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知几时

【授翻/盾冬】计算错误(2.2)

污冬面:

(1.1) (1.2) (1.3) (2.1)


 


“事情变得越来越奇怪了。”娜塔莎说,将背包还给托尼。她扫了一眼在道路一旁,立在山崖边的“当心打滑”的警告。“我们等下再来解决这个问题,现在我们要去确认那辆面包车。”


“这道陡坡很长,我们最好乘昆式机下去。”托尼说。


娜塔莎点了点头,向飞机走去,但史蒂夫仍然站在那里,眺望着远处的道路。“他说什么了吗?”史蒂夫静静地问道。


“他想要回这个包。”托尼说,思考着他应该告诉他多少。“他看上去很害怕,他知道他正在被追杀,可能也知道原因。”


“我得先去找他,托尼。”史蒂夫说,回头看向他。“我不能再一次失去他了。”


“我们会去找他的。”托尼承诺道,毕竟他一直冲动行事。“但我们首先要找出他们为什么跟踪他。”


史蒂夫用力点了点头,回到昆式机上。托尼紧随其后,机舱口在他们身后关闭的同时他激活启动了装甲的分解功能,装甲用最后一点电力将自己分解开来,他走出来,从柜子里拿出他的手机,打开它。“贾维斯,你在吗?”他问。


“先生,恐怕我遇到了一些故障。”贾维斯说。


“是的,装甲坏掉了。”他说。“你备份了吗?那些摄像头的记录?”


“很抱歉,先生。”贾维斯说。“恐怕我无法保存记录。”


托尼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件幸事。巴基的攻击敏捷而残酷,也许史蒂夫还是不要现在就看到比较好。而且这件事情可真他妈的酷啊,托尼不介意多看几次做点笔记。


娜塔莎带着他们完美地降落在峡谷的底部,他们一同走出昆式机,在三英尺开外发现了第一具尸体。娜塔莎皱着眉头跪在尸体旁边,伸手搭了搭脉搏,她抽回手,摇了摇头,然后抬起头忧心忡忡地望着他们。


“这些人不是雇佣兵,史蒂夫。”她说,声音犹疑。史蒂夫僵住了,娜塔莎并不是从来都把握十足,但她从不会将它们表现出来。“我认识这个人,他是神盾局特战队的一员。”


史蒂夫不敢相信地盯着她。“是弗瑞想让我们加入的那个团队吗?”他问。娜塔莎站起来,轻轻地点了点头。“为什么神盾局在追踪巴基?”


“你为什么不问问他呢?”托尼说,点点头示意那辆面包车。司机刚刚强行打开了门,滚落在面包车旁边,跪倒在地。


看向那个男人的时候,史蒂夫眯起了眼睛,他抓着男人的衣领把他拎起来,将他压在翻倒的面包车上。“你为什么跟踪巴基?”他咆哮道。


男人笑了起来,他半边脸上都满是鲜血,但史蒂夫还是认出了他:布洛克朗姆洛,特战小队的队长。他感觉到心脏狂跳,像要冲出胸腔,神盾局知道巴基的事情,也许一直都知道。


“什么?你以为那是你的朋友?”朗姆洛问他,鲜血随着重重的咳嗽声溢出嘴唇。“哦,罗杰斯,你不知道你遇上的是什么人。”


“你要——”史蒂夫刚开口,就被一旁传来的枪声打断了。朗姆洛从他手里滑了下去,一个血淋淋的洞开在他的太阳穴上,史蒂夫松开了他,后退一步。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朗姆洛的手里握着一把刀。他回过头来,看到娜塔莎站在那里,手里还举着枪。


“他正准备给你一刀。”她不容置疑地说,放下了枪。“你分心了。”


史蒂夫回头看了看朗姆洛,然后探身去看车里还有没有其他幸存者能够问话的,但坐在后排的两个人都已经在车祸中死亡了。他愤怒地大叫一声,一拳砸在货车上,他的拳头反复击打着车身,直到它几乎破裂。


“为什么神盾局想要杀了他?”他质问道。“这没有任何意义!巴基和我都曾为神盾局的前身工作!”


“他们不是想杀了他。”娜塔莎叫道。“我想他们开枪只是想让他停下来。这是一个回收任务。”


史蒂夫皱起眉,跟着娜塔莎的声音走到货车的另一头。她撬开了后箱盖,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史蒂夫的脸色变得苍白。“这玩意是我想的那东西吗?”他咬牙切齿地问,怒气在皮肤下沸腾。


“这是一个笼子。”娜塔莎静静地说。


那不仅仅是一个笼子。那是一个加强材料制成的玻璃盒子,大小正好够把巴基装进去。笼子的四角上都有钢铁束缚具,其中左上方的一个是其余部分的两倍粗细。史蒂夫转身怒视着娜塔莎。“你知道吗?”他质问道。


“不。”她说,转身离开。


“你知道巴基的事吗?”史蒂夫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拖回来,问道。


“不。”她坚定地说。没有试图挣开史蒂夫的掌握,虽然史蒂夫明白如果她想要挣脱的话,他的力量并不能帮上他什么忙。“如果我知道的话,我会告诉你的。”


“我应该相信你吗?”他平静地问道。


“我在这里,不是吗?”她反问。“我在这里,和你在一起,而不是他们。”


史蒂夫放开了她,靠在货车上,垂下了头。“你说得对,对不起。”他说。“但是神盾局——”


“他们没有告诉我。”她说。“不管他们在做什么,他们都没让我知道。也许是因为考虑到我和你的关系。”


“好吧,不要看我,他们可从来没有告诉过我。”托尼主动招供。“我经常黑进他们的系统,但要是我看到过一个关于绑架巴基巴恩斯的计划的话,我一定会记得的。”


“为什么他们会先去跟踪巴基呢?”史蒂夫问。“如果他们想招募他的话,为什么不来找我呢?”


“我想他们无法抓住他的事实或许就是答案。”托尼说,走到他们中间来。“他显然被强化过了,枪击对他的干扰就像被蜜蜂叮咬一样,他用小刀直接刺穿了我的弧形反应堆,那需要惊人的力量。更不要说他用他的手来了个字面意义上的手刹,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了。”


史蒂夫移开目光,看向了地平线。“战争期间,巴基曾经被佐拉俘虏过。”他安静地说。“他对他做了一些事情。他们从来没有发现过任何异样。我是说,他生理上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但——”


“但佐拉是九头蛇最好的科学家。”托尼接下他的话。“他在整个职业生涯中,一直致力于复制超级战士血清。”


“如果他成功了呢?”史蒂夫问,回头看向托尼,眼睛睁得大大的,很是受伤。“巴基在坠落后幸存下来,他活着,而我却将他扔在那里。我们从来没有去找过他。”


“史蒂夫,那时你不知道。”娜塔莎轻声说。“那不是你的错。”


“好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是我见到过的状态最佳的九旬老人了。”托尼说,扫了一眼队长。“我觉得他看上去比你还年轻。”


“巴基那时二十七岁——他掉下去的时候。”史蒂夫说,重重地吞咽着。“他看上去几乎和那时完全一样。也许长了一岁?最多两岁。”


“血清有这个效果吗?”托尼问。


“我不知道。”史蒂夫皱着眉头说。“血清应该可以减缓衰老,而不是完全停止。已经七十年了,这应该是不可能的。”


“伙计们,很抱歉我们不能继续呆在这里了,神盾局马上就要来找他们了。”娜塔莎说,抱歉地看了史蒂夫一眼。“我们需要暂时失踪一下,直到我们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为止。我们现在不能回去。”


“我可能有一个地方让我们休息一下。”托尼提议道。


“在哪?”史蒂夫问。


托尼脱下背包,拎起它在一只手中摇晃着。“这个背包之前所在的地方。”

评论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