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知几时

[Evanstan/ABO] 非典型总裁文(7)

枫糖浆:

*歌手桃×总裁包  ABO 怀孕生子  


 前文


——————


  如果能引用Jane Austen的经典开头,那应该就是,每个单身的、英俊的、或许还不怎么缺钱的Alpha都想娶一位Omega。但Sebastian不算在里面,绝对。Chris在厨房里任劳任怨地刷盘子洗碗时想。


  他们正在经历短暂的和平期。两个在几个月前还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打过几次炮之后无比和谐的同住一个屋檐下了,怎么听都非常魔幻轻喜剧,拍成电影能赚得不少闲人票房,并且还能和爆米花公司签订长期合作。可身在剧情中的Chris并不觉得这非常有趣,起码相对他“未来孩子”的另一个父亲Sebastian而言,Chris明显落在下风。


  这太被动了。Chris把餐具放进柜子里时侧头瞟了一眼空荡荡的餐厅。Sebastian吃过饭后就上楼了,从头至尾一句话都没和Chris说过。就那么平常的,用纸巾擦了下嘴,攥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然后目不斜视地经过共同进餐的人的身边,离开了。


  从椅子、餐巾甚至吃饭时的声音来看,Sebastian的心情还算不错。但把纸巾扔进垃圾桶的力度戳穿了塑造的完美和平假象。


  他一定是在蓄力。Chris无不悲哀地想,战争是避不开的,导火线已经被点燃了,现在所能做的只是等火苗慢慢到达末梢,然后引爆,直至地球毁灭。


  现状十分糟糕。但还是不得不这么如履薄冰地呆在这里。


  Chris毫不怀疑只要自己表现出一丁点的不负责任,不用等到第二天就能收到来自Omega权益保护协会的指控和法院传票。


  沙发上的手机已经震动了很久,屏幕上闪烁着Scarlett的名字。Chris斟酌了一下,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告诉Scarlett昨天晚上发生的变故。


  天知道这个可怜的、为Chris操碎心的经纪人还能承受多少呢。


  Chris在厨房里磨蹭了一会儿,橱柜里东倒西歪放着几袋麦片,冰箱里有几盒过期的牛奶、一根被切成无数块的法式长棍以及垒成小山状的速食汉堡和三明治。


  他把过期的牛奶拿出来扔掉,又把里面的食物归类放好(虽然他自己家里的冰箱甚至还不如这个整洁)。


  收拾完一切,Chris拧开水龙头洗手,冷水冒出来,凉意让他清醒不少。在水流声中他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在客厅顿了一下,然后越来越清晰。


  擦干净手后,Chris转身,意料之外的看到了倚着厨房门框的Sebastian,对方抱臂看向他,眼神平静,手里拿着还在震动不停的手机。


  “……所以?”Chris打破沉默,试探地问了一句。


  Sebastian站直,深吸一口气,将手里的手机扔过去,也不管Chris是否能接得住。


  “它一直在响。”


  “……哦!”Chris手忙脚乱地接住手机,有些意外地晃了晃,“谢谢。”


  Chris这下不得不接听来电了,他按下通话键,抬头却看见Sebastian还没走,视线却不落在他身上,就仿佛只是路过停下来休息一会儿。


  这家伙故意的。Chris明白了。他怎么会不知道Scarlett是谁呢?如果来电是其他人,估计Sebastian也不会有这么一副如同等待剧集更新的样子了。


  电话一接通,Scarlett的声音就立刻传了过来,估计已经打过好几遍草稿了,语速又急又快还很有条理,一件件罗列Chris的罪名从他刚刚签约成为职业歌手到刚刚不接电话,在Scarlett眼里Chris简直其罪可诛。


  离得不远,听筒的音量没有调小,即使Scarlett的声音再佯装冷静,也能隐隐约约传到Sebastian耳边。


  然后他不负众望地噗嗤一声笑了。


  Chris已经无暇顾及看好戏的Sebastian了,他等Scarlett换气的间隙将准备好的措辞说出来,成功转移了话题。


  “明天早起出来街拍制造噱头。”Scarlett嘱咐,“快到颁奖季了,和一位新晋歌手传一下绯闻可以有效地提高热度。”


  “呃,恐怕不行。”Chris叹了口气,有些为难地瞥了一眼Sebastian,对方勾起的嘴角立刻端平。


  “为什么?”Scarlett提高声音,“别拿感冒发烧没写完词这种借口搪塞我,没用。”


  “……”Chris先反省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在Scarlett眼中真的那么一无是处,然后才低声解释:“Sebastian怀孕了。”


  电话那端短暂的静默。过了几秒,Scarlett才回应:“玩笑开完了?”


  “这不是玩笑。”


  Scarlett深呼吸了五次,手里的纸张甩在桌子上,几乎咬牙切齿的问:“这他妈又是什么时候的事?”


  “昨晚。”刚说完Chris就感觉到不对,立刻补充改正:“具体来说,是一个半月前。”


  “现在来趟我办公室。”


  然后通话被毫不留情地挂断了。


  Chris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走到玄关处穿外套准备出门。


  Sebastian得到了乐子,好整以暇地坐在沙发上,怀里放着一个靠枕,有些没睡醒的样子,穿着法兰绒睡衣,整个人都懒散的像要融化。


  “嘿!”他喊了一声。


  Chris正在穿外套,循声望去,Sebastian指着垃圾桶,问:“为什么把牛奶全扔了?”


  “过期了。”Chris耸耸肩。


  “我前几天喝还是好好的。”Sebastian反驳。


  Chris神情突然变得很担忧,上下扫了几眼Sebastian,还是不放心地走过去,手背贴上他的额头,然后移到颈侧。Sebastian皱着眉躲开,拿着靠枕隔出安全距离。


  “那是因为你前几天喝的也是过期的。你的身体怎么回事,都没有任何不舒服吗?”Chris眉心都要打成一个死结,他充满质疑的眼神与Sebastian对视,客厅没有拉开窗帘,室内的昏暗给Sebastian灰蓝的虹膜裹了一层浓重的深色。看起来像破晓前的墨蓝色。


  所以现在那个还没有出世的小家伙真的处境安全、活的健康吗?Chris垂下眼睛,目光落到Sebastian被靠枕虚掩着的小腹上。没想到只是短暂的一瞥引起了Sebastian巨大的反感,他嘴角下撇,眼睛眯起来,把宽大睡衣下微隆起的肚子挡的严严实实,然后从旁边又捞起一个靠枕,结结实实地打在Chris手臂上。


  活像一只炸了毛的猫。


  “出门前把垃圾扔了。”Sebastian带着怒意宣布,“然后捎几盒新的牛奶,和你扔掉的那些一样的牌子,当你回来……的时候。”


  说到“回来”时他罕见的沉默了一下,本来生硬的语气微妙的转了个弯,显得有些不确定。毕竟他并不知道Chris是不是还回来。对他而言都无所谓,或许Chris不回来能让他暂且忘记那个赘事,装作一切都好,无事发生。


  “好的。”Chris从容地点点头,自然应承下来,甚至还半蹲下看了看躺在垃圾桶里的牛奶的牌子。


  虽然和Sebastian设想的“理想”回答不太一样,但意外地松了口气。他从桌子下的抽屉里摸了摸,掏出一个钱包扔给Chris:“买东西的钱从里面拿。”


  Chris无语地接过,又放到桌子上,说:“我带钱了。而且,你的生活质量我还是……”


  话还没说完,Chris打量了一下这个房子的装潢,以及几乎处处都贴着“价值不菲”标签的家具,把后面那句“能基本满足的”硬是咽了下去。


  Sebastian只是没穿西装,稍微表现的居家了一点,就让Chris忘记了他们之间还是有立于职位和金钱方面阶级差距的。


-TBC


  

评论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