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知几时

【盾冬】异途同归(番外一:一个寻常的春日)

克拉德美索: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大结局)




番外一:一个寻常的春日


 


三年后。


 


北部王国诺斯达安又迎来了春日盛典,斯托里茨都城的中心广场依旧人山人海,但今年的长明灯已经由魔力驱动换成了电力驱动,亮度增加的同时减少了资源消耗,而这一切都归功于王国首富史塔克侯爷从三年前开始研究的各种古怪的创新发明。


 


托尼·史塔克侯爷穿着一身难以评价审美的金红色奇怪铠甲——穿着铠甲的侯爷好像莫名长高了不少——站在城墙上宣布诺斯达安迎来了科技与魔法并肩发展的伟大时代。


 


而稳稳站在他身边率先鼓起掌来的,是一个长得跟普通人类一模一样、说起话来温文尔雅的机械管家。


 


 


趁着春日盛典,娜塔莎把克林特约了出去。在一间气氛不错的咖啡馆中,娜塔莎看着对面羞涩的蜷缩在座位上的克林特,轻轻叹了口气掐熄了最后一支烟。


 


她干脆利落的掏出了一枚流光溢彩的佐洛特合金镶钻戒指,对克林特半跪了下去,气势汹汹的说:“你这个该死的胆小鬼,老娘等了你三年你还是不敢表白,老娘只好自己来了——我从小就被生母抛弃,一直渴望拥有一个真正的家,你愿意给我这个家吗?”


 


克林特惊恐的看了看戒指,又看了看娜塔莎美艳的脸,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然后向后一仰晕了过去。


 


 


斯托里茨不那么繁华的地段,坐落着一栋不大不小的别墅,看起来没那么起眼,却很是温馨可爱。


 


别墅的后院中,斯科特和山姆正在一起陪着越长越大,越来越胖的红翼减肥——变小骑在蜜蜂上的斯科特和飞在半空中的山姆你追我赶玩的很开心,而红翼懒洋洋的梳理着羽毛看着他们,丝毫没有参与进去的意图。


 


史蒂夫在切肉,旺达在削土豆,围裙上写着“kiss the cook”的巴基正在将材料逐一丢进浓汤中——围裙是他按照记忆中在另一次元厨房里的样式做的,他很喜欢这个样式,而他的头发有点长了,有一缕不听话的掉下来遮住了眼睛,史蒂夫放下切好的肉段,擦了擦手,温柔的帮巴基把头发绑了起来。


 


旺达向窗外望了望天色:“为什么娜塔莎和克林特还没回来——你们说娜塔莎能成功吗?”


 


“谁能抵挡她的求婚?”巴基嘟囔着,舀起一口浓汤小心翼翼的试了试,露出满意的神色,“就算我也无法抵挡。”


 


“那可不行!”史蒂夫飞快的挠了一下巴基的腰。


 


“噢噢,别害怕,小史蒂夫,我会跟她离婚的……嘿!不许再挠痒痒了!哈哈哈哈这很犯规哈哈哈哈哈!我跟你拼了哈哈哈哈哈……”巴基扔下勺子和史蒂夫打闹起来。


 


旺达淡定的接过汤勺,继承了做饭这项严肃而伟大的使命。


 


 


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史蒂夫和巴基的调情。


 


“见鬼,他俩不是有钥匙吗?”巴基一边推开史蒂夫一边跑过去开门。史蒂夫和旺达期待的看向门口,情不自禁的露出了“恭喜求婚成功”的喜滋滋傻笑的表情。


 


巴基有点兴奋的打开了大门,索尔和洛基双双站在门口。


 


巴基猛地关上了大门。


 


“嘿!巴恩斯!你看见我们了!快开门不然我就把你们的门打碎!”门外响起了洛基不满的呼喊声。


 


“弟弟,别这样,我们是来做客的,他们是朋友,不能用暴力解决问题……”索尔苦口婆心苦苦相劝。


 


“闭嘴,你这个蠢货!如果不是你,我们根本用不着跑这么大老远来……”


 


史蒂夫和旺达面面相觑。


 


巴基不耐烦的再次打开了门:“够了够了别吵了,你们龙族真是烦透了!你们到底来干什么的!”


 


洛基一脸不爽的站在后面,而索尔小心翼翼的从口袋里捧出一枚蛋:“洛基是冰龙,温度太低,孵了三年都没孵化……能不能让你们的不死鸟帮忙孵孵蛋……?”


 


巴基沉默了三秒钟,让开了身子并丢下一句:“没有做你们俩的晚饭。”


 


洛基随着索尔走进屋子,一边嫌弃的看着这栋不大的别墅中的摆设,一边反唇相讥:“我不介意食用人类当晚饭。”


 


索尔在史蒂夫的指引下去了后院找山姆和红翼。


 


不一会儿,后院就传来了各种乱七八糟的喊叫声。


 


“着火啦着火啦快来灭火啊!!!”——惊恐的斯科特。


“红翼!你怎么了红翼!我第一次知道你吐的火也能烧焦自己的羽毛啊……”同样惊恐的山姆。


“我儿子要熟透了?!”——更加惊恐的索尔。


“洛基,你是冰龙,快出来灭火!!!那可是你亲儿子!!!”唯一还勉强保持着冷静的史蒂夫。


 


而前厅中,洛基和巴基正在进行毫无意义的唇枪舌剑。


 


“啧啧,你以为我很愿意来?蝼蚁的饭菜,一股臭味……”


“滚开,我不和脑子不好使的蜥蜴说话。”


“难道你这只蝼蚁的脑子就很好使?听说你脑子早就被嗨爪玩坏了!”


“滚开,我不和秃顶的蜥蜴说话。”


“蝼蚁你是不是瞎了!我这叫什么秃顶?你语文是不是没学好?我只是人形状态的时候发际线有点靠后!”


“滚开,我不和大脑门儿蜥蜴说话。”


“你哪儿来的自信啊蝼蚁?你以为你脑门儿很小???要不要给你个镜子照照?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真是不可理喻!!!”


“蜥蜴!”


“蝼蚁!”


“蜥蜴!”


“蝼蚁!”


 


“你们在说什么?这么兴高采烈的?”巴基、洛基和一直在观战的旺达一起向门口看去,只见娜塔莎扛着晕倒的克林特,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进来。


 


而克林特手指上有一枚闪亮亮的戒指。


 


“你成功了!!!你们!!!啊~~我也觉得好幸福!”旺达脸上露出梦幻般的神采。


 


“他接受了你的求婚并且晕了过去?”巴基好奇的看着昏迷的克林特。


 


“说反了,他先晕了过去,然后我给他套上了戒指——谅他也不敢不答应。”娜塔莎一手扛着克林特向楼上走去,一手捂着鼻子,“哪儿来的这么大糊味儿?”


 


“汤糊了?!”巴基和旺达向着那锅被遗忘了很久的浓汤扑了过去。


 


“索尔你这个蠢货!!!你在搞什么!!!”洛基向着火的后院中那枚可能已经被烤熟了的龙蛋扑了过去。


 


整栋房子乱成一片。


 


 


纽约布鲁克林的一间公寓中,巴基正在发火:“咱们所有的第一次都被那两个混蛋用光了!第一次约会没了!第一次上床没了!第一次宣布在一起让同事们大惊小怪也没了!而今天!今天我竟然才发现!连结婚证都被他们俩提前领了?!天哪!我根本忘不了那个办事员像看两个白痴一样看着咱们的眼神……”


 


今天天气晴朗,风和日丽,是个良辰吉日,史蒂夫和巴基本来打算去领证,他们穿上了最好的西服,喜滋滋的出了门,甚至还顺手买了一袋李子。


 


结果婚姻登记处的办事员在“失忆老人救治中心”和“纽约布鲁克林区精神病院”之间犹豫了一下,最后选择了比较省事的“把这两个捣乱的直接赶出去”。


 


“不然我们去离婚吧?第一次离婚总归能赶上了吧?”巴基忽然亢奋的看着史蒂夫。


 


“这绝对不行!巴基!冷静!!!”史蒂夫飞快的扑向了巴基阻止他的邪念,顺手将手中的李子向后一丢——


 


李子从塑料袋里飞了出来,砸向了他们巨大的穿衣镜。


 


预料中穿衣镜被李子碰撞后破碎的声音并没有传来——穿衣镜的中心忽然出现了诡异的泛着迷幻色彩的漩涡,几只李子被那漩涡旋转着吸了进去。


 


巴基和史蒂夫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穿衣镜波动了起来,仿佛腾起了层层雾气。


 


当雾气逐渐散开后,史蒂夫和巴基一起站在镜子面前,惊讶的看着镜中的画面——山姆和斯科特正在追逐扑扇着翅膀浑身着火的红翼,索尔惊恐的看着洛基对一枚好像被煮熟了的蛋吐出一串串冰霜气息强行降温,史蒂夫、巴基和旺达正在看似一团糟的厨房中手忙脚乱的收拾残局,画面里并没有娜塔莎和克林特,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噢……看看这群傻瓜……”巴基和史蒂夫有点怀恋的看着里面的那个稀奇古怪的世界,和那群稀奇古怪的人。


 


“如果走进去,我们会怎样?”巴基指着画面内的巴基,有点跃跃欲试,“是不是就能直接去找那两个用光了我们第一次的人算账了?”


 


“你想去吗亲爱的?”史蒂夫温柔的看着巴基,“你要知道,无论去哪里,我都会陪着你的。”


 


“回不来了的话要怎么办?”巴基皱了皱眉头。


 


“总能找到回家的路……”史蒂夫笑了起来,“不过只要和你在一起,说实话,去哪里我都不在乎——我们只要在一起,哪里都是家,一起流浪也不足挂齿。”


 


“那么我们……”巴基笑嘻嘻的牵起史蒂夫的手,“既然他们已经够乱的了,那就不差我们多添点乱了!我们去给这些家伙送个惊喜吧!”


 


“或者惊恐?总之随你。”史蒂夫握紧巴基的手,然后并肩走入了那个穿衣镜中。


 


与此同时,斯托里茨城墙上的史塔克侯爷,列斯之森法师塔中的寇森大法师,海之国摩拉刚刚即位不久的朗姆洛大公,以及花了三年时间殚精竭虑将瓦坎达治理得井井有条正准备放下俗务出国散心的特查拉陛下,都同时感到心中莫名的一凛。


 


 


这将会开启一段崭新的冒险吗?没有人知道——毕竟这只是诺斯达安的一个寻常的春日。


 


番外一·完




(番外二)





评论

热度(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