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知几时

【盾冬】击杀美国队长行动方案 (下)

鬼畜了天下:



●盾有点切开黑


●也许OOC


————————————————


(7)


友军的子弹真要命。



Zemo的警告比枪响晚了一秒,Barnes险些被一梭子掀翻,但Steve闪电般把他按在两排座椅间狭窄的空间里,Barnes眼泪差点给撞出来。



“这场电影搞砸了。”队长抿紧唇有点遗憾,第一波子弹的暴雨席卷过后他的手还是摁着冬兵,死死地将他钉在地面。



“干!你他妈认真的?”Barnes给他摁得心里火起,妈的,套路,全是套路。



接下来的发展是不是就是他良心发现决定倒戈神盾,和美国队长肩并肩手携手反杀九头蛇,从此王子和王子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这什么垃圾剧本。



Barnes冷笑,砍掉一个头长出两个,九头蛇的大旗永不……



火光借给黑暗几秒钟的光亮,一条人影突然扑过来,冬兵眼见美国队长精准卡住了来人的脖子,随即结结实实一脚踹在了裆上。频道里响起整齐划一的吸气声,冬兵下意识夹紧了双腿。



等会儿,小兄弟没了还能长吗?



“咱们换家影院看。”Steve把他从地上捞起来,黑暗中子弹带起串串冷风,Barnes趁他分神挥出了一拳头,对方踉跄一步捂住鼻子,没有还手。



“看个屁!”



“你心虚什么?”



“你他妈——闭嘴。”



“看完电影一起吃个饭,罗莱夫人的苹果馅饼做得很好吃。”



“……我讨厌苹果馅饼!”



“墨西哥鸡块。”



“我讨厌鸡肉!”



“菲尔德鲈鱼卷。”



“你他妈能不能闭嘴?”




Rumlow再也看不下去了,他朝着冬兵吼了两句:“Barnes,你还没完成任务,这里是行动现场不是GV拍摄基地!”



远远传来一声不亚于他音量的怒骂,“你他妈才Gay!你全家都Gay!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女友都是充气的!”一声清脆的啪咔声,冬兵的声音更加愤怒,“老子的通讯耳麦!要赔钱的!”



Rumlow隔空竖起中指,Zemo顾问的眉头皱起来能夹死苍蝇,他果断按下了手上的控制器,电磁束缚场立刻在黑暗中生效。美国队长和冬兵花式摔跤的动作骤然凝固,Barnes感到手臂像绑上了十几个沙袋一样沉,显然Steve也有同样的感觉,被射得千疮百孔的幕布亮光暴涨,九头蛇特战队十二只枪口瞬时对准了这里。



被枪口指着的感觉绝不会太美妙,无论那是来自队友还是敌军。Barnes下意识把手横在Steve前面,看在上帝的份上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除了可能背上叛变的名头外没有任何帮助——可能因为美国队长没有盾牌,美国队长也没有九条命。



Zemo露出一个九头蛇成员们熟悉的笑容,意味着冷漠、算计和有人要倒霉了。他举起枪,对准了Steve Rogers,“天啊......看看你Soldier,你太让我失望了。”Barnes想说两句周旋的话,可是喉咙变得难以想象的干,他的手轻微地发起抖来。



面对着死神的阴影美国队长岿然不动,他生前的最后一句话是:“那我们去喝酒吧Barnes。”



不知道以后研究队长生平的人会怎么想这句临终遗言,冬兵瞪大眼睛,血管里像灌了冰,Steve Rogers将盖着国旗下葬......



下......葬???



Zemo看了眼自己的枪,再看了眼毫发无损的Steve,仿佛刚刚那一枪只是错觉。顾问不甘心地再度扣动扳机,一道隐形的护盾阻拦在他们之间,子弹在距队长身体两公分的地方弹射开,变成一颗捉不到的星星。Steve试着动了动自己的手,在口袋里费劲地掏出手机,表情诚恳,“我订票了?”



“.......”好像有什么不对。



Barnes心情复杂地看着Zemo愤怒地射空了一匣子弹,外加Rumlow和小队其他人的,然而没有一颗能跟队长做亲密接触,顾问感到一股被神盾黑科技狠狠羞辱的挫败。他气急败坏地摔下眼镜,“除了那个该死的盾牌,神盾还他妈给你加了什么装备!”



美国精神的代表耸耸肩,以示自神盾局的无辜。“Tony Stark借走了我的盾牌,作为补偿给我强行配了个他的新研究,大概作用是挡下热武器攻击......听说还附加了雨衣功能。”



“你只需要告诉我它叫什么!”



Steve回想了两秒,欲言又止。“‘主角光环1.0试用版’......”



勤勤恳恳、鞠躬尽瘁的Zemo顾问从未像现在这样觉得世界对反派这么不友好过。



(8)



三周后



九头蛇摊上了大麻烦,并且元气大伤,这个麻烦来自政府、来自同行,也来自那个该死的顶着主角光环的美国队长,天知道九头蛇的上层做了多大的努力才避免了基地暴露和全体员工上通缉令的惨烈命运,但美国队长总是能神乎其技地次次摸进新的落脚点里。



无论这个落脚点是临时的、稳定的或者简陋的、高端的,他总是能在人员整合的第二天踏进这里,然后准确的在人群里找到James Barnes。接下来就是一场难以形容的双人摔比赛,Steve一面叫着“Bucky”一面把对方的手反剪到背后,冬兵的回答往往是“谁他妈是Bucky”顺便一脚踩在队长脚面上。



旁观者从一开始的惊恐戒备剑拔弩张发展成后来的习惯冷漠以及“你看我有想理你们吗”的模式,Zemo必须承认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他们已经能够淡然地开赌盘赌今天谁赢了,Rumlow每次都能赢得口袋撑破。



按他的话来说根本不需要赌谁赢,反正都是冬兵赢,美国队长没有一次下了杀手。反观Barnes,他像一只踩了尾巴的猫,喉咙里发出吓人的呼噜声,手上的动作迅速但着实没造成什么实际伤害,硬要说这只能算一场“受虐综合症患者”和“口嫌体正直患者”之间的长跑拉锯战。基于这点Rumlow建议开新盘口,直接赌他们什么时候上床算了。



冬兵的回答是扔了条板凳过来,差点把他砸进西部脑科医院,队长的回答就温和多了,他只是摇摇头义正言辞地告诉Rumlow他们连吻都没接过。



冬兵也向他扔了条板凳。



Barnes的拳头落在桌子上,上面立刻出现了一个拳头状的浅坑,Zemo面无表情地在本子上添了一笔损坏记录,通通从他的工资里扣。



“闭上你的嘴会死吗!我现在就送你进美利坚养老院!”



“你就是心虚你吻技不行。”Steve指出这点,立刻招来了更猛烈的打击,会议室玻璃门碎成渣子,吃瓜群众开始考虑要不要暂时退到监控室里去。



“再不济也比你这个九十高龄的老人家好。”冬兵反唇相讥,众所周知美国队长被挖出来后连一条花边绯闻都没有,平时都在为各种任务忙碌,应付各方暗杀,没有时间谈恋爱也没有时间约炮。



“到底谁更好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Barnes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冷笑道,“你以为我会上当吗?”



Steve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架住一记直拳身体猛地往下一沉,脚下因为大块玻璃渣滑了一步,冬兵没来得及收住力他便失衡一头撞到桌角上,队长捂住额头闷哼一声好半天没动弹。Barnes心里一紧,看见红色的液体从他的指缝间透出来,骂人的话都忘了说就要去掰他的手看伤口。



Steve头上流着血冲他微笑,突然扣住他的手腕,“上当了Bucky。”



冬兵直男人生完整地终止在这个吻里,他非常气闷的想起除了激将法,世界上还有一种套路叫老人碰瓷。




大家纷纷后悔为什么没提前准备墨镜,而Zemo沉着张脸在美国队长绝密资料本上补一条:美国队长,真他妈不要脸。



(9)




“好好谈场恋爱怎么样Bucky?”


“……把你搁我屁股上的手拿下去再问我!”


————————End————————


三次忙到爆炸的我是一个人吗……我大概是一条狗(눈‸눈)

评论

热度(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