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知几时

【盾冬】突如其来的猫(一发完)

其实是只猫的咸鱼🌚:

只是一个关于爱情和猫的小故事❤


 


◆01


 


巴基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深受动物喜爱的人,他总能逗乐朋友养的宠物狗、宠物猫甚至宠物乌龟,偶遇的流浪小动物也喜欢接近他。但没有哪一次比得上现在:一只突如其来的白色布偶猫积极主动地跳进他的怀里,在他的身上闻来闻去,甚至伸出了粉色的小舌头舔他。


这不过是一个看似普通的午后,他正准备去街角的咖啡馆买一杯加冰的蓝山,却被这团白色的小东西逮了个正着。


毛绒绒的布偶此刻正全心全意地嗅着他的味道,时不时在他的怀里翻滚。担心布偶会掉下去的巴基只好无奈地抱紧了小家伙,谁知道它越发放肆起来……


“嘿,小家伙别咬!别抓那里……”


巴基小心将不停啃咬他衬衣和皮肤的布偶猫抽离自己,无奈它的爪子就像是长在了他的衬衣上,他试了好几次都无果。巴基心烦意乱地四下张望,正好看到一个和他一样心烦意乱的男子。接着那个高大强壮的金发男子迅速跑向了他,巴基肯定那是布偶猫的主人。


“抱歉……”


金发男子窘迫地道歉,接着加入了这场拉扯。


巴基忍着一阵又一阵的刺痛(天使面孔恶魔心肠的布偶把他的衬衣抓破,似乎和它有什么深仇大恨),在混乱中注意到猫主人有一双好看的蓝眼睛。


“抱歉,丘比特平时不会这样的。”男人说,他的脸似乎红透了,因为奔跑、焦急和理所当然的窘迫,“我担心我的力气太大会伤到她,她才几个月大……”


“她叫什么?”


“丘比特。”男子立刻回答,然后他红着脸补充了一句,“我叫史蒂夫。”


“都是好名字,”巴基忍着莫名其妙的笑意,“我叫巴基。”


◆02


他们在人来人往的人行道上拉扯着,拉扯的对象是一只看似无辜的布偶猫,补充一下,她叫丘比特。


很多路人朝他们投来好奇又担忧的目光,似乎在担心两个身高逼近一米九的男人会狠心伤害一只又白又乖巧的布偶猫。


最终史蒂夫狠下心把丘比特揪了出来,却发现他的布偶已经晕了过去。手里的布偶猫歪着脑袋,吐着粉粉的舌头,双眼以一种怪异的形态摆在鼻头的上方。


“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巴基瞪大了眼睛,“她没事吧?”


“我不知道。”史蒂夫摇了摇怀里的布偶,待她有反应后才松了口气,与此同时他注意到巴基胸口的一片狼藉。”你的衣服被丘比特抓破了,很抱歉,请允许我赔偿你的损失。”


猫主人看上去担忧又真诚,巴基不知怎么就说出了一句不合时宜的话。


“你的眼睛和丘比特一样都是好看的蓝色。”


猫主人立刻害羞起来,那双好看的蓝眼睛在阳光下闪着迷人的光泽。“我得带她去医院。”


“我陪你去,那是我应该做的。”


于是他们一起坐进了一辆的士,男主人熟练地报出医院的地址,接着他们陷入了沉默。


布偶静静躺在主人的怀里,呼吸十分缓慢,和刚才发了狂的小恶魔判若两猫。


老实说这不是巴基原本期望的样子:他在一辆驶向动物医院的的士上,和一位英俊迷人的猫主人还有一只把他的衬衣抓破的布偶猫。


五分钟后猫主人打破了沉默,“我会赔偿你的衬衣,如果你不介意,”那双深邃的蓝眼睛转向巴基,带着一丝不确定和蠢蠢欲动,“我可以再请你喝一杯咖啡什么的。”


◆03


奇怪的是丘比特在半路就恢复了正常,至少恢复了大半,她用脑袋亲昵地蹭着猫主人的胸口,发出奶声奶气的叫声。


“它恢复了?”巴基忘了之前发生了什么,忍不住凑近温柔乖巧的布偶猫。


“我猜是的……不,丘比特——”


史蒂夫的哀嚎伴随丘比特的狂热,他花了很大的力气才稳住又一次兴奋的猫,而巴基红着脸退到了一边。


“她可能……只是太喜欢你了。”史蒂夫立刻解释道,他不希望巴基因此难过,“我今天想带她出来逛一逛没想到她突然跳到了地上然后迅速逃离我的视线。”


“她找到了我,把我逮个正着。”巴基大笑起来。


“我想是的。”猫主人点点头。


而她叫丘比特。


巴基开始怀疑他对猫主人愈演愈烈的好感是不是因为这只布偶真的具有丘比特的魔力。丘比特把象征爱情的弓箭射向一对恋人,听说射中的几率还不低。可布偶猫的方式似乎更加粗暴一些,这个小家伙真的把他抓疼了,巴基肯定自己不久前成了布偶的磨牙工具。


“我以为丘比特是男孩子的名字。”


“可她就是喜欢。”


他们被布偶的怪异喜好逗乐,像两个相识多年的老友一般相视而笑。


丘比特特别不喜欢医院,一下车就烦躁地叫了好几声,甚至把好看的脑袋扭过一边,史蒂夫只好轻拍布偶毛绒绒的身体以示安慰。


他们走进医院,惊讶地发现里面超过半数的猫都因为巴基的到来而兴奋不已。


“看来我今天很受猫的欢迎。”巴基大笑着冲他眨了眨那双迷人的绿眼睛。


史蒂夫莫名失落起来,他还以为他的丘比特是最特别的。


他希望如此。


◆04


巴基开始和英俊迷人的男主人约会,类似爱情的那种。


巴基也开始相信一见钟情的存在。诚然他和史蒂夫的初次见面并不算美好,甚至夹杂了不少的宠物暴力元素,如果不是丘比特又咬又抓他见到史蒂夫的第一眼心里想的可能是“那家伙真辣”而不是“那家伙说不定可以帮帮我”。


可如果没有丘比特他们可能不会相遇。


巴基羡慕布偶和史蒂夫的蓝眼睛,它们实在如出一辙又美得不真实。巴基自己的眼珠则是偏蓝绿色,还有一点偏灰,只有在光线合适的时候才会呈现纯粹的蓝色。他有时候可以只是盯着布偶的蓝眼睛什么都不做,他不会承认他更想凝视猫主人的蓝眼睛。


他们都住在布鲁克林,却从没有在街角的咖啡馆相遇。史蒂夫提到自己并不喜欢喝咖啡,在他们第五次约在咖啡馆见面之时。


“那你为什么不约我去其他地方?”


“我担心那会占用你太多时间,你说过你每天都会光顾这家店。”史蒂夫又一次窘迫起来,他不该说自己不喜欢喝咖啡。


“我也每天都在餐厅吃晚餐。”巴基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偷偷把邀请函递给迟钝的猫主人。


“我每天都亲自下厨,”史蒂夫的蓝眼睛立刻亮了,殊不知他的约会对象对此毫无抵抗力,“你愿意赏光吗?”


这不是巴基预想的结果,不过似乎更美妙一些。


◆05


这一天他们花了两个小时的时候在咖啡馆约会,又花了一个小时的时候去超市购买食材,开始新的约会。


史蒂夫对于选择食材、猫罐头和烹饪十分熟练和讲究,他喋喋不休地介绍每一种猫罐头还有丘比特对其的喜爱程度,宛如一个专家。如果史蒂夫说的不够精彩巴基会用一个吻堵住那张不停说话的嘴。


“我今天想试试这个,这是新货。”史蒂夫拿起一个印着猫爪子的蓝色罐头,反复观察了一番才放进购物篮里。


他们继续并肩行走,老实说这样的机会并不多,他们一般隔着一张咖啡桌对话,很少能够得到这样的亲密接触。


朋友会不会花一整天的时间陪着对方,答案是肯定的,但巴基隐隐希望他们的关系能更进一步。史蒂夫是他见过的最有耐心(虽然在某些问题上或许固执但是依然很有耐心)的男人,除了在感情方面有些笨拙几乎没有任何缺点,现在巴基也渐渐喜欢上了史蒂夫的笨拙。他恨不得把史蒂夫当成文物遗产好好保护起来不让任何人抢走。


“你喜欢牛肉吗?”


“我都喜欢。”


我喜欢牛肉,喜欢丘比特更喜欢你,甚至是篮子里的猫罐头,关于你的一切我都很喜欢。


史蒂夫的手艺真的非常不错,见过史蒂夫的画作之后不管那双手可以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巴基都会相信。


丘比特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她似乎更喜欢待在巴基怀里。史蒂夫有些嫉妒他的小叛徒。


晚餐过后他们又聊了很久的天,他们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但巴基终究要回家。这感觉就像舍不得自己最好的玩伴离开,恨不得他们有共同的父母共同的家。


分别的时候巴基给了他一个吻,带着淡淡葡萄酒味的亲吻,正中嘴唇。


“我没醉,”巴基搂着他的脖子,笑得有些委屈,“我只是不想回家。”


史蒂夫抱起不愿回家的巴基走向自己的卧室,“我想到了一个解决办法。”


“我都喜欢。”巴基又给了他很多的吻。


◆06


史蒂夫发现丘比特似乎不再因为他的男朋友痴狂了,她对他们两人的喜爱程度不分上下。这让他心理平衡的同时开始疯狂好奇他和巴基的第一天见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当他忍不住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巴基笑得满地打滚。


“你真可爱,史蒂夫。”这是他男朋友大笑过后得出的结论。


“所以那依然是个谜团。”


“她只是喜新厌旧,我的爱。”


史蒂夫本想赞同巴基的观点,如果他没有捕捉到巴基眼里闪过的“狡猾”。


“你知道的对不对?”史蒂夫粗鲁地把他的男朋友压在身下,后者只是咯吱地笑个不停。不知是谁在这场严肃的打斗纠缠中恶意点火,等他们结束剧烈的成人运动,大汗淋漓地躺在床上,已经过了晚餐时间。


“我还是想知道答案。”


“我们的相遇很浪漫,史蒂夫,”巴基还在喘气,“别纠结这个。”


最终巴基拗不过他那最最固执的男朋友,只好说出了真相以毁灭他们初遇的浪漫。仔细回想似乎也不是特别浪漫。


“那是一个恶作剧。”巴基忍着笑,努力营造荒诞的气氛,但是史蒂夫烙在他颈侧的亲吻大大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然后呢。”


巴基像往常一样放任史蒂夫继续亲吻他。


“我的朋友洛基特别喜欢恶作剧,他是一个调香师。”


“嗯哼?”


“那天我喷了他送的香水。”


“你想说他调香的技艺一流?”


“他在香水里加了很多滴浓缩的猫薄荷提取物。”


从现在看来,这根本不是恶作剧。


“我喜欢这个恶作剧。”


巴基用更多的吻回应史蒂夫。


晚餐可以再等一等。


*


*


*


Fin


这是一个脑洞很可爱但是写出来非常无聊的故事
(:3_ヽ)_








评论

热度(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