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知几时

【Evanstan】【813包子生贺】【I can't quit you】【NC-17】【上】

我不叫CJ火星你认错人了!:

现实向,揉了很多真实梗,所谓甜度不够脑洞凑,如有OOC我的锅,切莫罪及真人!!






价格不菲的红色波斯地毯洒满了零食碎屑,所有的家具目测都有过移动,尤其是真皮沙发,滑出去至少十米歪倒在落地窗前,只剩一只残腿还留在原地。床单被套统统落在地上,看起来像一堆被使用过度皱巴巴的抹布,床头板上还留有明显的抓挠痕迹。如果不是亲眼所见,Antony不会相信这里入住的是美国队长而不是某个瘾君子的发作现场。


“Chris!这是怎么搞的?”Antony随手扶起一个花瓶,脱了水的石楠花无精打彩的弯着腰,“难道昨晚九头蛇来袭?”


“呃……如果你非要这么说……巴基,我是说seb!他已经不是九头蛇的人了!我是说,既然他已经从冰柜里出来了,我当然要试试他的身手有没有退步!”


“所以你们放着训练场不用,非要挤到五星级酒店来破坏公物?”


“这不才找你帮忙嘛!其实只要稍微扫扫地,黏好沙发脚,把房间恢复到保洁人员能看得下去的地步不至于报警就行了。”


“那你为什么要找我而不是和你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来干这个活?”


“seb……呃……seb他……”面对记者从来游刃有余的Chris罕见的卡了壳,耳根透出不自然的粉色,“他……昨天累到了。”


Antony嗤笑一声,看着Chris的眼神充分表达了“嘿,哥们儿,你说的鬼话我一个字都不会相信的!”


Chris抓住了黑人兄弟的双肩,用美国队长式的口吻语重心长的说道:“Mackie,不,Sam,你从第二部开始就一直跟随着我,我充分信任你的能力与勇气,那么复联你还打算与我并肩作战吗?”


“那是自然!我毕竟站Team Cap!”被Chris的情绪影响,Antony收敛了笑容。


“很好,你赢得了美国队长弥足珍贵的友谊。” Chris拍拍他的肩膀,“那么这里交给你了,我马上要就我的胡子外观问题跟化妆师进行沟通。”


他将房卡塞进Antony的口袋,逃似跑出门外。后者站在偌大的套房里,对着满地狼藉脑子里只飘过一句话“去他妈的弥足珍贵的友谊!”他拨了个号码——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


 


黑人放下电话,他琢磨自己上辈子大概是个残暴的纳粹,因此这辈子上帝指派了这两个活宝变着花样的折腾他,是的!而自己还每次都乐此不疲的给这二位打掩护擦屁股,对他俩的迁就几乎成了习惯。Antony抓着沙发扶手试图将它拖回去,“咔嚓——”扶手掉落,“啪嗒——”椅腿再掉两根,“砰……”坐垫弹簧破皮而出。


“Fuck!你们对这可怜的沙发做了什么!”乐于助人的猎鹰看着眼前这堆破烂,脑内突然出现了一些不得了的画面。他重重叹了一口气,掏出手机谷歌了最近的家具店以及清理服务热线。


 


队1期


Sebastian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电话就放在他耳边,但是他全身像被坦克碾过一样疼,根本抬不起手来接。瞥了一眼号码,还好,黑人大哥会原谅他的。他往被子里缩了缩,屁股还是火烧火燎的。这个Chris Evans,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一点没变。


当初他和Chris一样是应征美国队长这个角色的,但他一看见Chris的身材就知道自己没希望了。没想到漫威将戏份不多却至关重要,关乎美国队长蜕变的角色——巴基,交给了他。高兴之余sebastian一口气签下了九部合约,这下总算不怕没工作了,这位罗马尼亚的演员笑的天真。


他跟Chris只差一岁,两个小伙子志趣相当,一拍即合。要培养剧中人物的默契简直不费吹灰之力。摄制组与演员们拼尽了全力,除了拍摄史蒂夫与巴基两人的对手戏时常常出现笑场外,各方面都异常顺利。Sebastian第一次发现Chris有点不对劲是在他们拍摄火车掉落那一幕,他们拍了好几条。每一次都是Chris先来拉起他,安慰似的拥他入怀,唠唠叨叨的在他耳边说“幸好你还在。天呐!”诸如此类。


Sebastian把Chris的反应过度归结为入戏太深,他会感激的回抱对方,然后再被Chris压在他的胸肌上反复揉搓头毛。这微妙的情愫在Stanley Tucci的杀青宴上持续发酵。


 


作为一手缔造完美战士的首席科学家,厄金斯博士早早的领了便当,令人痛心疾首,而这一切都是九头蛇的错!背负着使命的战士们,你们一定要继承博士的遗志剿灭最后一个纳粹!导演说完致辞,向Tucci先生举起酒杯,大家纷纷效仿,一时间觥筹交错。Sebastian今天穿了细条纹的暗紫色衬衫,并没有好好的扣住领口,而是搭了条松松垮垮的黑色丝质围巾,露出了一小片白皙的脖颈。黑色的紧身小马甲完美的勾勒出了他的腰线,经典款的蓝色牛仔裤与黑色马丁靴突出了他修长的身材。


“小帅哥你可真是把我的风头抢得一干二净呀,中士。”Tucci先生亲切的给seb递过一杯酒。


“我不知道,我想,我是不是要穿的再正式一点,呃,像Chris那样。”前辈面前,Sebastian略显拘谨。


“哈哈哈,别误会,我可不是在抱怨什么,玩的开心。”


他们碰了碰杯,自从进了剧组,sebastian就没机会碰酒,今天总算等到机会可以好好喝一杯。“嘿!sebastian,过来坐!”咆哮突击队的那群人招呼他。


他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才跟各位老少爷们干完一轮,身边的座位就卡进个身材比例完美的身驱,夺走了sebastian手里的酒杯。


“嘿!嗝—我还没喝完呢chris——”sebastian打了个软绵绵的酒嗝,向美国队长发出抗议。


“诸位,你们觉得sebastian是不是尽职的好演员?”Chris对半醉之人的抗议置若罔闻。


大家点头如捣蒜。


“那你们希望他由于醉酒而耽误拍摄进度吗?”


大家摇头如扇风。


“可我还清醒着呢?我只喝了点啤酒!这点度数还不如我老家的白开水!”


酒会明亮的灯光称得chris的蓝眼睛愈发光彩动人,他还穿着二战美军军官制服,神情严肃体态威武,看上去就像漫画里走出来的美国队长本人了。Sebastian与他对视了几秒就心虚地移开了眼神,见鬼了!自己明明已经过了害怕教导主任的年纪了!可单凭Chris一句话自己就放弃成年人正常饮酒的权利未免心有不甘。


二人王相持不下的时候导演过来说话了“sebastian,明天有你和Chris对峙红骷髅的重头戏,早点回去休息,还有你们!咆哮突击队的各位。”


 


众人嘟囔着散场,Chris顺水推舟送sebastian回房间,詹姆斯中士再三表示自己能行,可美国队长表示不能让他最好的朋友醉倒在电梯间或者某个垃圾桶里。


“好吧好吧,你是不是打算看我睡到床上才打算离开。”sebastian投降了,谁能拒绝美国队长的关心呢?于是他请Chris进房间监督他睡觉,Chris只是站在门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Sebastian酒壮怂人胆,一把拉住Chris的领带将他扯进屋推倒在沙发上,两脚一分跨坐在他大腿上。


“听着大明星,你到底怎么回事?我不是三岁小孩子了,我有能力照顾自己,你不必成天对我这么小心翼翼!”


“seb!你不应该穿成这样!”Chris答非所问道。


“什么?难道不好看?刚刚老爷子还称赞我来着!”


他得意洋洋的咧开嘴,露出自信的笑容。废话你当然好看,穿什么都好看,不穿更好看!chris心里尖叫着,好看死了,好看到我想把你缩小了藏到口袋里不让别人看!sebastian被酒精熏陶出的樱粉色眼眶里波光流转,像倒映了万千星辰的绿湖。鲜红的嘴唇像是成熟的蜜桃待人采撷,呼出的酒气喷到脸上带着甜香。


Chris 轻而易举的撇开了seb的手,将他反扭至身后。“听着seb,你还是穿着朴素点为好。”


“我觉得今天就够朴素的了!”seb不服气的辩解道。


“seb,记住我的话。下一次就不会这么便宜你了。”


他放开了sebastian,揉了揉他乖巧柔软的卷毛头捏起下巴在他红扑扑的苹果肌上印上一吻(吓得sebastian从他腿上弹了起来),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这才离开。


什么呀!这个莫名其妙的Chris,什么意思?干嘛亲我?我凭什么要听你的!sebastian十分生气,决定在他自己的杀青宴上穿透视装出席。后来他把这件事列为人生最为愚蠢的决定,没有之一。


 


那是个凉爽的仲夏夜,正式的酒会过后sebastian约了饰演咆哮突击队的几个要好的朋友去酒吧接着喝。未收到邀约的美国队长神兵突降在seb喝下第一口鸡尾酒之前将他拖进了洗手间。


“詹姆斯中士,你竟敢公然违背美国队长的命令。”


“我……你……”sebastian心虚的厉害,他想说你管的太宽了,可根本没有勇气抬眼与Chris对视,腿也软的迈不开步。


“我说过了,不听话的孩子必须受到惩罚。”


他随意打开了一个厕所隔间将sebastian推进去,面对Chris越贴越近的脸庞seb心里警铃大响。可他的舌头并不打算呼救,反而撑开了嘴唇挑衅似的舔湿了嘴角。sebastian早知道chris能说会道,不像自己对着话筒就舌头打结。而此刻这能说会道的嘴巴正严丝合缝的贴住了sebastian的嘴,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这才体会到了Chris嚣张的唇舌另一番过人之处。




肉渣,随便吃吃吧




后来sebastian一整晚抱着泡泡果奶缩在卡座角落里,也不管旁人在一边如何谈笑风生,任“Chris喜欢我”的余韵炸得他全身战栗。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晚些时候Chris爬上他的床。


“所以你只是吃醋?”seb问的踌躇。


“没错!”Chris答的干脆。


于是sebastian陷入沉思,Chris这种见惯了俊男靓女的一线大咖究竟看上他哪一点?Sebastianstan笑容甜蜜众所周知,人送外号女主收割机。和他搭戏的女生们无一不溺死在他那种如春风拂面似的明媚笑容里。而在这部电影里,他所有的笑容都奉献给了他的挚友史蒂夫罗杰斯——美国队长!


操!


 


sebastian的身体如他的思维一般艰涩,就算是美国队长,开拓也颇费了一番手脚。等两具同样健美的躯体真正连接到一起的时候,他们才发现彼此之间是如此契合,从灵魂到肉体,正如电影里的史蒂夫与巴基。那是他第一次见识到褪去了美国队长正直无私的光环,隐藏于幽默风趣平易近人的人格之下,完全被占有欲与控制欲所支配的Chris,专制的像个暴君,又深情的像个诗人。以至于美国队长第一部宣传期有记者问他美国队长是个怎样的人,他只能做一个相当不爽的表情。开什么玩笑,老子屁股还疼着呢!老子委屈但老子不说!


 


队2期


时隔两年美国队长2卷土重来,巴基巴恩斯化身冬日战士与昔日好友相爱相杀。这是所有漫威影迷喜闻乐见的情节。导演罗素兄弟不负众望,影片一经上映好评如潮票房火爆。一跃荣膺为漫威史上最受欢迎的超英动作电影之一。


作为副标题的出现的冬日战士虽然戏份不多,但由于角色本身的魅力再加sebastian的生动演绎,其受欢迎的程度并不亚于主角——美国队长。对此本片实际男2号,Mackie先生受采访时有话说。 


“没错!是的!按出场时间算我才是货真价实的男二。不不不,我一点也不介意冬日战士的风头盖过我,!”他身边的电子屏预告片正好放到冬兵掉落车头跪地手刹那幕,“看看看看!这是多少年才会出现一个的小可爱呀!”


 


因此sebastian也接到的采访通告也前所未有的多,好在摸爬滚打了多年如今也能流利的回答问题。可当他看了眼今晚的通告,依旧吓得屁滚尿流,那是以黄暴著称的chelsea handle的脱口秀。经济人跟他说不用紧张,为了队2宣传就5分钟的节目,说些观众爱听的,一眨眼就过去了。


然而女主持主富有暗示性的言辞一上来就令seb直接栽到了boy love 坑里。


“没错,类似于我就是戒不掉你。”sebastian牢记经济人的告诫,躲不掉就大方承认,观众们就想听这个。


他还算放得开,除了由于紧张腿抖得厉害。真正让他害怕的是主持人关照观众做爱的时候应该带上冬兵面具的时刻,他只能祈祷Chris没在看这个节目。5分钟很快过去,sebastian如释重负,想着以后再也不上这个节目与主持人拥抱道别。所以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饭别吃太快,话别说太满。二年后他依旧被Handle大婶拖来做节(tiao)目(xi),所幸还有Chris和kiki叔陪他一起。


 


洗漱完毕躺到床上时Chris给他发了消息,说周末要给他个惊喜,sebastian有点小兴奋,回复了一个爱心。


 


有所期待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很快,星期六的晚上Chris如约而至,带着他s所谓的惊喜。


sebastian承认Chris是个浪漫的人,他习惯了他送花送礼物看星星看月亮,全副武装的去游迪斯尼,横跨国境就为了送他刚烤出来的蛋挞,sebastian真的很感动。但这并不表示他能接受Chris手里的面具,更有甚者,那个战术背带和大腿匕首绑带是怎么回事?sebastian实力拒绝!


“所以你看过那个节目了是吗?”


“没错,我觉得我们应该试试,特意向道具组借的这些东西。”


Sebastian真想学学冬日战士一拳打爆他那张跃跃欲试的脸。


“休想!”seb扭头就跑。


美国队长不得不在他最亲密朋友的公寓再次上演一场冬日战士追逐战。虽然休息了几个月,但体耕不辍的Chris依然身手矫健,最终将sebastian堵在了厨房。Seb冷静的抽出一把汤勺依照武指的教导往Chris身上比划,美国队长当仁不让拿起锅盖抵挡冬日战士的暴击。不锈钢汤勺敲在钢化玻璃上发出打锣般的“当当”声。


“住手巴基!哦不!seb!你想让邻居投诉你吗?”


“那你就快把道具还回去。”


“不要!我好不容易才借出来的。”


“那就别怪我进入你是我的任务模式了,队长。”


Sebastian又飞出几把锅铲,在漫天牙签雨的掩护下越过料理台,一把汤勺挥舞地虎虎生风。Chris借助地利的优势用水槽里的洗菜篮兜住那堆危险的牙签,锅盖左手换右手挡下seb的当头痛击。在他试图切进内线时chris丢下了锅盖,seb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放弃抵抗,一愣之下被狡猾的美国队长钻了空子,他用捣蛋器绞住了seb的汤勺,将他扑倒在料理台上。


“巴基,我要和你做到世界末日!”


这句话让sebastian瘫软了身子。美国队长的麻利的脱掉了冬兵的全身衣裤,扣上面具,绑好战术背带。Sebsatian感觉屁股后面被一个坚硬冰凉的物体抵住了。根据形状,他立马反应过来那是他的小汤勺,刚刚用来张牙舞爪的利器。


 


TBC 


 朴素的第一身衣服





不太朴素的第二身衣服





并不想回答问题







 有兴趣可以看看 包子招架不住的脱口秀访谈


 


完整版5分52秒







评论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