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知几时

【漫威】美国队长被跟踪体验报告

鹿言:

-ooc-


巴基觉得自己离开了九头蛇,就有责任自己寻找和自己有关的一切讯息。


回想左拉之前那带着电子音的长吁短叹,说什么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好带了,你看看那个皮尔斯,眼高手低不是?还有那个交叉骨,挺努力的,但是发展空间不大。还有特战队那群娃,高不成低不就,成天就知道凑在一起玩手机。消消乐就那么好玩吗?


冬兵回答:“好玩。”


然后,左拉的小摄像头幽幽地看着冬兵:你得懂点事,知道吗?皮尔斯这熊孩子把我这边大部分数据都炸平了,但是作为反派,我必须留有一招半式在人间,以待有作为有能力的后辈们发掘。看看尼克弗瑞带出来的那些复仇者,多好啊。看看人家看看你们,唉,这届后辈不行,就知道消消乐。


冬兵摇了摇头,冷漠地捏碎了左拉的摄像头。


左拉:“你做什么!”


冬兵:“凭什么看不起消消乐。”


然后他向左拉的最后一截数据库丢了个炸弹,转身离开了。


不要回头看爆炸。纯爷们冬兵这样叮嘱自己。




冬兵无处可去,又没事可做。每当没钱没粮没装备的时候,就去抢劫九头蛇据点,一抢一个准。由于其过于神出鬼没,九头蛇只知道自己被不明人士攻击了,却无法得知对方的任何信息。可能是神盾局吗?不可能,神盾局家大业大怎么会连花生瓜子都打劫;可能是美国队长吗?不可能,美国队长这几天不是在打奥创吗;可能是黑豹吗?不可能,他的电影还没上映;可能是猎鹰吗?想什么呢,他连自己的独立电影都没有。


备受重创的九头蛇百思不得其解,硬是没有一个人想到是冬兵作祟。


记忆的恢复是缓慢的,是波折的,但是记忆中的史蒂夫一直在脑内根深蒂固。冬兵觉得这人是个线索,得跟踪,得调查,他肯定和自己有莫大渊源。上午他还在计划怎么才能找到美国队长,下午他就在电视上看到了美国队长拯救完地球后接受采访的画面。


我的妈。冬兵想。


采访接着是美国队长的“早起运动身体好”公益广告。


我的天爷。冬兵想。




想找史蒂夫•罗杰斯是一件很轻松的事。假扮各种路人,在长凳上坐着的冬兵面无表情地看着史蒂夫轻松地从自己面前跑了一圈又一圈,永远小一码的衣服和裤子把肌肉勾勒出漂亮的形状。冬兵告诉自己:要冷静,要文明看球。




史蒂夫也陷入了纠结,一边跑步一边想,没想到巴基会主动来找我。他既然不主动打招呼,应该还是没做好心理准备,我不要擅自行动,以免吓到他。于是美国队长一边跑步,一边用余光瞟向那些仿佛若无其事从自己身边走过的形形色色人,并友善地跟他们打招呼——胡子拉碴的大眼老爷爷、胡子拉碴的大眼上班族、胡子拉碴的大眼小朋友和胡子拉碴的大眼女学生。


我的妈。美国队长想。


就没有人告诉巴基他只要站在那里就可以了,不用变装吗?刮刮胡子也是可以的啊!这伪装太容易被识破了!果然九头蛇把他脑子冻坏了。正想着,就被眼前胡子拉碴的大眼老太太吸引了全部注意。


我的天爷。美国队长想。




冬兵站在街边,目送美国队长从自己身边走过,拐进了一家小饭馆。冬兵犹豫了一下,也走了进去。他压低帽子,立起领子,一看就是一个可疑人士。史蒂夫坐在了靠近窗子的位置,冬兵则选择了一个阴暗的角落。


“先生,点些什么?”


“凉白开。”


“请点付费项目。”


“星巴克。”


“我们没有‘星巴克’这种食物。”


“凉白开。”冬兵恼火地看向服务员。


“好的,凉白开。”


冬兵一边装作看菜单一边监视着美国队长,这个金发的大个子在打电话:“嗯,我在‘拐角’餐馆,嗯,好的,嗯,你们来吧。”


几分钟后,猎鹰走了进来。猎鹰大喊:嗨!今天心情好!我请全场所有客人吃牛排!!


几分钟后,鹰眼走了进来。鹰眼大喊:老子今天格外开心,请全场所有客人喝泡泡奶!!


几分钟后,蚁人走了进来。蚁人大喊:我女儿今天一周岁五周年!我请全场所有客人吃水果沙拉!!


几分钟后,红女巫走了进来。红女巫大喊:不知为什么我就是想请客!我请全场所有客人吃黄油果脯面包!!


几分钟后,黑寡妇走了进来。黑寡妇大喊:我——


冬日战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势卷了桌子上的牛排泡泡奶水果沙拉和黄油果脯面包拔腿就走,两秒不到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大家用责备的目光看向娜塔莎,娜塔莎表示无辜:我还什么都没说。


“你的存在本身就是巨大的威胁。”山姆指出。


“也许他开始怀疑了。”史蒂夫苦恼地想。


“拜托!他当然会怀疑!!全场客人只有他一个人而已啊!!”娜塔莎吼道,“这馊主意谁出的!”


史蒂夫一脸的苦闷:“我只是想让他吃好一点。”




事实上冬兵完全没有任何怀疑。一边吃一边评价着进来的客人们:威胁等级0威胁等级0威胁等级0威胁等级0威胁等级100,撤!




他抱着一堆食物回到自己位于史蒂夫家对面的短租房,一边吃一边想,我一定是错过了这些年社会风气的变化,当年我们只在小酒吧干过这种请全场喝啤酒的事情。看看现在,这群资本主义体制下孵化出的大手大脚的有钱人,随便就请全场客人吃东西!还好全场客人只有我一个,不然请到你倾家荡产。


当初他租这间房,是为了监视史蒂夫。结果发现这人过于容易被人监视了,没事就在窗前乱晃,在窗边看书,在窗边玩手机,用电脑也要把笔记本电脑放在腿上坐在窗台上用,最近更厉害了,连洗衣服都不用洗衣机了,装在盆里在窗台上洗。有时候史蒂夫会坐在窗台边上玩贪吃蛇,那诡异的手法让冬兵十分着急。


他对窗台的喜爱容易让他被人狙死。冬兵判断。而且史蒂夫品位堪忧,居然玩贪吃蛇。


后来变本加厉,史蒂夫家里来的客人也喜欢他家窗台,这帮人连吃饭都是在窗台排排坐着吃。


神盾局训练出来的人都有些过于自负了。冬兵冷静观察。




神盾局近期大面积清缴九头蛇,让冬兵失去了很多后勤补给。他要监视史蒂夫,没办法有效地赶在神盾局之前打劫九头蛇,这让他这几日囊中羞涩。


所以在看到史蒂夫晨跑时从口袋里掉出的钱包,冬兵几乎是本能地捡走了。


他一边点钱一边想:美国队长和我肯定有渊源,我得替他着想,花他的钱是为人民造福,是做好事,带动美国GDP,促进美国消费指数。


不过美国队长也太有少女心了,还在钱包里塞着一个食物清单,全是好吃安全有营养又容易烹饪的各路美食及饭店指南,上面还此地无银地标注着“为了让自己更好地吃遍新世界,特此记录。”


史蒂夫真是个细致人。冬兵心想。


我把他的食谱拿走了,他这几天没得吃。冬兵又想。


于是史蒂夫发现每天自己家门口都有一堆已经买好的各种糕点饮料零食蔬菜水果肉饼海鲜或外卖。


完蛋了,巴基太可爱了,太善良了。我要被巴基可爱死了。




冬兵每次都要花钱去买同样的两份餐食,一份给自己,一份给史蒂夫,那厚厚的一叠美金似乎很快就消耗光了。于是在某个清晨,史蒂夫跑步时发现跑在前面的某个胡子拉碴的大眼家庭主妇掉了个钱包,里面空空如也。


“您钱包掉了。”史蒂夫说。


胡子拉碴的大眼家庭主妇接过钱包,发现里面又塞了满满当当。于是满意地“回家”去了。




这种互相捡钱包的把戏持续了三个月,山姆最先看不下去了,他向史蒂夫提议:他明显发现你认出他了!你应该有下一步动作!


娜塔莎说:结个婚什么的。


山姆说:这俩人互相捡钱包已经肉麻到极致了。


克林特说:可不,而且你家巴基为什么会认为换了衣服就算是变装啊?这三个月都快变成女装大佬了吧?


山姆说:对,穿了至少七次。


克林特说:话说他消消乐玩得也不咋地,估计是受到你在窗台天天玩贪吃蛇的影响。


山姆说:就是就是,他玩消消乐的手法越来越像贪吃蛇了。


娜塔莎说:够了,真是一群八卦的男人们!




某天,冬兵拎着一堆冷餐放在史蒂夫门口,发现门上贴着小纸条,上书:“明天想吃通心粉。”旁边还挂着一支自动铅


“好。”冬兵抓起自动铅在后面写。


翌日,纸条内容:


“来时买点番茄酱。”


“好。”冬兵写。他心想,你好烦,害我跑两趟。


暗中观察的娜塔莎说:我看不下去了,需要进展。


“怎么进展?”暗中观察的史蒂夫反问。


暗中观察的娜塔莎说:交给我吧。


翌日,纸条内容:


“结婚好不好?”


“好。”冬兵写,他心想,成天买菜总归是有回报的。




于是就结婚了。



评论

热度(982)

  1. 恶人蛊白小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