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知几时

【盾冬】都是小事(一发完!!!

蒙辣丽莎:

如果没有单人掉火车而是一起掉下了冰海呢?AU
小故事合集 再不甜甜自己 我要原地爆炸了
傻白甜,我要把我冬宠上天

全是小故事大概。


ooc作者又出动,上次更文似乎是上辈子的事,讲真我被自己的梗萌了一脸写出来都是什么玩意……


01


Tony手撑着脑袋,看着自己身边摆弄电脑电话的Steve,内心的自豪感简直要爆棚出来。

真不愧是他自己,Tony如是想,冰封几十年的老冰棍再怎么落后,在他这里还不是秒秒钟跟上时代,瞧瞧Steve现在,嚯,自己都会注册脸书了。

他心满意足地拍拍Steve的肩膀,“你没问题了,回去跟你们家Barnes说一声,他完全不行,连你都教不会……”

“不是他的问题……”Steve皱着眉,站起身,“我该回去了,快到做饭的时间了……”

“当然,爱情鸟先生,”Tony对他挤眉弄眼,“在你内人面前好好表现,别给我丢脸。”

“……他不是内人…我们不是……”

“对,你们当然不是,绝对不是,”Tony翻了个白眼,“随便你们了,你赶紧回家吧。”

Steve站起身,朝Tony点点头,冲着房外走去,Tony看着他的背影,难以抑制地又翻了个白眼。

暗恋中的人绝对都是智障,而居然不能发现暗恋对象也暗恋自己的人……

啧,草履虫。

胸有点大的那种,成双成对的那种。


------------

本来Tony完全把这事儿抛在脑后,说真的,教会一条老冰棍使用网络真的不是什么值得伟大的TonyStark翘尾巴的事,然而直到有一天下午他怀着轻松惬意的心情踏进自家大厦的休息室才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他踏进休息室的时候正低着头摆弄手机,所以根本没有注意休息室的内环境。等他等于把眼睛从手机屏幕上拔出来,就看见让他想干脆把眼睛挖出来的一幕-----

Bucky·不对队长说了他叫James·Barnes斜靠在Steve·只有他自己能叫Bucky·Rogers肩上,一只手臂从对方的臂弯里伸出来,手指滑动放在对方腿上的平板电脑,另一只手无比自然地搁在对方膝盖上,神情雀跃的看着屏幕,时不时嘴里念叨着什么;而那个对方靠在沙发上,眼神里浸满着笑,有些心不在焉的转着眼珠,好像在看着屏幕,但Tony还是发现,他就是在偷看靠在自己肩膀上的那个脑袋。

Tony倒吸一口凉气,揉了揉眼睛,准备从这个发光现场赶紧撤退。

“Stark,”Bucky的声音让想要默默离去的Tony停下了脚步,“我在教Steve注册脸书……听说你之前教过他了?他怎么一点也没学会?”

“啥?”Tony皱了眉毛,“怎么可能……我……”他不可思议地看着Steve,却发现一向要么对别人严肃脸要么对Barnes甜心脸的SteveRogers脸上满是慌乱,在对着自己挤眉弄眼,“明明……额……”

“你完全不行啊……”Bucky低头滑动屏幕,趁着他低头的功夫,Tony用口型问Steve:什么情况?

Steve轻轻对他摇了摇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这种时候还是要靠我啊!”Bucky抬头对着Tony笑了起来,又偏头拿手肘捶了捶Steve的腰部。

Steve有些夸张的痛呼出声,然后抓着Bucky的手臂就往自己怀里带,Bucky咯咯地笑起来,推了推Steve,“别闹,好好学着!”然后又看往Steve那里靠了靠,眼睛投入屏幕,一副认真帮Steve注册的样子。

Steve瞬间的表情就像是被点亮了似的,他把头微微后仰,又把眼睛注视的地方偷偷放在Bucky身上。

Tony瞬间懂了,哦,感情自己教跟不教都是多余的,人都是要跑到Barnes那里求·学的,估计Barnes那里一时半刻也是学不会的,还要他多教几次才行。想通了这一点,他用力翻了个白眼,皱着鼻子灰溜溜地从闪光现场逃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手机收到条信息:谢谢。

他看也没看发件人信息,愤愤地打了几句抱怨的话,但想了想又全部删去了,最后他叹了口气---

“小事情,不要在意。”他这样回复,把手机收进了兜里。




02

Natasha接了个卧底任务,因为不是什么困难的活,而且正好Clint回家奶孩子去了,于是神盾局安排从解冻至今还没做过什么正事儿的Steve与Natasha搭档。

白天的工作顺利完成,作为一个特工或者卧底,Steve可以算是非常优秀。Natasha想起在离开神盾局前,Coulson让自己的评估一下Steve现在的工作能力,事实证明就算不出现在公众场合,美国队长的能力也是毋庸置疑的,于是Natasha勉强给他打了个可以偶尔搭档的标签。

“喂……”和Natasha挤在安全屋里打算短暂休息的Steve忽然接起了电话,Natasha瞄了一眼。

是Barnes。

Steve有些歉意的看了Natasha一眼,压着嗓子,“怎么了么Bucky?”

对面的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让今天一天都绷紧脸工作状态全开的Steve放缓了神色,甚至嘴角含笑,“我大概明天后天再回来吧……”他又有些愧疚地撇了Natasha一眼。

Natasha无所谓的耸耸肩,反正晚上没什么要紧事情,Steve也没必要暗搓搓地打电话。而女人的天性让她不自觉的竖起了耳朵,试图听出话筒那头都说了些什么。

“……好啊,”Steve眼神都放柔了,Natasha甚至觉得他那平时坚贞不屈的金色短发都柔软了起来,“时间不早了,你是不是困了?困就赶紧睡吧?”

对方的声音这时候隐约有些从听筒里传出来,Natasha敏锐地捕捉到几个单词,大约意思是,事情还没说完,还不想挂电话。

“Bucky,”Steve歪着头夹着电话,眼神看向安全屋的小窗子,他揉了揉头发,

“明天,我们还有明天可以说呢。”

对方似乎是沉默了一会,然后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让Steve频频点头。然后终于,Steve放下了手机,挂断了电话,看着屏幕,嘴角上扬,眼神温柔。

Natasha挑了挑眉,想说些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口,一时间,屋子里就忽然安静了下来。

最后,Natasha主动打破沉默,拍了拍Steve的肩,“早点睡吧,好早点回家。”

Steve无声地点了点头,似乎恢复了之前工作状态的表情,但Natasha分明看见他依旧微笑的唇角和眼神。

好吧,Natasha在心里砸了砸嘴,默默在心里盘算着回去怎么跟Coulson评价Steve的工作状态这事儿。

人心里的柔软和牵挂会让人变得更强大更坚硬。

经历过的或者即将经历的,在这样的人面前,又有什么不会变成不足挂齿的小事情呢?

Natasha闭上了眼。


03

Coulson全权主持了打捞SteveRogers和JamesBarnes的行动。

从确认飞机里确实有两条生命尚在存活之后,他一直心情复杂。

美国队长,或者说SteveRogers确实是他从小到大甚至必然会持续一生的偶像,他自己小时候也瘦弱也被人欺负,就是美国队长本身领着自己没有走上歧途,也没有放弃自己。

可万一……他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呢?

细细想来,真的会有人这么完美这么正直么?

他有些紧张的搓了搓手,看着救护人员打开舱门,神情复杂的揉了揉眉。

还有跟队长一起被发现的他的助手Bucky,万一他们的友谊不是历史描绘的那样,怎么办?

过了一会,或者,过了很久,救护队推着两个明显空着的救生舱走出飞机,Coulson暗骂了声不好,拦下领头的救护员。

“发生什么了?”

“……您最好还是自己看看情况……我有些说不清,我们的救生舱太小了……”他对着Coulson指指飞机里面,“里面情况还好,您可以进去看看。”

Coulson闻言头也不回的快步走进飞机。

啧,他小时候一定想不到自己这么优秀。

不,他是在想,队长要是出事了怎么办啊啊啊我的签名啊啊啊!

他顺着来往的救护人员来到机舱中间,只见几个穿着无菌服的人围着个什么,似乎在试图搬动它。

他凑近了看-------

天啊。

他的脑海里瞬间只有这个几个字,他无法抑制自己张开的嘴,不由自主的向机舱中间走去,想要确认自己看到的场景。

美国队长,伟大的SteveRogers,和他同样伟大的助手BuckyBarnes此时还保持着他们上一段人生里最后的模样,很明显-----

他们紧紧相拥。

隔着冰霜尚看不清他们脸上的神色,只是金发和棕发紧紧交织在一起,手臂与脖颈相互依偎,脑袋与脑袋相互依靠,腿与腿相互纠缠,胸膛与胸痛相互贴合,就像什么也分不开他们似的,他们的手掌互相贴合在对方的后脑处,脸颊相互贴着,并没有亲吻,就像是一对正在寒暄的友人,又像是难舍难分的恋人。

Coulson瞪大了眼睛,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似的说不出话。

“我不敢相信,我们分不开他们,”一个救护人员叉着腰站在Coulson旁边,“我们尝试过很多方法了,可看上去他们融为一体了,大概只有等他们肌肉恢复正常才可能把他们分开了。”

哦,Coulson心想,美国队长到底有没有那么完美可能不再重要了。

他几乎带着朝圣的心又看了那两个相互拥抱的人几眼。

他们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会在想什么呢?到底想什么会让他们不顾一切的护着对方的要害部位呢?

情感让完美的人不完美,却更更真实更完整。

有这样伟大友谊的两位,怎么可能不真实呢?

当然等很久以后Coulson明白他们之间还真的不止是友谊的时候,他虽然童年幻灭,但确实无法不被感动。

他时常看见他们俩并肩走在一起,甚至不小心撞见过他们亲吻他们拥抱,就像任何普通相爱的人一样,眼中闪着光,脚下的影子和脸上的笑容纠缠在一起。

他有时能听到别人说起他们并肩作战的样子,也有机会亲眼得见他们一起工作时候的样子,就像分别为对方为生似的,眼神无所惧畏,后背相互依靠,他们是对方的盔甲。

Coulson心想,那生命最后一刻的相拥,不过是他们生命里最平凡的小事了吧。




04

Bucky懒洋洋地瘫倒在沙发上,朝从厨房里捧着桶爆米花的Steve招招手,“快点,肌肉没长腿上么?电影快开始啦!”

Steve在他屁股旁边坐下,“家里看电影,暂停就好啦,”他把手里的爆米花推给Bucky,“我特地多涂了奶油……今天看什么?”

Bucky哼哼两声,“我也不知道,你知道我不查电影简介……就是Tony给我的那一大堆电影里的……我看看,”他拿起一边的盒子,“封面是……一个女人,”他吹了声口哨,“真漂亮,好像叫……五十次初恋?”

“我好像知道……我在21世纪必看爱情电影清单里看到过,”Steve看了Bucky一眼,“应该不会太烂。”

“是啊……”Bucky抓了把爆米花有些含糊地说,眼睛紧盯着屏幕,一副将要沉于电影的样子。

Steve又偷眼看了一脸认真的Bucky一眼,也便不再说话,专心于电影。

故事说老套也不算老套,说不老套也非常老套,女主角一直在失忆,男主角一直在重复让女主角爱上自己。等电影放了大半,女主角觉得自己会是男主角的累赘,在大雨中哭着求男朋友分手的时候,Steve余光分明发现Bucky攥紧了裤子,他偏头看Bucky,对方的绿色眼睛闪着泪光,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咬着唇,一副被电影里的男女主角深深感动的样子。

Steve心说这人真是有把喜剧看出灾难片的意思,轻轻往他那里靠了些,Bucky大概是感受到Steve的接近,把头向Steve那里靠去。

“Steve……”

“嗯……?”

Bucky眨了眨眼,眼睛低垂看着自己的膝盖,“如果我每天失忆……”

Steve咯咯地笑起来,“你变了,少女得都这么自然了哈哈哈。”

Bucky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会Steve,继续投入电影。

电影当然是传统的大团圆结局,男主角带着女主角和他们的孩子一起实现了梦想。Bucky看着屏幕上的TheEnd,砸了砸嘴,拍了拍Steve的大腿,没有看Steve的脸,起身朝自己房间走去。

Steve感觉Bucky有些奇怪,就跟上Bucky一起朝他房间走去。

最后Bucky停下脚步,“我不知道,我总是觉得……有些事是真的,我可能……真的会记不住你……”

Steve看着他有些迷茫的绿色眼睛,深吸了口气,“别多想了,”他朝Bucky靠近一步,“就算你记不住我,”他直视着对方的眼睛,“那也算小事……就像那个男主角一样,我总会让你记起我的。”

Bucky抬眼看他,眯起了双眼,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给了Steve一个微笑,没有说什么,回到了自己房间,关上了房门。

---------------

隔了几天的晚上,他们又瘫倒在沙发里,分享刚刚做出来的爆米花,看这70年他们错过的电影。

“好吧,”Bucky挑高眉毛,“这是Sam推荐的,说这是个特殊题材,要看么?”

Steve皱皱鼻子,“可这个好像在21世纪必看电影排行里,”他朝Bucky身边靠了靠,“就看吧,总归是要看的。”

Bucky点了点头,“不会是什么风景人文记录片吧,什么断背山……”

Steve挑挑眉,没有回话。

等电影进行到一半,屏幕里的两个男主角一起挤进那个小小的帐篷里,激烈的纠缠着亲吻着的时候,Bucky倒吸了口凉气,“……这算什么……?”

Steve在也皱着眉,“我不知道……两个男人谈恋爱么……?”

Bucky撇了一眼Steve的表情,然后有些失望的撅着嘴,“这……很怪,没错,这很怪。”

“并不,”Steve抓着遥控器,手指在暂停键上摩挲,“只是两个人谈恋爱,没什么奇怪的……你觉得很怪么?”

“不不不,”Bucky摇着脑袋,“之前军营里就有……”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别打扰我看电影,快别说话了!”他拍拍Steve的大腿,把他往自己的另一侧移了移。

Steve也没有不依不饶,也把目光重新投掷在屏幕上。

等电影终于结束,等男主角把衬衣挂在衣柜里,Steve余光看见Bucky的肩膀在颤抖,他偏头看去,对方湖绿色的眼睛泛红,咬着唇,一副将要落泪的样子。

他吸了吸自己自己也有些酸涩的鼻子,朝Bucky靠了靠,伸过手臂,把Bucky揽在臂弯里。

“我们……”他靠近Bucky的耳朵。

Bucky打断了他将要出口的话,偏头迎上他的靠近的嘴唇,在他嘴角轻轻地说,“我知道……别说。”

然后他蜻蜓点水似的,触碰了Steve的嘴角。

他注视着Steve蓝色的眼睛,“这是小事情,不需要你来说,”他眨了眨眼,“我理解的对么?”

Steve皱着鼻子,耸了耸肩,“小事情,你说了算,你说的……”他正式吻向绿眼睛那人红润的嘴唇,“都对。”



Fin

惯例+1



Bucky软着腿坐在餐桌上吃早饭,Steve,他的同居男朋友一早上就出门了,据说是要去什么演讲,所以他有些无精打采的扒拉着早餐,心里盘算着Steve大概是几点出的家门。

啧,等他醒来的时候旁边已经没了Steve的体温,但桌上的早饭却温度正好,这到底是怎么样一种超能力啊。

等他吃完早餐,实在不知道干什么,拉着自己的身体摔进沙发里,半眯着眼,打开了电视。

他托着下巴换了几个台,发现实在没什么好看的,就切换到了新闻台,决定看看自己男朋友的演讲。

看在上帝的份上,他从来不看Steve演讲,这太……诡异了,一个平时对你大大咧咧你甚至见识过他各种丑态的人居然在台上画风差异这么大,Bucky总是感觉无法接受。

一换到新闻台,赫然就是他男朋友放大的脸,他砸砸嘴,感叹电视上的Steve有些显胖,根本没有本人帅气的同时,竖起耳朵,打算好好听听这个传口销聚聚,今天能扯出什么花来。

“我今天,要宣布一件事……”

啧,别用这种宣布婚讯的语气说话啊,Bucky看着屏幕里被忽然亮起的闪光灯直接照在脸上的Steve,没由来的有几分紧张。

“我想……是时候坦白了,这可能是个令人失望的决定。”

“6月26日,我想大家也都知道了,有种婚姻正式在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上合法了,对此,总统先生也说,每个人都有被爱与爱的权利……”

“之于我本人来说,我想我先是SteveRogers,再成为美国队长本身,我并不是什么无私奉献到忽视自己需求的人,所以我想是时候了……”

“在成为美国队长之前,我更想先成为一个人的丈夫……”

“这个人你们可能认识,可能不认识,但这个人无疑是一名男性……”

“我正在做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我几乎在当着全国人民的面出柜,可我必须这么做……”

“在明白我爱他之前,我只想成为英雄,最好的结局是作为英雄死在战场上……”

“在明白我爱他之后,我再也没动过成为英雄的念头,我只想让大家好好的活着,让彼此深爱的人好好活着,因为我懂,我想好好回家……”

“爱让我变得自私,爱是我的软肋。”

“可这份爱……”

“让人,至少让我更加强大……”

“你们可能会反对我今天的这项决定……”

“但我相信我永远不是一人。”

“爱会得到胜利。”

“谢谢……现在我要回家求婚了!”Steve鞠了个躬,一步一步地走下台,没有因为任何一位记者向他伸来的话筒停下脚步。

屏幕上再找不到他的影子了。

这时候Bucky的手机响了,他手忙脚乱的从裤子口袋里摸索出来,Steve给他发了条短信。

“马上回家。”

Bucky犹豫了一会儿,没有回复,而是起身下楼等在门口。

不知道过了多久,Steve骑着他的哈雷出现在路的尽头,Bucky向他挥了挥手。

“Bucky……”Steve从车上下来,“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Bucky皱着脸表情浮夸地装傻,“你说。”

“我会做饭,会洗衣服,会省钱,会打架,会画画,你想我会什么就会什么,我还会把你的房间装修成书房,不摆床,还会跪下来把戒指套在你的手上……”他向Bucky靠近,“我们结婚好不好?”

Bucky表情十分浮夸万分嫌弃的继续皱着脸,“可我更喜欢刚刚演讲的你……但好吧,勉强同意。”他朝Steve伸出手,“以后再给你个机会,别问我了,直接按你想做的做……这根本就是眨眨眼就同意的小事啊。”

Steve对他绽放了微笑。

Fin

他们还有很多将要一起走过的小事啊。


评论

热度(419)

  1. 锦年知几时蒙辣丽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