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知几时

【盾冬】Now or Never (中篇 · 第五部分)

橘米花:

提示:12岁年龄差,年下攻,养成,巴基养史蒂夫。双视角, @再也不开车的咸鱼🌚 写史蒂夫的视角,我写巴基的视角。


传送门:上篇   中篇第一部分   中篇第二部分   中篇第三部分   中篇第四部分






22  巴基


 


十分钟,给我十分钟就好。巴基在心里祈求着。为什么他困得要死还可以听得到闹铃的声音,他昨天已经被工作加班压榨而死了,他应该毫无知觉才对啊。


迷迷糊糊间巴基听到有人喊他名字,巴基咕哝着将被子拉过头顶准备继续睡觉。然而安静还没持续一分钟,他就被人从被窝里拉起来了。


巴基睁不开眼睛,也没什么力气,他感觉到额头有一瞬间温暖柔软的触感,很短暂很舒服。


有点儿像做梦,巴基困倦地打哈欠,不听使唤地重新歪倒在松软的被窝里。


“巴基,起床了。”


“十分钟……”巴基闷闷地说,“再让我睡十分钟。”


“十点一刻,你再不醒我们就要迟到了。”


什,什么迟到啊。巴基心里想,他皱眉,周末为什么要早起啊。


迷迷糊糊间他又被拉起来,他没力气,任由那人摆布,让他伸胳膊他就伸胳膊,脱掉睡衣换上衬衫。


嗯……好像哪里不对。


巴基揉了揉眼睛,试图看清楚面前的人,“史蒂夫?”


“嗯。”


他低下头,史蒂夫正在给他从下往上系纽扣,一颗,一颗,一颗,极有耐心。


巴基彻底睡傻了,傻傻咧嘴一笑,迷迷糊糊栽倒在史蒂夫身上,“再让我睡会儿。”安静并没有持续多久,干燥的衣服布料有摩挲的声响。


史蒂夫的气息铺天盖地般地向巴基袭来,清淡的玫瑰香气,就好像有清晨的阳光照在他身上。史蒂夫柔软的唇瓣轻轻摩挲着他的,极具诱导性地吻开了他的嘴唇。等等,发生了什么。巴基没缓过神,他想推开史蒂夫却被握住手腕牢牢按在他胸口。


亲吻小心翼翼,温柔得不可思议,舌头纠缠着巴基让他无处可逃。


渐渐地,巴基有点儿呼吸不畅了。他终于睁开眼睛,史蒂夫近在咫尺,长长的睫毛扫过他的脸颊,轻痒得不得了。


操操操……难道他正在和史蒂夫接吻?


巴基睁大了眼睛,睡意没了大半。






23 史蒂夫




他不是故意的,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他只是想把巴基叫醒然后迅速出门防止娜塔莎把他们撕成碎片。


巴基不愿起床,皱着好看的眉头嘟囔个不停,撅起嘴唇,仿佛强迫他离开被窝是一件伤天害理事情。好像巴基才是那个需要照顾的孩子。


史蒂夫吻了巴基的额头,只是想要安抚巴基。


该死的,巴基明明知道他爱着他为什么还毫不设防地靠在他身上,由着他替他穿上衣服,还有那个温柔又迷糊的笑容……


现在巴基完全睁开眼,而他们的舌头纠缠在一起,然后史蒂夫想起了早就高高举起的警示牌:不要强吻巴基。


他永远记不住这个。


时间仿佛静止了。


像是赌一把,史蒂夫又狠狠吮吸了一下巴基的舌尖,然后推开巴基。


“我们得出门了,否则娜塔莎会杀了我们。”


巴基愣愣地点头,却用了闪电般的速度掀开被子,发现自己只穿了底裤之后低声骂了一句。史蒂夫在离开巴基房间之前看见巴基通红的耳垂,无法抑制自己的笑容……好在巴基看不到。


他们大概是要迟到了,毫无疑问。史蒂夫把巴基从驾驶座赶到了副驾驶座,并把准备好的果酱土司和热咖啡递给他。


他们的车在沥青路上飞驰,巴基一边嚼着土司一边模糊不清地叫他开慢点。


“那些加拿大人把你带坏了。”巴基咕哝道,趁着他减速的时候喝了一大口咖啡。


“可能我本来就坏。”史蒂夫回答,同时把油门踩到尽头,他偏头,又看到那个红得滴血的耳垂。


专心,史蒂夫,驾驶的时候得专心。


 


24 巴基


 


小孩子在花园奔跑玩耍的声音,宾客们聊天谈笑的声音,回荡在客厅里轻快的钢琴曲,微波炉叮得一声,茶水倒进茶杯的声音……各种各样的声音混杂在了一起,可是巴基什么也听不到,世界就好像被按了静音,然而在这种安静之下,巴基只能听到一种声音,那就是他自己的心跳。
现在史蒂夫就在他视线中,正背对着他洗草莓,后脑勺看起来跟乖巧,肩背有了比年少稍微成熟的宽阔,普普通通的衣服,为什么就感觉哪里不一样了呢?
发生了什么?巴基努力回想。踏进娜塔莎家后,巴基仍然处于一种朦朦胧胧的不真实感里。哦史蒂夫吻了他,巴基一边搅拌奶油一边这么想。哦是的,史蒂夫再次吻了他。妈的为什么要吻他啊……巴基脸颊一阵发热。妈的这小子年纪不大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不对,重点难道不应该是史蒂夫不经他同意就吻了他吗?
“巴基?”
史蒂夫凑近来的声音吓巴基一跳,不自觉地往后躲了一下。
“你,你突然靠这么近做什么。”
“你已经搅拌奶油半个多小时了。”
巴基看了眼史蒂夫,又急忙躲开。“这样效果才好,懂不懂。”
心脏不可思议地跳动着,奶油香气飘散在厨房里,巴基觉得这有点儿太香了,害他心跳都不正常了,一定是这奶油的错。
“哦,你吃草莓吗。”
“嗯?”
巴基刚刚抬起头就被史蒂夫吻住了。他的心脏就像烟花一样炸开,唇间只剩下鲜香的草莓气息。
盛奶油的碗哗啦一下打翻了,黏糊糊滴答答地沾他手上。
疯了,真是疯了。巴基想推开他,双手却被牢牢按到身体两侧。这个吻一点儿也不温柔,充满了侵略的占有欲。巴基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被史蒂夫吻开牙关的,反正现在的情况是,他们吻得热烈极了。
史蒂夫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扫过他的脸颊,巴基心跳更加快速了。
“我听到了……”史蒂夫抵住他的额头,声音里含着笑意,“巴基,你的心跳。”


“史,史蒂夫……你不应该这样做。”
“草莓好吃吗?”史蒂夫认真地问他。
“……”巴基彻底哑口无言。
“好吃么。”史蒂夫低下头,吻他的嘴角,心悸的感觉让巴基几乎沉沦。
“奶油算是白做了……”巴基含糊地说。
“我觉得你比草莓好吃多了……”史蒂夫轻轻咬他的下唇瓣,轻轻去摸他的手。
巴基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他用力回握住史蒂夫温暖有力的手,就好像抓住了他的一生,再也不会分开。


 


25 史蒂夫


 


不管怎么警告自己,史蒂夫还是没办法把目光从巴基身上移开。而那导致的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他忍不住亲吻巴基,一次又一次。


亲吻巴基的感觉是不真实的,就好像他在看着自己和巴基接吻。可巴基的嘴唇是那么柔软,每一次都在他吻下去的时候微微张开,仿佛在邀请他更进一步,再靠近一点点。


巴基花了一个工作日的时间陪在他身边,不是因为巴基把他当成了孩子,而是因为巴基在乎他。他记得巴基说出那句话的表情,记得那种被珍视的感觉。他知道巴基一定很在乎他,甚至,有一点点喜欢他。


第一次意识到这个的时候他的心跳得快极了,整个人晕乎乎的,却又不敢多想。那么多年的渴望和期待让这个轻微的妄想像猛烈的电流奔腾在他的血液。不过这种触电的感觉比起今天早上的吻算不了什么,因为巴基回应了他的吻,带着模模糊糊的梦呓和虚无缥缈的热情。那大概是史蒂夫第一次品尝到一个真正的吻。


现在他上瘾了。


史蒂夫把他所有的叛逆用在了这个吻上,他把草莓渡到巴基的嘴里,和巴基一起分享草莓的味道。那颗草莓仿佛变成了草莓酒,他只尝了一口就醉了。


巴基用力回握住他,史蒂夫没精力分析他们究竟各自分到了多少草莓,又一次低头吻住巴基的唇……


“嘿,我们还在等着蛋糕——”


巴基把他推开,他被迫中断这个吻。


史蒂夫看着厨房门口的不速之客,“娜塔莎,你就不能……”


“闭嘴,我让你们独处了,你要学会适可而止——我是说,你们。”红发女魔头丝毫不买账,“既然你们那么没效率,史蒂夫,麻烦你到酒窖拿几瓶酒。”


说完,娜塔莎就踩着她那双尖利得可怕的高跟鞋离开了。史蒂夫好奇他一开始怎么没听到高跟鞋踩在地面的声音。


“听她的。”巴基说这句话的时候甚至没有看他的脸,“我自己可以搞定。”


史蒂夫任由自己被失望席卷,他只能控制自己的音量,“我知道了。”


他想立刻转身离开然后洗把脸清醒清醒,谁知道巴基抓住了他的手。他回过头,看到巴基抱歉的表情。巴基手指还沾着奶油,可巴基紧紧抓住他,毫不逃避地和他对视。“我们是来帮忙的,以娜塔莎为先,可以吗?”


“当然。”他点点头,心里的不快一下子烟消云散。他在巴基眼里闪现一抹笑意的时候飞快地啄了啄巴基的唇,然后迅速跑开了。


上帝,他的心跳肯定超速了。


 


26巴基


 


巴基打开水龙头,让水流冲刷着沾满奶油的双手,皮肤上残留的史蒂夫的余温渐渐消退,他深深地呼吸又吐出,这算什么关系呢,总有一种不明不白的感觉,正式告白没有,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就突然接吻了,而且,他确实享受这样的吻。


史蒂夫的吻充满控制欲,又带了点儿孩子气,那种少年的莽撞和热情,让巴感到头脑发昏,想想吧,总觉得年轻真是好啊。


他关掉水龙头,将那些洗好的鲜艳的草莓倒进榨汁机。时间似乎过得漫长起来,巴基取出了烤箱里的蛋糕,将鲜奶油与巧克力酱涂了厚厚一层,草莓汁都榨好了。


可是史蒂夫还没回来。地窖有那么远吗。巴基又猛地一拍脑袋,不是吧,好像确实是在想念史蒂夫。即使隔着这么近的距离,他好像就是在想念史蒂夫。


巴基等不住了,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前脚刚踏出厨房,就看到站在客厅里的史蒂夫了。那家伙被好几个穿着可爱活泼的女孩围住了,高高的个子和英俊的面容十分显眼,重点是,他在对那些女孩子笑,而且笑得很开心,而且史蒂夫似乎没有注意到他。


巴基忽然没来由的失落起来,他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就好像是刚刚得到什么一下子又失去了什么。


他以为史蒂夫只会对他一个人这样,温柔,耐心,笑容满面,可现在呢,史蒂夫正在对那几个女孩子讲话,看起来温柔耐心又笑得极其好看。


妈的,凭什么啊。巴基十分郁闷。前一秒他还飞在天上,这一秒他就掉下来了。可是巴基,你有什么资格指责史蒂夫呢。你约会过那么多的女孩子,不比史蒂夫过分多了?你这就是五十步笑百步吧。


巴基这样“安慰”自己,可是那种郁闷的感觉仍然没有消散。完蛋了,巴基想,难道这就是可怕的私欲吗。


算了算了说个话而已至于这么紧张吗,躲在门后的巴基继续“安慰”自己,可是当他看到接下来的一幕时实在淡定不下去了,他感觉自己完全有力气把门给拆掉然后扔过去。巴基两只手死死扒着门框,努力让自己淡定淡定淡定。可是他不得不承认,他真的感觉气坏了。


有个长发及腰的棕发女孩踮起脚吻了史蒂夫的脸颊,等等,巴基揉了揉眼睛,史蒂夫好像还脸红了?是的是的是的,这没什么大不了的,面颊吻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要冷静,巴基你要冷静。


他不是对那个女孩有敌意,他不是讨厌那些女孩,只是他看到史蒂夫被这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女孩给问东问西,巴基感到窝心。


为什么会这样啊,巴基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他以前看待这样的情况总是会为史蒂夫开心的,可他现在真的很郁闷甚至是害怕。


为什么会这样。巴基不明白。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将巴基拉回现实,看了眼来电显示后巴基愣了一下。他犹豫一会儿,转过身走回厨房,终于接通了电话。


 


27史蒂夫


 


史蒂夫还沉浸在恋爱的旋涡中,整个人仿佛行走在空气上方,又仿佛掉进了深深的水底。他从酒窖里拿了很多酒,正想去找巴基,就被一个热情的女孩拦住了。他的心情不错,也不能让女孩尴尬,只能耐着性子回答女孩的问题。但是他完全没想到她会给他一个面颊吻。


不知道是因为尴尬还是心跳,他的脸红了,他想到了巴基,于是匆匆告别了女孩。


他看到巴基的时候巴基正背对着他,希望巴基什么都没看到。他们的关系才刚刚有了起色,他可不想把一切搞砸。


他给巴基倒了一杯香醇的白葡萄酒,沉住气慢慢走到巴基身边,“给你的。”


谁知道巴基生气地皱起了眉头,“你不能喝酒,史蒂夫。”


说着,巴基一把抢过他手里的两杯酒,几乎是一口气把它们吞咽了下去。史蒂夫知道巴基在生气,他和巴基生活了那么多年,不可能不清楚巴基生气的样子是如何。他也知道巴基不会无缘无故生气,那么可能的理由只有一个——巴基吃醋了。


“那个女孩只是问我有什么酒而已。”


巴基红了脸,后退了一步,“你跟我说这个做什么?”


“你吃醋了,我得解释。”


巴基一下子说不出话来,把喝空的酒杯堆到他的怀里,转身就要离开。


“巴基——”


“我只是累了。让我休息一下……”巴基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颤抖,“别喝酒,可以吗?”


“我知道了。”


史蒂夫当然不会告诉巴基他在加拿大经常喝酒,球队每次出去聚餐都得喝很多瓶各式各样的酒,而他的酒量是最厉害的。


他看着巴基坐到娜塔莎身边,和自己的同事朋友聊了起来。即使在这样欢乐的场合,巴基看上去还是有些不快乐。


他知道巴基吃醋了,这个认知既让他高兴又让他自责。


派对的时光变得有些难熬,史蒂夫只想待在巴基身边,可他必须给巴基一点空间。他又不想和其他人搭讪,于是只好躲在角落里,喝着该死的橘子汁。


他和巴基时不时会对视,不过巴基总是很快移开目光,仿佛巴基只是想要确认他没有在喝酒。


 


渐渐地,烦躁、不安、委屈堆积起来,在史蒂夫的心口闷着。直到派对结束也没能缓解。而那导致的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他又一次强吻了巴基,在他们沉默了一路回到家的下一秒。


他今天打破了太多的规则,已经自暴自弃了。巴基的嘴里带着些许酒味,让他着迷。他吮吸巴基的舌尖,把巴基按在门上肆意掠夺他口腔里的氧气,他甚至把手伸进了巴基的衬衣,游走在巴基的皮肤上。他的心怦怦直跳,肾上腺素肯定超标了。他并不是故意发泄他的委屈和不满,只是巴基就在他怀里,他控制不住自己。


巴基似乎花了一点时间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却也没有反抗,只是抵着他的胸口,阻止他们的身体无限贴近。


等这个吻结束,他们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我在……犯法。”


“我说过你得征求……我的同意。”巴基嘟囔着,使劲推了他一把。


“不,我指的是喝酒。你的嘴里还有葡萄酒的香味,巴基……我觉得我醉了。”


史蒂夫满意地看着巴基的脸迅速变红,还有那双原本迷糊的绿眼睛是如何睁大,巴基这一次推开了他。


“明天再说,我现在要睡觉——”


史蒂夫没有追上去,因为他知道他得慢慢来。


“晚安,巴基。”


 


*


 


他们并没有在第二天早上进行任何对话,因为史蒂夫晨跑回来的时候巴基已经去上班了。


史蒂夫看到巴基留在餐桌上的纸条,说晚上加班不回来吃饭。巴基拿走了他为他准备的午餐,那么他也可以给巴基准备晚餐。


他打算给巴基一个惊喜。他要拿着丰盛的晚餐出现在巴基的办公室门口,然后再讨一个吻,说不定巴基会答应……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时间,史蒂夫拿着巴基的晚餐走到巴基公司楼下,却发现了穿着红色吊带连衣裙的丽萨。


一时间,莫名的焦虑和恐惧占据了他的心,他想离开,可丽萨已经发现了他。


“史蒂夫——”


他走上去,“你好,丽萨……”


“你是来找詹姆斯的吗?”丽萨说着,看了看他手里的餐盒,立即露出了抱歉的表情,“噢史蒂夫,我昨天和詹姆斯约了晚餐……你当然可以加入,只是我希望能够和他有多一些单独相处的时间。”


史蒂夫看着丽萨害羞的表情,只觉得不甘、不解和痛苦。但他还是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情绪,“你们今晚是要约会吗?”


“我希望是这样——詹姆斯,这边!”


史蒂夫的心可能早就碎了,他知道巴基就在他身后,他也知道他没办法继续待在这里。


一秒钟也不行。


 


tbc.

评论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