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知几时

【盾冬】与你的三个故事 (下)

鬼畜了天下:

●无聊指数999,依旧随意阅




●偶尔也会觉得自己脑洞真乱




●也许OOC




————————————————




(3)


 


爆炸声传来的时候美国队长刚进大楼,承重柱崩下一层白灰,细微的裂缝顺着柱身扩散延展,队长听见频道里哔哔啵啵的杂音,马上传来一道闷响,随即开火声盖住了所有。第六层没有什么火力,因为冬兵早就把这里清空了一遍,他的任务是找到大使的女儿,但看起来似乎比平常棘手一点。


 


Steve给地上没晕透的那个家伙补了一拳,转过墙角的绿植,发现了占据各个有利狙击点的特勤组成员,为首的人冲他点点头,告诉他Barnes已经从安全窗潜进了那个房间,他们只是在这里阻断剩下的可能增援。话音未落,尽头的会议室门突然被一拳擂开,冬兵抽回自己嵌进门里的拳头,踹开门,弯腰捞了什么东西起来。他拖着一个半死不活的成年男人走出来,一个蓝色衣服的小女孩伏在他肩上哭。


 


男人的脸已经肿成了猪,特勤队设法把他扛起来,小女孩紧紧扒着冬兵背上的蝎式冲锋枪凹槽,眼泪鼻涕糊在他的作战服上,Steve很肯定冬兵伸手扶着孩子的动作是想把她扯下来塞给自己,但她抓得太牢,Barnes只能抿紧唇按原定路线迅速撤离。


 


后来的新闻报导和目击者口述一致认为冬日战士是在扛一个麻袋而不是小姑娘,不过照片很意外的席卷了半个美国的杂志封面,连Tony都吐槽Barnes抢了这个月所有的风头。


 


这很糟,对Barnes来说。虽然全世界都知道他现在为神盾工作,而且面具下的那张脸已经不需要怎么隐藏了,但对于一个资深刺客来说这种曝光打击还是毁灭性的。他无法习惯在花花绿绿的各色纸面上看到自己的脸,也不觉得面无表情的自己跟一个哭成鼻涕虫的小女孩有什么深挖的价值。


 


据说这是一种反差萌。


 


美国队长拿到照片时深以为然,然后把这张照片夹进了记事本里,冬兵在他右手边目睹了这一切,包括Steve没忍住的笑意。他把枪械拆得咔咔响。


 


“神盾方面为什么还不叫停他们?”


 


Steve喝了口咖啡,看着Barnes把一把德国枪拆成零件,手指速度很快,具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优美,他盯着暗金色的枪壳,有点走神。“......我想他们大概想向公众塑造一种‘不危险’的印象,最近神盾在这方面相当低姿态,你知道,复仇者们的形象一直不太稳定。”


 


“我们本来就很危险。”冬兵想了想道,“一个人可以炸烂一个皇后区。”


 


“每个人都一样危险,不一定非得炸翻街区。能力、伤害和危险中间有很多等号,但事实上不是那么回事......何况在我看来你是我们中最不危险的一个。”


 


“因为我的机械手还没追上神盾最新的技术吗,还是上周的搏击我输了?”冬兵把弹匣甩进枪里,明亮的光线下金属合页开合,像活物一般发出咬合声,他的眼睛似乎永远这么平静澄澈。


 


他们都明白“危险”的意思,那是良善和血液已经褪色的人们的形容词,所以Steve没回答Barnes这个淡淡的调侃,他揉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抿起来的唇角,在那里尝到了短暂的、须后水的味道,很冬兵,当然也很Bucky。


 


“今天抢到公主了吗,Mr.Dragon?”


 


“什么?”冬兵狐疑地问。


 


“一头远古巨龙,又大只又懒,重点是他还叫James Barnes。”队长说。


 


巴顿公国有一头臭名昭著的龙,双翼,独角,喷出的火能烧干净三个小镇。国王有一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公主,他日夜担心这头龙会像他远古的祖先一样,在某一个月夜飞来,从窗口把公主抢走。


 


国王过度焦虑连头发都掉了一半,他想来想去把全国最英勇的骑士找来,送他一把利剑,要他干掉恶龙。


 


Steve骑士表示这根牙签连龙的鳞片都刺不穿,而且据他所知龙很懒,生吃羊羔不带烤熟的,他连喷口火都不愿意。国王听后觉得很有道理,然后还是派人把骑士送出了城。


 


“是这样的Rogers,比起龙,我更想要他洞穴里藏着的那些财富,你知道,那是积年累月的金子,价值整整一个国家。”


 


骑士只能上路了。他走过泥泞的乡间小路,踏过齐腰高的野草,被大雨淋得打喷嚏,被累日不落的太阳烤得汗流浃背。过了一个月,当他翻过最后一座山他终于见到了传说中巨龙的巢穴,一片乱石中的一个巨大洞窟。


 


龙有那么大那么大,尾巴有那么长那么长,龙瞳璀璨过任何宝石,他在自家巢穴的入口趴着,阳光晒在他的鳞片上,如同微风的湖面。见到陌生的骑士他掀了掀眼皮,巨口一张露出森森白牙,龙的麝香霎时灌进风中。


 


“你好,James Barnes。”他说话的时候雷霆在山谷间回荡,骑士觉得自己快聋了,龙把尖锐的前肢指甲伸了一个出去,Steve犹豫了半晌,才下马碰了碰那只可以轻易划破一百只马肚皮的指甲。


 


一个友好得过分的握手。


 


“Steve Rogers。”他说,然后觉得这个情景真是尴尬,他的剑还佩在腰上,全身盔甲,没人看不出他是来杀龙的。


 


问题是James不是人,他觉得这个牙签勇士很勇敢,已经很久没人敢来跟他说话了,再过上两百年,龙估计都要忘了怎么跟人交流了。


 


“你看起来很累,你想吃点东西吗?”龙问,骑士摇头拿出自己包裹里的干粮,他有不太新鲜的干饼、梨子还有一小罐蜂蜜和山泉水,James吃掉了他的蜂蜜,告诉他自己有更好的。龙站起来,山摇地动,乱石纷飞,James怕石头拍死他的新朋友,于是翅膀提前展开,Steve感到天黑了。他说“我很快回来”。


 


骑士等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正当他考虑要不要进洞穴摸索一遍的时候James回来了,遮天蔽日,随后吐出很多个瓶瓶罐罐,大的小的,陶瓷的银质的金质的,带雕花的不带雕花的,Steve在很多瓶罐上发现了皇室的徽章。


 


“我去国王那要的,他有一个厨房的蜂蜜。”James愉快地说,觉得这么多蜂蜜那个老头子也吃不完,浪费不是个好习惯。骑士已经开始想象国王抓狂掉头发的样子了。


 


“呃,他确实有很多蜂蜜,而且都还......还不赖。”Steve勉强回答,他的耳朵嗡嗡直响,真怕这头龙是话痨,还好他不是,龙比他想象得要安静。


 


那么多年没人造访,换谁都不会变成一个话痨的。


 


他们在一起吃了一个下午的蜂蜜,晚些时候龙邀请他进洞穴,里面干燥暖和,充满了各种乱七八糟的玩意儿。骑士发现了纺车、铁锤、破布、一半的雕像、染了色的石头,独独没有金币或者金块,山壁也没发现任何暗门,Steve皱起眉,胃往下落,如果没有金子国王的胃口不可能得到满足。


 


他一定还会派更多的骑士来造访巨龙。


 


“你在找什么?”龙好奇的问,他的眼睛很大,能看到很多人看不到的细节,骑士显得犹豫而为难,他皱眉的样子是秋天皱巴巴的树皮,那样不会好看的,James想。


 


“......没什么,我掉了枚纽扣。”Steve抓抓自己的头发。


 


他和龙吃了一个星期的浆果,又吃了一个星期的羊羔肉,再吃了一个星期的野猪肉,终于骑士决定回城了。那里什么也没有,他要这么告诉国王。龙吐出一口气,像在叹息,他的爪子在地上挠着,脸上的鳞片随着呼吸而动,峥嵘妖异,Steve忽然想摸一摸那些活着的鳞片,那是他见过最漂亮的装饰。


 


James顶得上很多个公主,虽然他是一头龙。


 


“我可以送你回去。”龙说,骑士回绝了他,Steve上马冲他微笑,James看出笑容里的勉强。国王不是个温和的人,骑士回去就不会再回来,他将失去封地失去利剑,甚至可能丢掉性命。


 


“你得去更远的地方,在我之后来的人都很危险。”


 


“还会有人来找我吗。”


 


“很多,可能源源不断。”


 


龙仔细打量着Steve,然后斩钉截铁道:“你需要金子,在人的世界里没有什么不能用金子摆平的。”骑士没说话,他想说有些事与金子无关,而且James也没有金子。“龙的心脏都是金子做的,我们的血在死后会凝固成金水,这是秘密,也是诅咒。”


 


Steve看着翠绿的龙瞳,他听出James话外的意思,那是一个活了太久的生灵的感叹。如果他说出来,无疑龙会做的,他会伏下身体露出鳞甲最薄弱的胸脯,等待命运中的利剑。


 


骑士不知道怎样的情绪控制了自己,他的心跳如鼓,撞着肋骨酸痛难安,他下马接近他,触到了那些鳞片,过了一会儿轻柔地吻了吻这头龙。


 


“......你永远不必这样做。”


 


 


 


冬兵的枪在桌上磕得砰砰直响,他脸上全是不满,Steve,一个爱讲辣鸡故事的混账。“我的角色太蠢了,我要求换剧本。”


 


“你怎么不问问故事最后?”


 


“最后是什么?”Barnes立马意识到这是个圈套,但话已经无法收回了。


 


Steve接过他手里的枪开始拆,他的速度也很快,而且几乎不用眼睛,队长边拆边想,慢吞吞地道:“骑士回去一剑插爆了国王,龙帮他烧了一堆国王阵营的贵族,他们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你觉得怎么样?”


 


冬兵挤挤唇角,忍住抡拳头的冲动,Steve那么真诚的眼神让他觉得下不去手。“扯淡,”他说,“不过最后好歹喷了喷火.....还不赖......”


 


不出意外听到了Steve压得辛苦的一阵闷笑。


 


冬日战士把桌子锤出了一个深坑。


 


(4)


 


美国队长最近脑子有毛病,冬日战士深刻地认识到这一点,不仅话痨,还喜欢讲光怪陆离的各种故事。妈的,再来一次他就送Steve去心理治疗室,不为别的,怕神经病会传染。


 


现在Barnes心情复杂地搅和一杯清咖啡,Wanda坐在对面看杂志,他们扮演一对情侣,顺便把杜克街36号的第二出口封锁了。据情报这次的家伙好像有点穿墙的本事,他拿了不该拿的文件,还试图卖给俄国人,神盾局盯了他半个月,今天是收尾的时候,容不得半点出错。


 


Steve和Natasha在花店门口选花,冬兵只要稍微转转头就能看见他的背影,修长匀称,暗藏爆发力,他低头喝了口咖啡,漫无边际地回想昨晚上Steve手上绷起的肌肉和血管。操,他们折腾得太厉害,今早上几乎不想起床。


 


目标迟迟未来,Barnes心里打鼓的同时有些昏昏欲睡,这当然不是真的昏昏欲睡,但只要闲下来他的脑子就会往远处飘。队长的声音忽然在微型耳麦里炸响,仿佛就在他身边一样。


 


“Bucky,想吃水果塔吗?这家店今天推荐。”


 


“不想,谢谢。”冬兵斩断了他的话头,怀疑Steve背后长了眼睛,对方静默了一会儿,Barnes一阵莫名的低微预感,他的勺子滑下去重重磕了下杯子边缘,引起Wanda好奇的注视。


 


Steve用的私人频道,但他确定、肯定、绝对不要在任务前听他鬼扯。


 


“......闭嘴。”Barnes嘶嘶地道,嘴皮几乎没动。


 


Steve明目张胆地笑出声,“不......不,”他低声道,“这次Bucky就是Bucky,没别的.......坐在我背后五十码的地方喝咖啡的Bucky Barnes。”


 


冬兵的手指卷起来,慢慢又松开。






Bucky就是Bucky。




 


“哦。”他干巴巴地说。


 


Wanda发现冬兵的唇角往上推了推,但这点弧度立马回到了原点,太快了,女巫觉得这多半是Barnes脸部肌肉在抽筋。


 


冬兵端起杯子疑惑地看着她,Wanda点点头,抖开下一页。


 


抽筋,没毛病。






————————End————————




蛋黄粽最好吃,端午安康





评论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