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知几时

【盾冬】Fourth(4)/乐队AU

Tako:

*主唱兼吉他手巴基遇上了同为主唱兼吉他手的史蒂夫,而他们都是对方的粉丝




*ooc有






(1)  (2)  (3)






04


史蒂夫一共按了三下门铃,都没有人响应。


他站在门前继续等候了一分钟,然后拿出手机查看。但消息栏同样也是空空的,巴基没有回复他。


出门了?还是故意躲在房间里不出声?


史蒂夫犹豫了一会儿,最终拿出了昨天娜塔莎交给他的备用钥匙。


 


史蒂夫对娜塔莎的印象很深刻,一部分是由于她火辣的身材,另一部分则是由于那天晚上,她撞见了自己和巴基接吻。


“嘿,我见过你,你是山姆的朋友?”娜塔莎扯开傻笑的巴基之后退开一步,上上下下地打量面前的金发大高个,“你喜欢詹姆斯?”


“我...呃…不是、那个…”史蒂夫慌张地挥着手,显然还未从被吻的震惊中缓过神来。


“你最好回答是的。”娜塔莎拨了拨她的红色短发,神情严肃,“不管有没有喝醉,他从来都不会这么主动,除非——”她的睫毛下垂,视线飘开一点,“除非他也喜欢你。”


“噢。”


史蒂夫完完全全地愣住了,过了好久才想明白娜塔莎的话意味着什么。“谢谢!”他冲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大喊,而娜塔莎回头,嘴角扬起一个浅浅的微笑,用口型说道,“我看好你。”


 


好吧。


一定不能辜负娜塔莎对他的期待。


史蒂夫深吸一口气,利索地将钥匙插进锁孔,几次转动之下门便开了。


里面很黑,没有开灯,从窗外透进来的微弱亮光在干净的地板上撒下几个斑点。史蒂夫在玄关处脱下鞋子,轻手轻脚地往里走。中午来的时候,他已经清楚了这间公寓的基本构造。进门后右手边是起居室,左手边是厨房和餐桌,正对大门的走廊两侧分别有一个房间。


起居室还是不久前他们离开时的模样。长条沙发堆满了公仔和漫画书,中央的地毯上摆着便携的橘子音箱,音箱旁还有一把深红色的吉他。史蒂夫踮起脚往没关门的房间里偷瞄,看见了一张乱糟糟的床。床上的被子和枕头全部搅在了一起,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主人糟糕的睡相。


史蒂夫本以为巴基会在对面的那个房间里,但一扭头却在餐桌旁发现了他。


他的长发散落在手臂和微微鼓起的脸颊上,手里握着一罐啤酒,咬了几口的披萨被推得远远的,几乎到了桌子的另一头。他睡着了,身子随着呼吸有规律地起伏,不时从嘴边冒出几句梦话。


史蒂夫看得失神。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巴基。舞台上作为乐手的他成熟而富有魅力,闹脾气时又像一只炸毛的猫咪,而当他安静地睡着的时候——史蒂夫慢慢地接近他,忍不住伸手去梳理他颈上翘起的发丝——他才完全变回了真正的自己,美丽而柔软,仿佛栖息在森林中的一头小鹿。


无论谁都会情不自禁地爱上这小鹿的,史蒂夫心想,嘴唇在他发顶轻轻地碰了一下就迅速离开。


他把烤鸡和啤酒都放进冰箱,又皱着眉丢掉了几盒过期牛奶和发霉的李子。


“照顾好他,别让他乱吃东西。”想起娜塔莎在递交钥匙时强调的话,史蒂夫无奈地笑了笑,自作主张地在冰箱的便利贴上写道:少吃速冻食品,多吃水果和蔬菜。


随后他收拾了沙发和丢在地上的零碎物件,推开窗户让夜间的凉风吹进室内。他听山姆提起过,巴基喜欢坐在凸窗上作曲,因为看着窗外的风景会更容易取得灵感。于是史蒂夫把窗台上的乐谱也整理到一起,将一块薄毯铺在了冰凉的大理石面上。


忙完这些,他走回了巴基身边,看他实在是睡得太沉,便打算把人抱到房间里去。


史蒂夫抬起巴基的手臂,将它们环绕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一手托住屁股一手搂住腰,面对面地把巴基抱了起来。


巴基在他怀里动了一动,眼皮没有睁开,只是把脸贴到了史蒂夫的颈窝,小腿也无意识地拢在他腰间。史蒂夫险些又要脸红,就赶紧加快步子往卧室走去,在放下巴基之前亲了亲他发红的耳朵,“晚安。”


 


 


巴基是被饿醒的。


他掀开被子坐起身,花了三秒才意识到事情不太对劲——有人把他从餐桌搬到了床上,还顺带整理了他的房间。他光着脚跑进客厅,看见了坐在沙发里看书的史蒂夫。他开了一盏立式台灯,整个人被笼罩在暖黄色的光线中,像极了一位等待妻子归家的丈夫。


巴基被自己的想象吓了一大跳,正想开口询问,发觉他到来的史蒂夫就抬头解释道,“娜塔莎让我来看看你。”


也只能是娜塔莎了。


从前她就会在巴基情绪低落的时候派遣山姆到家里慰问,而史蒂夫加入后,她一下子多了个可以跑腿的人手,还给了他自家的钥匙。


这算什么,连山姆都没有过这种待遇。


巴基本来是想发火的,但他没有力气。肚子早就叫的罢了工,现在只从喉咙口涌上来一阵接一阵的酸意,“你带了吃的来吗?”他问道。


“带了。”史蒂夫在他期待的注视下点点头。


他们把冷掉的烤鸡放进微波炉,而巴基盯着这只肥美的鸡在里面一圈圈地打转,恨不得下一秒就将它掏出来吃个精光。


三分钟的时间一到,巴基便急忙戴上手套把烤鸡端出微波炉,“你一半我一半。”刀子从鸡的腹中斩落,巴基示意史蒂夫在他对面坐下,然后就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这之后两人没再讲话。史蒂夫默默地把自己这边的鸡腿掰下来给巴基,巴基没拒绝,当他是晚餐吃太饱了这时吃不下。后来史蒂夫在巴基啃鸡腿时又替他把鸡胸肉一条条地撕好,就差亲自喂到嘴里。


巴基瞪他一眼,史蒂夫只好讪讪地缩回了手,走到冰箱前拿出了他在便利店买的那打啤酒。


这种啤酒的价格在所有品种中算得上昂贵,也经常出现在酒吧和各种派对上。它的口感和其他啤酒相似,入口微苦,还附带有一点水果的清香,但度数却是一般啤酒的三倍,因此很容易就能把单纯的女孩子们骗醉。


巴基看向史蒂夫的眼神瞬间充满了警戒,“都快十二点了,你怎么还不回去?”


史蒂夫的眉毛耷拉下来,“抱歉,你不想和我待在一起的话,我这就回去。”


巴基想安慰他反正明天就又能见面了,你用不着这么表现得伤心欲绝,但他始终没能说出口,就看着史蒂夫一步一回头地往玄关处走。


“等一下。”在史蒂夫接近门边时,巴基突然喊住了他。


“怎么了?”史蒂夫欣喜地一路小跑回来,蓝眼睛亮亮的。


“也没什么,就是想问一下——”巴基避开他的目光,“来我们乐队会不会耽误你的工作。”


“不会,完全不会。”史蒂夫重新坐下,“公司给了我很长的假期,一直到明年二月份才会开始准备新专,因为…”他顿了顿,表情有些为难,“巴恩斯先生,既然你听了我的歌,大概也知道,我的乐队在这一年里虽然发展很快,但也只是顺应了大众的喜好才能获得一些成果。”


“你想说你现在所做的并不是你希望做的,对吗?”


“没错,这是每个音乐人的痛苦。”


“我能理解你,因为我也经历过。”


“谢谢。”


巴基将鸡胸肉塞进嘴里,一下下地嚼着,“我听说你大学的专业是大提琴?”


“是的,我现在也在一个乐团担任大提琴手,每周一晚上都有汇演。”史蒂夫看着巴基微笑了一下,“很抱歉周一不能抽出时间练习。”


“没关系,周日就行。”


谈话到这里结束,他们静默地吃完了剩下的鸡肉,史蒂夫虽然极不想走,但还是强迫自己和巴基告别,“那么,没别的事我就先回去了。”


巴基把史蒂夫送到门前,看对方眼角含笑地望着自己,不由地低下头,“明天见。”


“哦对了,差点忘了这个。”史蒂夫从口袋里抽出一沓纸,巴基认出来那是被他撕下的废弃草稿,“打扫你房间的时候在地上捡的,想到你可能不要了,我就全部收了起来。”


“喔…”巴基轻声应着,脸上有点发热。


“我可以留着吗?”


“什么?”


“我想留着,可以吗巴恩斯先生?”史蒂夫试图在巴基垂落的发间找到他的视线,而巴基被他热情而充满期待的请求弄得不知所措,只有不断躲闪,“可以,但为什么要留着?我是说、这些只是废纸。”


“对于我来说不是废纸。”史蒂夫脱口而出。


他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再度开口时嗓音却越发得温柔起来,“很高兴你愿意为我付出这么多。”


“不…只是我应做的。”


“但还是谢谢你。”


“为什么你总是在说谢谢?”巴基苦笑。


他同样在期待着些什么,期待史蒂夫能说出心里的那些话。以前的史蒂夫容易害羞,见到自己就慌里慌张的,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却能将心情很好地传达。这些年里他们都变了很多,现在的史蒂夫是如此得谦逊有礼——如果不是接触到他眼底未变的专情,巴基甚至要怀疑他只是把自己当应酬来对付了。


“因为我真的很感激能够像这样和你相处,靠得这样、近。”长久以来关在史蒂夫心中的鸟儿此刻扑腾着翅膀飞了出来,“你一定早就猜到了,但我还是想亲口告诉你,巴恩斯先生。我喜欢你。”






TBC

评论

热度(47)

  1. 锦年知几时Tak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