕耽误了一点时间。


3.Tony搞定完那些加密技术后昏睡在了实验室,Jarvis指挥机械手把他抬回了卧室,Dummy想帮忙,被拒绝了。


4.那批Hydra的军火只是个幌子,Hydra需要Stark的技术是因为他们想加速双胞胎的改造计划。(脑洞太大,笔力有限,这条线写不下去了(。


 


评论

热度(50)

  1. 沐秋的伞婺苳芜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绝望了,这是我最喜欢的盾冬同人之一,喜欢到第一章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但是一直没舍得往后看,也就一直...
  2. 婺苳芜everywhere 转载了此文字
  3. 巴郡临江甘兴霸everywhere 转载了此文字
  4. 锦年知几时everywher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