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知几时

黄金雨 | Prologue

失蓝:


泰格:pwp,dom/sub,bondage


摸个鱼,要是有时间的话扩写成长篇 #dreambig



-


目前为止,他知道自己还活着,因为他还能精确感知疼痛。


一个毫无意义的噩梦撕裂了枪伤,他剧烈地醒来,捂住胸前的伤口蜷缩呻吟,淌出的血温暖了手掌。安全屋内本就分不清昼夜,灯灭之后更是暗不见指,他挪了挪身体,几番伸出手臂想去开灯都够不着,反倒把那道口子撑得更开了,眼泪不合时宜混进了急剧的呼吸里,让他险些窒息,而他早就拔掉了追踪器,目前为止屋内谁也没有,没人能救他。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伤口上,他发起抖来,意识陷入混沌。


这都是他安排好给自己的。


黑暗,他的爱人,就这样看着他在自己怀里挣扎。


“你看看你,”黑暗终于开口说话,“快别哭了。”


他平静下来,猜测起黑暗的另一个名字:“史蒂夫?”


半晌后,没有回应,灯光忽然把黑暗驱赶走了。他看见一个瘦小的黑影坐在椅子上,削着铅笔,手指间发出细微断续的沙沙声。


“史蒂夫,是你吗?”他猛地坐起来,身下一片漫延的血红。“我还活着吗?”他眨着眼睛恍惚地问。每当见到史蒂夫他都庆幸地认为自己死了,眼前所见像是地狱的一次怜悯,这可是他最渴望的。


“还疼吗?”史蒂夫反问他,沙沙的声响停止了。


他点了点头,一些泪珠不小心又掉了出来,但他喜欢,因为它们暖暖的。


“过来。”


他咬牙爬了起来,捂着伤口朝史蒂夫走去,自觉跪在他跟前,视线持平。


“看看你,”史蒂夫捧起他的脸,他能感觉到削笔刀嵌在史蒂夫的拇指和食指间,有一块正冷冷贴着他的皮肤,而两只温柔的拇指在一点点抹去他脸上的泪。“真是把所有的傻气都带走了。”


“我在等你。”他应和史蒂夫的目光,缓缓跪坐在腿背上,仰视那张来自布鲁克林年轻气盛的脸,还有他最渴慕的那双蓝眸。


“这次等了多久?”


“九个月……零一天……加十七个小时。”


“真乖,”史蒂夫俯面在他唇边轻轻说道,像是要吻他,但没有真吻下去。“可你还是缺点耐心——这样子见我这样可不行。”


“对不起……”他伸手抓住史蒂夫的肘,“不要走。”


“嘿,松手。”史蒂夫看着他湿润的眼睛说。见他不做反应,又命令了一遍,“松开手。”


他失落地放开了史蒂夫。


“两只手放在我肩膀上,不要动。”


为了不失去史蒂夫,他立即照做。


史蒂夫一只手揪起他洇血的背心,用削笔刀从中间将衣物割裂,撕碎。他一丝不挂,伤口暴露在了史蒂夫眼前。史蒂夫为他处理伤口,然后用绷带包扎。


“还疼吗?”


他摇了摇头。


“说实话,不要考虑我会怎么想。”


他还是摇头。


“干嘛把头别过去?又哭啦?”


他使劲摇头,不敢看史蒂夫。


“我觉得你越来越爱撒娇了。”


他抿了抿唇,“你对我真好。但是,但是我又杀了人,昨天……”


“嘘。”史蒂夫伸出食指抵在他唇间,表情没有透露任何情绪,而他神经开始紧绷。“从现在开始,我让你开口你才能开口,明白吗?就像以前那样。”


他点头。


“让我知道你真的明白了。说。”


“明白了,主人。”


“现在手从我肩上挪开,交叠在一起,对,像这样,慢慢落在我面前。”


他把左手叠在右手上,递给史蒂夫。


“你看这双漂亮的手,怎么可能会干出那些事。”史蒂夫捧起他交叠的双手,充满仪式感地在金属表面落下一吻。“还记得它们属于谁吗?”


他有些迟疑地点头。


“属于谁?”


“它们属于——”他顿了顿,有些不安地猜测史蒂夫的眼神,害怕回答错误。“——你。它们属于你,史蒂夫,主人。”


而他的主人面露失望:“看来你还是忘了。”


他开始等待惩罚,尽管他也不清楚自己的回答哪里出了错。史蒂夫用剩下的绷带把他两只手腕紧紧缠在一起,从容地裹了一圈又一圈,他安静地观察,竟从中读出了诗意,仿佛呼吸道也被那些洁白的带子给束缚了,然后史蒂夫割去末端绑了个死结,一个词语不适时地从他呼吸中慌乱冒了出来:


“火炉。”


史蒂夫怔住,定眼看他,而他无法解释。


“对不起……我……”


“你想我停下吗?”


“不,不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我知道。”史蒂夫说,“我们约定好的,你要是不希望我继续,或是中途无法忍受了,就说这个词。”


他点点头。


“现在把手给我。”史蒂夫握住他被缚的双手,“再告诉我一次,它们是谁的?”


“你的。”


“没错,我的,毋庸置疑。”史蒂夫伸手抚摸他的脸颊,像是一个奖励,让他满足得叹了口气。而史蒂夫很快就把手抽走了,将刀柄放进他左手掌心,“握着它。”史蒂夫命令道。


他握紧了刀柄。


史蒂夫调整了刀尖的角度,微微张开双臂,让刀抵着自己的胸膛。“用它来刺我。”


他动了动手指,本能般将刀尖转了过来,对着自己,“不。”


史蒂夫忽然掐住他的下巴,又狠狠命令了一次,他受到惊吓,带着哭腔喊出“火炉”两个字,史蒂夫便停了下来,没再逼迫他。


“我做不到……”他颤抖着说。


“没事的,”史蒂夫凑近他的唇重复了一次,“没事的。”然后深深吻进他,把他的呼吸彻底搅乱。他像个放弃挣扎的溺水者,双手仍握着刀,被史蒂夫的手紧紧包围。史蒂夫的吻令他想起某个夏季纵身跃进的一条河流,温暖得如同手心流淌的鲜血。


“不——”刀掉在地上,他叫喊起来,看见史蒂夫右掌心划开了一道口子,而他抓着史蒂夫淌血的手什么也做不了。“为什么?”他抬起眼悲哀地问,“为什么你要伤害自己?”


“两个原因。”史蒂夫答,“一是因为你也在做同样的事。”


史蒂夫沾血的手指向他胸前包扎好的伤口。


“二是为了让你知道,这双手做的事都不是出于你自己的意志,因为你是被缚的。因为它们属于我。而他们也正是利用了这点,那群热衷自残的人类,借着我的这双手来自相杀害,你根本就用不着做什么,实际上他们在你举起武器之前就已经自杀了。”


他垂下头看自己的手,史蒂夫将他的脸抬起。


“我说的你明白了吗?”


“明白了。”他点头,“可是我心疼你的伤。”


史蒂夫笑了,“为什么?”


他看着史蒂夫,没法说出个原因来,只是希望那掌上流着的血是他自己的,只知道自己从记忆最模糊的开始就深爱着他。


而当他再低头看,史蒂夫的手完好无损。


“因为你渴望我,是这样吗?”史蒂夫的问题接替了他的沉默。


他点头。


“你真的渴望我吗?”史蒂夫又问了一次,他更用力地点了头,史蒂夫抚上他真诚的脸,“证明给我看。”


于是他微微向前挪了膝盖,小心翼翼将史蒂夫的一只手腕提起来,在史蒂夫应允的注视下,把脸颊埋进他掌心里,无比缓慢又无比粘腻地轻轻磨蹭,像只被驯服的柔兽,眼里还带了点湿漉漉的意味。这时史蒂夫另一只手开始轻抚他的头发,指尖穿过发丝从根梳到梢,晚风似的一下又一下,渐渐将他全身的重心都吸引过去,直到他下巴抵在史蒂夫并拢的腿间,被爱抚到不小心让喉中的咕噜声泄露出来。


“乖。”史蒂夫小声说。


他抬头看了史蒂夫一眼,准备用缠着的手去解史蒂夫的裤子,却被温柔地推开。


“你可以站起来了。”


他只好离开他的主人站起来。


>>MORE

评论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