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知几时

【盾冬】One Night Stand?(第四发·完结)

沉迷学习的咸鱼🌚:

一旦鼓起勇气在相恋了一个周之后说出“我爱你”就得承担相应的后果,史蒂夫清楚这点,但他怎么也想不到巴基的反应会是这样: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口齿不清、浑身发抖……


他给了巴基五秒钟时间,继续说:“我知道从朋友到恋人的身份转变过程有些可怕,但我们已经尝试了五天了,不是吗?”


巴基看着深情而专注史蒂夫,脑子一下子转不过来。所以在接下来的五秒钟里他唯一的动作就是眨眼。


史蒂夫眼里的光芒终于黯淡了下来,他放开巴基,低下头不知道该看哪里,尽量掩饰自己的失落。“我很抱歉,你可以……”


看着史蒂夫这副模样,巴基的心碎成了无数片,尽管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史蒂夫想要的答案。


“我也爱你,史蒂夫。”


你确定你们说的是同一种爱吗?


管他的,史蒂夫难过了,他不能让史蒂夫继续难过。


史蒂夫猛地抬头,嘴角不住地上扬,“真的吗?”


“当然,你怎么能怀疑我呢?”巴基捧起史蒂夫的脸,情不自禁地吻了吻史蒂夫的薄唇。


史蒂夫皱起眉头,“你犹豫了……你看上去那么震惊。”


“我只是震惊,没别的问题。”


可你的脑子里全是大写加粗的问号。


“那我可以住在这里吗?”史蒂夫走近了一步。


“啊?”巴基的音量陡然提到了不少,这完全是不由他控制的。


“你不愿意吗?还是说……你觉得进展太快了?”


拒绝史蒂夫对巴基来说是第一困难的事情,于是他重新堆起笑脸,“我是说,我们住你的公寓也可以,你看我这里……噢,你已经打扫过了。”


“我只是觉得两边跑太麻烦——我今晚就把东西搬过来。”史蒂夫说完,几乎是欢呼着用力吻了吻巴基的唇,接着继续捣鼓今天的晚餐。


你完蛋了,巴基·巴恩斯。


*


凌晨三点半。


在他们第三十五次滚到一起之后,巴基累得眼皮都睁不开了,在浴缸里享受史蒂夫独特的事后服务。


“巴基,你下个周六有什么打算?”史蒂夫的声音顺着水声滑进巴基的耳朵里。巴基往后蹭了蹭,舒舒服服地靠在了史蒂夫温热的胸口。他想了想,懒洋洋地回答:“没有什么打算。”


“我们一起去我们家的老宅怎么样?”


不知怎么的,巴基感觉到了史蒂夫的紧张,他抬起头吻了吻史蒂夫的下巴,把手里的泡沫糊在史蒂夫干净的脸上。“怎么啦,我的布鲁克林小子,为什么要回去?”


史蒂夫也不恼,只是轻轻按住巴基作乱的手。他的心跳得飞快,因为说明原因意味着告诉巴基一个事实——他一直暗恋着巴基。他可不想给巴基太大的压力。


“你有事瞒着我。”


巴基果断的语气断送了史蒂夫想要隐瞒事实的想法,史蒂夫叹了口气,小心地回答:“那是我们认识二十周年的纪念日。”


“噢,史蒂夫,”巴基快活地捏了捏史蒂夫的脸,“你居然还记得。”


过了三秒钟之后他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之处——史蒂夫一直记得他们相遇的时间和地点,虽然这可能只是因为史蒂夫有写日记的习惯,但巴基还是忍不住怀疑史蒂夫对他一见钟情。哦不,不可能,这太疯狂了。


但你对此感到十分得意,巴恩斯。


“我不是想给你压力什么的。”


“我知道……”


短促的沉默让巴基联想到了很多事情,比如他第一次在史蒂夫的怀里醒来,而史蒂夫说了“我爱你”。一定有什么事被他遗忘了,该死的酒精……说不定,那本来就不是一夜情。


“史蒂夫。”


“怎么了?”


大概是史蒂夫的语气太过温和而浪漫,或者是因为他们刚享受过彼此的身体,巴基不知道怎么就鼓起了勇气,“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哪个晚上?”


“我喝醉的晚上。”


史蒂夫皱眉,“再具体一点。”


巴基当做自己一开始没有解释,好吧他确实经常喝醉,每个人都要有点爱好不是吗?


“我们第一次滚到一起的晚上。”


史蒂夫沉思了一会儿,说:“我们先起来吧,水都凉了。”


噢……看来这是个很长的故事。


*


紧张、不安、好奇、兴奋……太多的情绪融在一起,巴基全神贯注地盯着史蒂夫的嘴,不由得伸出舌头舔舔自己的唇。


“所以……”巴基打破沉默,坐在他对面的史蒂夫正襟危坐起来,“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一起去了酒吧,为了庆祝我升职。”


噢,原来我们去了酒吧,解释了很多事情。


“接着呢?”


“我们在吧台喝酒,因为你总是喝个不停、跟所有人调情、给走近吧台的女孩买酒、你甚至吻了女酒保的脸颊只为了一个插在酒杯上小雨伞……”


我们就不能跳过我喝酒的时候通常会干的事吗?


巴基听出了史蒂夫的醋意,笑得甜蜜,倾过身子吻了吻史蒂夫的嘴唇,后者显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史蒂夫凝视着他,看上去有些疑惑,像是不知道该继续说还是继续吻。于是巴基发号施令:“继续说。”


“有一个女孩,你叫她多多,她的女性朋友似乎对我很感兴趣。”


噢该死,我已经开始生气了。


“她邀请我去舞池跳舞,我不知道怎么拒绝而你又醉得厉害,我就只好硬着头皮……”


“她叫什么名字?”巴基尽量不让自己的敌意显露出来,有一搭没一搭地玩弄史蒂夫的腹肌。


史蒂夫吸了口气,“我不记得了。”


很好,非常好,这是最正确的答案,我的史蒂夫。


“然后呢?”


“跳了一曲之后她就对我没兴趣了,她说我的目光完全不在她身上。”


“然后呢?”


“我回到吧台,那个时候你看上去很生气,然后你把我拽进卫生间的隔间,像是在发酒疯。”


“我从来不发酒疯!”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你说话的速度太快,我完全跟不上你。最后你气势汹汹地吻了我。”


巴基被史蒂夫的描述逗笑了,气势汹汹?


“然后呢?”


“我问你怎么了,你说……”


“我说了什么?”巴基看着史蒂夫欲言又止的样子,忍不住想要捉弄他的男朋友。


“你说‘混蛋史蒂夫我喜欢你我想要你’,然后我们就……”


“噢史蒂夫,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你说脏话——等等,在厕所隔间?!”


*


巴基沉痛地接受了史蒂夫说的事实。


并不是所有的第一次都那么美好不是吗?你可能会因为太紧张而无法勃起,或者太兴奋而坚持不了五分钟,也可能不小心叫了你妈妈的名字。


甚至可能和你的男朋友挤在一个酒吧的公共卫生间隔间像两头野兽那般恨不得把对方吞进肚里……


“抱歉,我当时应该克制一点。”


“没关系。”


“还有……因为我们严重破坏了公物,我们不能再去那间酒吧了。”


巴基脸上的微笑凝固了——那是他最爱的酒吧!那更是他和史蒂夫定情的地方!他们的周年庆首选地点!


“没关系,史蒂夫,你不需要自责。”


所以……这从来就不是一夜情?……!


巴基僵直了身体,没想到他从一开始就是错的……该死的酒精!


得了吧,如果不是酒精你们可能还傻愣着当彼此“最好的朋友”。


好吧,这确实是一种可能。


巴基想到那天早上他的表现:为了避免尴尬说什么不记得发生的一切,慌慌张张地推开史蒂夫,把史蒂夫当成了一夜情的对象……上帝,他对史蒂夫做了什么?


你借着酒劲夺走了他的童贞然后把他当成一夜情对象狠狠抛弃。


闭嘴!


好吧,这个事实有些让人难以接受,巴基此刻只想好好疼爱他的男朋友,把所有的爱都给史蒂夫,不再让史蒂夫难过失望。


“我担心你说的话并不作数,一直不敢告诉你,怕你明明不愿意却又装作喜欢我……”


巴基的心开始滴血,疼得他无法呼吸。


“幸好那天晚上你提议让我们试试当一对真正的情侣。”


??????


巴基的脑子突然停止了转动。


“哪天?”


“你忘了吗?你主动约我来这里,你喝了很多威士忌,然后骑在我身上说你有一个办法,还问我要不要试试……”


认识二十年的默契。


闭嘴!


“我觉得我是最幸运的人。”史蒂夫说着,把几乎想要溜之大吉的巴基搂在怀里,温和地亲吻巴基的脑袋。


心虚、过度心虚让巴基出了一层冷汗,他不知道如果他说出真相会怎样。如果他此刻选择隐瞒而之后史蒂夫自己发觉了又会怎么样。


“史蒂夫?”


“怎么了,宝贝。”


“我……”巴基咬着唇,实在说不出“我当初只是想和你多做几次”,他深吸一口气,轻轻咬了咬史蒂夫的喉结,“你想不想在我们初遇的地方来一次?你想怎么干我都——”


今夜无眠。


“天呐巴基,你今晚格外……热情——嗯……”


*


然而秘密终究会被发现。


*


*


*


END


一个鬼畜的小甜饼(段子)被我分了四次发出来,对不住大家🌚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的吸血鬼新坑|ω・`)爱你们❤
感觉评论区会被“妈的智障”占领。至于他们为啥那么没默契,我只能说史蒂夫相信他愿意相信的解释——因为爱情🌚

评论

热度(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