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知几时

【盾冬现代AU】美国队长今天迟钝了吗?(告白日特供,短甜一发完)

estalydia:


退役PTSD军官盾VS星巴克打工大学生冬


————————————————————————————


 


 


国防部特别勋章获得者、退役陆军上尉斯蒂夫·罗格斯有个秘密,那就是他喜欢上了中央公园旁边那家星巴克的早班咖啡师。


那家星巴克在他晨跑路线的终点附近,从战场归来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感觉自己的感官像是蒙着一层纱,看到的听到的那些东西,都像是别人的经历,都像是在看电影,完全无法触及脑海深处。虽然人在华盛顿,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现代都市车水马龙,但在他头壳深处,就是有一个硬硬的核心,始终充斥着隆隆炮火、血肉与弹片,闭上眼睛看到的都是殷色斑斑的黄沙地。


直到遇到巴恩斯。


 


他只知道他叫巴恩斯,因为胸口的铭牌上写着呢,笨!


巴恩斯在中央公园旁边那家星巴克上早班,半长的棕发在脑袋后面扎成一个小鬏鬏,绿眼睛漂亮到不像话。斯蒂夫很难形容第一次注意到他的情景,那时候内心中的仿佛开天辟地般的巨大冲击,就好像一道剑一般的光线,猛然间穿透密布的铅灰色的重云,照亮了一片全新天地。一瞬间,长久蒙在他心上的硬壳破掉了,周遭的万事万物不再覆盖斑驳灰黄,再度焕发出五光十色的流彩。他感觉自己简直重新活了过来。


这就是爱啊!虽然斯蒂夫当真很迟钝,但是他还是及时醒悟到了这一点。


而且,有那么一段时间,他甚至以为巴恩斯也对他有好感。


 


“……我每次去买咖啡的时候,他都对我笑得很好看。”斯蒂夫对他的心理辅导师萨姆说。


萨姆翻了翻白眼,心说那是职业道德吧。不过当然,他不会讲出口,因为他也很有职业道德。


“下次试着问他要电话,”萨姆提出建议,“相关数据显示,开始一段恋爱关系,是治疗PTSD的最有效手段之一。”


“我不会为了治疗我的PTSD去谈恋爱。”斯蒂夫忽然有点生气。


萨姆又想翻白眼了,千辛万苦才忍住。“上尉,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我还是建议你问他要个电话,说不定他也喜欢你呢?。”


 


第二周的辅导日。


“你和你的咖啡天使约会了吗?”萨姆单刀直入。


“呃……其实……我还没和他搭讪,”斯蒂夫满脸苦恼,“我想试试的,但……他好像有女朋友,他的同事是个很好看的红发姑娘,星期一我看到她亲他的脸。”。


“如果那真的是他女朋友,她绝对不会仅仅只亲他的脸。”萨姆无奈指出。


“这样吗?”


“当然啦,女人是很有领地意识的生物,请相信她们的直觉和占有欲,特别是当她们发现附近有潜在竞争者的时候。”


“潜在竞争者……谁啊?巴恩斯只有那么一个搭档。”


萨姆沉默,半分钟后决定换个话题。


 


再一周。


“那好像真的不是他女朋友!”斯蒂夫兴奋地向他的心理辅导师汇报。萨姆一方面深感安慰,因为罗格斯上尉的重度PTSD实在是退役士兵服务中心最难搞的案例之一,他曾经有长达半年时间不肯主动开口讲话,几乎出现了语言障碍。相较而言,现在肯积极沟通和求助,进步绝对是令人振奋的。但同时在另一方面,作为斯蒂夫的朋友,萨姆又深深感觉无力。他很清楚,斯蒂夫的智商测试分数绝对在美国人民的平均水准之上许多,但在某些方面,他怎么就那么……让人无语呢?


“周二我看到那个红发姑娘的男朋友来店里了。”斯蒂夫继续汇报,看得出他真的很开心。


“那你问巴恩斯要电话号码了吗?”萨姆决定问重点。


“这个……”斯蒂夫语塞。


萨姆无语,他就知道!


“他好像在准备考试,我早上去的早,店里基本没别人,我看见他坐在吧台边埋头看书……我上网查了查,大学期末考试就在最近。这时候说这个不太好的,对不对?”


 


接下来。


“他考完了吗?”萨姆问。他挺好奇这次斯蒂夫有什么新理由,因为看他的表情,显然上个礼拜还是没能得手。


“应该吧……不过情绪不太高的样子,我觉得他可能没考好,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了。”


“……”


 


最后。


“……斯蒂夫……斯蒂夫?”


“……嗯?我在听。”


“你怎么了?”


“我……我失恋了,我想我可能想错了,巴恩斯对我爱答不理的,他也不对我笑了……”


萨姆终于忍无可忍。


 


***


 


“哈哈,詹姆斯,你的傻大个来了,”娜塔莎用胳膊肘戳了戳巴基的肋骨,“咦?今天好像和朋友一起来的,怪不得来这么晚。”


“娜娜,哪个哪个?”过来交班的旺达兴奋地凑近,“巴基的傻大个”可是这间咖啡店的早班传说。


娜塔莎偷偷指给她看,旺达立刻发出一声惊呼:“哇塞!比我想象的还要辣耶!啧啧啧,我都动心了!”她评论。


“行啊,那换你来。”正在咖啡机旁操作的詹姆斯·“巴基”·巴恩斯面无表情回答,将位置换到了另一边,埋头奋力擦拭其实挺干净的黑色大理石台面。


旺达和娜塔莎嘻嘻笑着咬起了耳朵。


“詹姆斯快气死了,”娜塔莎对旺达说,“他对他放电放了整整一个月,每次都给他专门做爱心拉花,你猜怎么样?”


“怎么样?怎么样?快点说别卖关子。”旺达的眼睛亮闪闪,因为八卦而发光。


娜塔莎拿起一只空瓷杯,放在嘴边仰头比划了一下。“那傻大个就这么……咕嘟一声喝下去,连看都不带看的。”


“哈哈,太过分了,实在是太过分了。”旺达评论。


 


“嗨,女士们,可以点单了吗?”那傻大个的朋友站在收款台前,伸手敲了敲台面。旺达发现他长得也挺好看的,而且笑容很精神。


旺达笑嘻嘻走过去:“你要什么,帅哥?”她问。


“两杯超大拿铁。”那人回答,一边说着一边将头伸进吧台,显然在看角落里埋头干活的巴基。


旺达也在努力将头往外伸,她发现那傻大个阴沉着一张俊脸,眉头紧锁,好像失恋了一样。


真可惜啊,他和巴基蛮配的耶!


 


萨姆端着两杯拿铁走到座位边,把其中一杯放在呆愣愣的斯蒂夫身前。


“都没看清长什么样子,”萨姆说,“姑娘们倒是都很漂亮。”


“………”


“喂,斯蒂夫,别气馁,在恋爱这件事上,失败一百次也没关系,只要最后成功一次就行了。”


“………………”


萨姆绝望了,他觉得面前这蠢货没救了,已经可以放弃治疗。


 


斯蒂夫·罗格斯怔怔望着面前的白瓷杯,里面装着千篇一律的拿铁,咖啡表面飘着千篇一律的树叶拉花。他越看越是专注,越看越是郑重,越看越是紧张……突然,他猛地站起身来,几乎吓了对面的萨姆一跳。


“你干嘛?”萨姆问。


斯蒂夫根本没有回答他的话,径直走向收款台。不知何时起,他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


“一……一杯拿铁。”他大声对旺达说。


旺达呆住,这么快就喝完了?不对啊?这什么情景,赶上直播了?


娜塔莎一把推开她,满脸坏笑地问斯蒂夫:“什么杯型,我给你做?”


“我……巴恩斯先生能帮我做吗?他……他做的比较好喝。”斯蒂夫说。


“标准化流程,我保证我们店里人人做的都是一个味儿。”娜塔莎淡定吐槽。


“不不不,”斯蒂夫连忙摇头,无比真诚的说,“真的,他做的最好喝了,而且……而且咖啡上的花最漂亮,真的!”


 

评论

热度(355)

  1. 锦年知几时estalydia 转载了此文字
  2. 涛动~鹰飞estalydi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