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知几时

【盾冬】合法婚姻(15)(大结局)

克拉德美索:

改编自苏联电影《合法婚姻》,假设美国同性婚姻于40年代已经合法化。


双向暗恋梗,正剧向,HE


(1-2)(3)(4)(5)(6)(7)(8)(9)(10)(11)(12)(13)(14)




一分钟有60秒,一小时有60分,一天有24个小时,一年有365天。


 


巴基在沉睡中安稳的度过了接近两年。


 


而史蒂夫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这巴基沉睡的六千多万秒。每一秒钟他都觉得度日如年。


 


 


史蒂夫和他的团队在地球上并没有找到任何安全有效的去除掉那套洗脑密码的方法。他们甚至开始寄希望于外星人的“魔法”。


 


“这套密码的植入方式很奇怪。”索尔带来了来自阿斯加德医疗团队的讨论结果,“哪怕是传说中神秘的无限宝石的力量,恐怕也没什么作用。”


 


史蒂夫震惊的看着索尔:“这不可能……九头蛇怎么会拥有这样的能力?这绝不可能……”


 


“我不知道这么解释你能不能明白……但就算是地球之外的广大宇宙,和地球人无法理解的无限宝石的能量,也不过还是从属于这个次元的东西。”索尔努力回想着阿斯加德的科学家给与他的解释,一边试图用简单的语言诠释出来。


 


“所以你的意思是……”史蒂夫深深皱起了眉头,“难道巴基脑子里的那些东西,不属于这个次元?”


 


索尔看着他地球上的挚友眉心拧起的深印,遗憾的点了点头:“这玩意似乎来自于别的次元。或者说是另一重宇宙……而我们目前甚至都无法具体的理解这种概念,更别提妄想删除这道来自于多重宇宙的烙印。”


 


史蒂夫蔚蓝色的眼睛中少见的出现了茫然的神色,他紧紧抓住身边的沙发椅靠背,仿佛如果不这样,他就摇摇欲坠。


 


索尔担心的看着他,沉默良久,史蒂夫艰难无措的开了口。


 


“那我现在还能做些什么呢?总不能什么都不做……难道我只能守着他的冷冻舱一辈子吗?就像守着一具冰棺一样……”


 


“祈祷吧……就像凡人祈求上帝的庇护一样。”索尔拍了拍史蒂夫此刻看起来有一点脆弱的肩膀。


 


“你在开什么玩笑?”史蒂夫瞬间感到一丝愤怒。


 


“不不,别误会,吾友。”索尔赶紧解释道,“地球上的凡人以为我们就是北欧天神,但其实我们对于你们来说,只是科技更发达的外星生命。你有没有想过,真正的‘神’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史蒂夫更加疑惑的看着他,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掌握我们命运轨迹的那些未知生命,他们就是我们的神。”


 


史蒂夫一把抓住索尔的肩膀:“你的意思是,或许我们的命运是被他人所操控的?就算强大如你们这些神族,也会被他人安排命运?”


 


索尔微微叹了口气:“无论再强大,也只是和同次元内的其他生命相比。如果是更高阶次元的存在呢?如果是别的多重宇宙中的存在呢?”


 


“就像……人类玩弄蚂蚁……”史蒂夫呆呆的看着前方,“蚂蚁怎么都无法反抗人类。”


 


“你和他之间……七十多年了。对于你们地球人来说,七十年着实是一段不短的时间。你比我更了解巴恩斯的命运,可是他从不曾放弃。吾友,我认识的你也是如此。”


 


“你说得对,索尔。我永远都不会放弃。”史蒂夫的眼神再次坚毅起来,“如果蚂蚁奋力反抗,人类终究会有一丝恻隐之心放过蚂蚁。如果我拼尽全力发出呐喊声能让众神听到,或许他们也能放过巴基。”


 


“正是如此,吾友。”索尔甩起了锤子,他是时候该回去处理诸神黄昏之后,阿斯加德的一堆烂摊子了,“巴恩斯失踪了那么多年,或许异次元的诸神早就想让他不存在了。可是结果呢,他还活着,并且再次遇见了你。只要巴恩斯还活着,吾友,你依然希望尚存。”


 


史蒂夫抬起头,目送雷神化作一道电光呼啸而去。


 


 


瓦坎达的夜色安宁静谧。史蒂夫轻轻推开巴基冷冻室的门。


 


整个屋子一片漆黑,白天在这里忙忙碌碌的科学家们此刻都去休息了。只有巴基白色的冷冻舱发出清冷的光,与之相连的测试生命体征和脑电波的仪器指示灯有规律的闪烁着。


 


史蒂夫在这样微弱的光线下凝望着巴基安静熟睡的脸庞。


 


“你是1917年出生的,而我是18年。”史蒂夫将手放在冷冻舱外的玻璃罩上。


 


“你以前总仗着你比我年龄大,保护我,照顾我。可我现在身体年龄比你大好几岁了。”他对着沉睡的巴基轻声低语,仿佛稍微大声说话就会吵醒他。


 


“以前我们总吵架,每次都是你先示弱。你总是话很多,总是有很多理由说服我,但却总是最先示弱。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你付出了多少。”


 


史蒂夫将头轻轻依靠在玻璃罩上。他与巴基的脸似乎只有十几公分的距离——却似乎隔着整个宇宙。


 


“如果你现在起来和我吵架,我一定举双手投降。”史蒂夫轻轻笑了笑,“所以你敢不敢开口说句话?”


 


“又快开春了。瓦坎达的李子树都要开花了。”


 


“我替你去看过贝琪了,她把我们心心念念的巴恩斯太太独门绝技苹果派的配方抄给我了。等你醒了我可以做给你吃。”


 


史蒂夫顿了顿,幻想着如果巴基听到这句话,应该会嘲笑他“就你的厨艺?拜托,还是我做给你吃吧”。


 


他微微笑了一下,继而嘴角又很快耷拉下来。


 


“巴基,对不起,贝琪已经走了……但你别难过,她走的很安详。只是放心不下你,让我照顾好你。”


 


“大伙儿都很想你。我也很想你。”


 


“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你知道吗,你睡着之后,我曾经幻想过。如果可以穿越时空回到当初,我真的宁可和你一起隐藏起来,伪装自己,获取新的身份,重新开始生活。我们的余生不再被记录在历史里。如果必要的话,我们将会一直流浪,我不介意,不足挂齿。


 


“我多么想现在就唤醒你。你再不醒来,我就老了。”


 


“对不起,巴基,我太没用了。在这个宇宙中,我找不到去除那套密码的办法。”


 


“可我不会放弃。你也不会,对吗?我今天甚至有过一个可笑的想法。如果你知道了,一定会嘲笑我的胡思乱想。”


 


“我想到,在我冰封的这七十年间,本来一丁点你的消息都没有。所有人都认定美国队长和巴恩斯中士都已经牺牲。可是当我醒来,当历史开始改写,当我开始没日没夜的思念你,当我每天都在拼命幻想着如果你还活着会怎样……你知道吗,奇迹出现了,你又站在了我面前。”


 


“你失忆了,你经历了无比痛苦的事。可你毕竟还活着,你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当我再次看到你,我觉得人生又有了希望,我又开始期待未来……如果真的如索尔所说,次元之上还有次元,宇宙之外还有宇宙……活生生的你,会不会正是命运之神对我的恩赐。”


 


史蒂夫用他蔚蓝色的眼睛温柔的看着玻璃罩下的巴基,他的泪水一滴滴顺着冷冻舱的玻璃罩滑落。巴基依旧在安宁的沉睡,嘴角还挂着那一抹似有还无的笑容。


 


史蒂夫对着玻璃罩之下的巴基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我知道这或许太过奢侈……但我绝不会放弃,求你也不要放弃。如果你其实听得见,巴基,和我一起向命运之神祈祷吧……祈祷奇迹还能再一次降临在我们身上。”


 


 


史蒂夫不记得昨晚他是如何在巴基的冷冻舱旁边沉沉睡去。当他一觉醒来后,自己已经睡在了房间里。


 


他摸了摸有点胀痛的脑袋。昨晚上他似乎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梦,说不上好噩,只是有两个神经病不停的对他疯言疯语……但是具体的梦境,他又完全想不起来。


 


正在他试图努力回想梦境时,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思路——是特查拉。


 


“史蒂夫!快来!负责测试脑电波的科学家刚刚跟我说,在今天的测试中,巴恩斯的脑电波忽然不再对密码词有任何反应!为了确定这一点,他们反复进行了多次测试!他确实不再受那套密码的影响!我的天哪……”国王殿下完全失去了平日里淡定从容的气度,他音量奇大,激动不已。


 


“你说什么?”史蒂夫差点将手机攥成碎片,“你的意思是不是,他……”


 


“是的,就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快过来!他们已经准备好解冻他了!这真是个奇迹……”


 


特查拉说的对,奇迹竟然真的再度眷顾了他!


 


史蒂夫如离弦之箭般握着手机冲出了房间。


 


 


他曾经幻想过无数次此时此刻自己应该拥有的心情——甚至他狂奔过来的这一路,他的心脏都快要跳出胸口。


 


然而真正到了此刻,他却异常平静。


 


医生和科学家们正在巴基的冷冻室中忙碌着。


 


他不被允许进入,于是候在室外。特查拉,旺达,山姆,斯科特和克林特陪在他身边。


 


他们每个人看起来都比史蒂夫激动百倍。


 


史蒂夫看着窗外风轻云淡的春色。


 


这忽然令他想起非常非常久远之前的某一天。


 


那一天也是约莫这般的光景,风信子开花,老树抽出新芽……他和巴基在亲人们旁,笑着边吃苹果馅饼边说着话。


 


亲人们渐渐被时光偷走。


 


这个世界新旧交替得太快,自然法则如此残酷……但对于史蒂夫罗杰斯来说,其实也还算宽容——简直太过宽容。


 


他还拥有年轻的身体,他还拥有即将苏醒的巴基……他们还可以一起拥有无限可能的未来。


 


史蒂夫不由得微笑了起来。


 


 


“瞧啊!谁家的白马王子守在我门前!我可是刚刚睡醒,你要不要自我介绍一下?你叫什么来着?”


 


史蒂夫猛的转过头。


 


那个人棕色的发丝在微风中轻轻飞扬着。他只有一只胳膊,此刻正斜靠在门框上,嘴角微微牵起,冲史蒂夫熟练的抛了个媚眼。


 


特查拉等人在一旁做出一副感天动地的表情看着他们,旺达抱着克林特的胳膊,偷偷抹了抹眼角。


 


“噢,这真感人。”她小声嘟囔着,音量控制在了只有自己听得懂的范围,“这简直比泰坦尼克号还感人。”


 


史蒂夫一步上前,毫不犹豫的将他紧紧抱在怀中。


 


他们都将自己的头狠狠埋进对方的脖颈。


 


“命运真的没有亏待我。”史蒂夫想着。“他把巴基从七十年前的冰雪中还给了我。两次。”


 


他觉得他有无数缠绵悱恻的心酸和肉麻想要对巴基诉说——就像昨晚他悲伤的伏在冷冻舱的玻璃罩上胡言乱语的那样。


 


但他一开口,却依稀变回了布鲁克林那个十六岁的少年。


 


“你还欠我个戒指呢,punk!”


 


“没那个必要!罗杰斯!我们还是合法婚姻呢!jerk!”


 


“什么?什么婚姻?队长和冬兵?他们这是什么意思?”山姆一脸疑惑的大声问道。


 


但是并没有人理他。


 


 


两个月后,由于天塌地陷,山崩地裂,超反集体发疯,外星人入侵地球等众多恶俗的原因,政府手足无措的再次召集超级英雄们,并无耻的“赦免了”他们所有人。


 


再度拥有了合法身份的史蒂夫对巴基提议他们去“二婚”。


 


“怎么就不合法了?凭什么就不合法了?美利坚究竟是怎么了?资本主义这是要完蛋啊!不如你和我一起私奔去社会主义国家吧。”巴基烦躁的吼着。


 


“巴基,冷静点,那都是年代的错……不就是注销了吗,没关系啊,我们再结一次婚就好了。”史蒂夫耐心的宽慰他。


 


“Shit!莫名其妙就成二婚了,还是跟同一个人。”巴基一脚踹飞了一个易拉罐。


 


史蒂夫认真的将那个易拉罐踩扁捡起来丢进了垃圾桶里,强行拖着巴基走进了婚姻登记处。


 


 


“史蒂夫·格兰特·罗杰斯和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我没拼错吧?”登记员女士戴着酒瓶底儿眼镜,皱着眉头一边操作着电脑一边问道。


 


“没错,女士。”史蒂夫很有礼貌的回答。巴基在他身边不耐烦的翻着白眼盯着天花板上的蜘蛛网,心中保持着对美利坚的灼灼怨气。


 


“对不起,你们不能结婚。”登记员一板一眼的说道。


 


“什么?”巴基再也忍不住了,他用特查拉为他打造的崭新的振金胳膊“用力”拍了拍登记员的桌子,“美利坚竟敢不让我和你二婚!美利坚要完蛋了!罗杰斯,再见了!当不成你的丈夫我忽然没有拯救地球的心情了!我要回罗马尼亚吃李子去了!”


 


“巴基!不要胡闹!”史蒂夫严肃的拽住正在发泄不满的巴基,一边转身和蔼耐心的对登记员问询道,“那么请问您能解释一下原因吗?”


 


酒瓶底儿女士看起来拥有极高的职业素养,她一点都没有被巴基的铁胳膊吓到。


 


她义正言辞的指着电脑:“史蒂夫·格兰特·罗杰斯和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于1941年登记结婚,拥有合法婚姻至今已有七十七年……你们俩怎么回事?是来捣乱的吗?等等……你们俩为什么看起来才30岁?你们俩是这上面写着的史蒂夫和詹姆斯吗?”


 


巴基瞬间停止了胡闹,他作势掏了掏耳朵:“什么?我没听错吧?不是当年所有的同性婚姻都被注销了吗?”


 


酒瓶底儿女士扶了扶她的酒瓶底儿,皱着眉头开始思索:“对呀,理论上讲,41年结的婚,中间应该被注销了啊……这是怎么回事?系统坏掉了?”


 


她看了看眼前的两个“捣乱的”,尝试着将史蒂夫·格兰特·罗杰斯和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的婚姻注册信息进行删除。


 


“删除无效。该文件已加密,无法进行删除操作。”


 


她疑惑的检查了一下系统文件。


 


“系统运行正常。”


 


她再度尝试删除。


 


“删除无效。该文件已加密,无法进行删除操作。”


 


酒瓶底儿女士仔细的权衡了一下,又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快该下班了。


 


“系统坏了。”她摊了摊手,飞快的说道,“我不管你们两个是来捣乱的,还是怎么回事,总之我什么都做不了。史蒂夫·格兰特·罗杰斯和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这两个人——我不管究竟是不是你们俩,总之你们无法离婚,永远都别想离婚!你们一直是合法婚姻,持续了77年,并且根本无法注销。现在,公务员都是很守时的,我该下班了,你们两个,快滚出我的办公室。”


 


她站起来,用力将这两个看起来人高马大但现在一脸呆滞的“捣蛋鬼”推出了她的办公室,然后用力甩上了门。


 


 


“是贝琪。”巴基和史蒂夫并肩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巴基抬头望着天,眯起双眼——那里有他们在天国的小妹妹。他仿佛能看到贝琪在云层之中看着他们俩,调皮的窃笑,“一定是她干的……她跟我说过,而我当时根本不懂她是什么意思。”


 


史蒂夫搂过他的肩膀,用力捏了捏:“好处是,我们还是彼此的初婚。”


 


“坏处是,永远都他妈别想离婚了。”巴基嘿嘿坏笑着,“就算我一直不给你买戒指,你也只能认命了,罗杰斯。”


 


史蒂夫淡定的笑了笑,他放开巴基的肩膀,从容的站了起来。


 


“鉴于没必要向你求婚了……”史蒂夫单膝下跪在巴基身前,从兜里掏出一个蓝色天鹅绒的盒子,“而我这里正好有两枚婚戒,我刚才已经偷偷戴上了一枚,大小还挺合适……我手里这一枚,你要不要试一试?”


 


 


“我和特查拉殿下打头阵,山姆,你和旺达支援,斯科特断后,巴基和克林特补刀。”在即将拯救地球之前,史蒂夫麻利的分配完阵型,向大家挥手示意。


 


他手指上的银环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不,我和你们一起打前阵。”巴基走到史蒂夫身边,“我不仅仅是那个只能补刀的狙击手了,现在还可以兼职狂战士。”


 


巴基示威一样举了举手中的大狙,他手指上的银环也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史蒂夫对巴基纵容的笑了笑,默认了巴基的要求,特查拉噌的一声亮出尖锐的豹爪,斯科特默默戴上了拥有护目镜的头盔,克林特嘟囔着“仅仅只能补刀?我好像受到了人身攻击……”。


 


山姆盯着熠熠生辉的两个指环惊恐的说道:“你们都没看见吗?还是都在装瞎?队长和冬兵手上为什么带着一模一样的戒指?谁能告诉我这个世界怎么回事?”


 


这次终于有人回答他了——旺达浑身萦绕起激动人心的红光:“这是爱情,他们俩都结婚快八十年了!你们这些直男根本不懂。”


 


“山姆,别装傻了,我来告诉你真相!”巴基扛着狙击枪兴高采烈的奔向前方,“小混蛋史蒂夫,我亲爱的丈夫,我爱你!特别爱你!”


 


“我也爱你。”史蒂夫温柔的回答他,一边冲到他身边保护着他,“巴基,我永远爱你。”


 


而阳光将他们俩的身影一起镀上了一层无比坚固的金边,就像他们永远无法注销的合法婚姻一样——就像七十年来他们从未分离过一样。




------------------------------------------------




最后一章字数爆的有点多……这篇文终于完结了,过程中写的我也是把自己虐过来虐过去的,估计读文章的你们也一样……


接下来准备开个新坑,还是盾冬为主,主题大约是奇幻AU。应该是一个欢乐的轻喜剧——我得修复一下写合法婚姻时无比自虐的心情了,希望下一篇文大家也能喜欢:)


谢谢坚持看到结局的所有妹子们。



评论

热度(1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