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知几时

【盾冬】巴基看到每个人头上都弹出了对话框 - 3(小甜饼,完结啦)

薏仁妹:

 


事情多到爆炸,好在终于写完啦~!


 


 


第一章在这儿


第二章在这儿


 


 


 


9


 


这是本月托尼借着“顺利瓦解敌方阴谋”所开的第25次派对。


 


“我们拯救了那么多次世界,偶尔狂欢一下不过分吧。”托尼是这样解释的。


 


于是史蒂夫的脸上挂起了“看着孙子偷吃蛋糕忘记擦嘴还不肯承认”的笑容。


 


“总之,盛大,奢华,一如既往。”托尼一掌拍了拍索尔的腰。“当然,不能和你们天庭神祗的比。”索尔笑着摆了摆手,“自吾降临中庭至今,汝之宴席乃最得天庭精髓者。吾甚感欢欣,倍感亲切。”


 


「然女子之样貌,竟不如吾弟之变换。」


 


啧。也不想知道你弟为什么要变换。


 


10


 


人声鼎沸。托尼正和他的女伴们插科打诨,半真半假地叙述着那些可怖的危险。娜塔莎和克林特正在和机动队的成员们争执着什么,巴基瞄到「老冰棍」「打赌」之类的词语就果断选择不看了。山姆喝着酒,认真倾听索尔的思乡——或者说思弟——情结。


 


此刻,全场年纪最大的两个世纪老人,举着两杯苹果汁,缩在角落的沙发里,聊天。


 


“博士到哪里去了?”史蒂夫有些奇怪。


 


瞄了眼和一群美女玩得不亦乐乎的托尼,巴基·看透一切·巴恩斯真的觉得好烦啊。


 


史蒂夫看着和自己手贴手,脚碰脚,安静的巴基,恍惚间觉得回到了1930年的布鲁克林。那个时候的他们,一起上街找活,一起挨饿,用和现在差不多的姿势,一起喝掉来之不易的牛奶——巴基说他“要长好身体”,所以总是在史蒂夫喝了一大口以后,才象征性地嘬一口。


 


史蒂夫看向巴基,巴基褐色的眼珠流淌着光彩。


 


巴基用肯定的语气说:“你很想他。”他喝了口果汁,把眼神移开了。“不,我很想我们。”史蒂夫纠正道。


 


巴基的脑子顿了顿。不知道为什么史蒂夫的回答让他松了口气,他害怕听到的回答终于没有听到,尽管他自己都说不清他到底害怕听到什么。


 


“巴基你怎么了?”


 


不明白。巴基的脑子觉得有点乱。


 


他是由命令和鲜血所铸造的机器,史蒂夫把他重新变成了人,一个满身污秽却幸存下来的巴恩斯。他仅存的记忆里只有劣迹斑斑的任务,冰冷刺骨的酷寒,忽高忽低的声嘶力竭而已,他无法和史蒂夫一起分享上个世纪的鸟语花香,车水马龙,因为他不怎么想的起来,因为那不是他自己经历过的。


 


他注定不会是那个记忆中的“中士巴恩斯”,尽管他也会照看史蒂夫的后背,陪史蒂夫到最后,但他就是他,就是此刻的他。巴基长久以来已经这样认定了。


 


可是现在他看到了史蒂夫的回忆。语言生动,情感真挚,点点滴滴都是由衷的快乐与放松。突然巴基没来由的有些恼怒,为什么是这个巴恩斯?


 


为什么我不是这个巴恩斯?


 


史蒂夫看着脸色发白的巴基,越发担心起来。“巴基你是不是不舒服?”


 


巴基喘了口气,问出了那个问题。


 


“史蒂夫,如果时间回到我掉下火车那天,你会怎么办。”


 


 


11


 


史蒂夫愣了0.5秒——对一个超级战士来说有点久了。


 


“我想过这个问题。当我还不知道冬兵的存在时,我就这么问过自己,如果我回到那天,回到那个瞬间,我会怎么做。答案是我无论如何也要死死抓住你的手,拼了命拉你上来,哪怕最后的结局是我们俩一起掉下去我也不在乎。我有盾,我打过血清,我觉得我们还是能活下来的……”


 


史蒂夫越说越激动。但猛地,他松弛了下来,露出了释怀的笑容。


 


巴基眼睛发直,等着后面的回答。


 


“可是当我知道了冬兵的存在,知道你就是冬兵以后,我发现我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变了。当然我还是想拉住你的,毕竟你后面吃了那么多苦,遭了那么多罪。但是我不像之前那样执着了。因为你活下来了,感谢上帝,虽然很痛苦,但是你终于活了下来,我有机会可以找到你,治疗你,帮助你。所以我猜如果我现在可以回到那个瞬间的话……与其让你带着恐惧和痛苦坠落消失,我一定要先让你明白,千万不要害怕,因为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会重逢,我会永远陪你到最后,就像小时候你总能找到我,把我从一堆小混蛋里捞出来一样。巴基,这就是我要对你说的,我永远都在你身边,因为我,因为我……”


 


史蒂夫的滔滔不绝突然卡了壳,他仿佛自己也有些困惑下面到底要说什么。


 


巴基眨眨眼,史蒂夫也眨了眨眼。


 


……


 


然后巴基就看到史蒂夫头上被大小不一的文字铺天盖地塞满,如同炸弹席卷般一片狼藉的对话框:


 


「天啊!!!!!!我爱他!!!!!!!!!」


 


史蒂夫现在的表情可以说非常精彩,介于震惊,无措,惶恐和狂喜之间。


 


巴基有些紧张,还有一丝微妙的感觉——后来他才知道这个叫做“期待”,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差点要捏爆手里的玻璃杯。“我紧张个屁啊。”巴基暗暗骂道。


 


史蒂夫的对话框似乎终于从硝烟里逐渐恢复,断断续续开始有了理智。


 


「我居然现在才发现,可怕的迟钝。」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天啊!!!!!13岁!!!!!!」


「变态,真的。」


「我要不要和巴基坦白。巴基会不会和我绝交?」


「不会的史蒂夫,巴基会理解你的!」


「……会吗?」


「快,史蒂夫!你话才说了一半!快点继续啊!」


 


史蒂夫咳了两声,有些心虚地偷瞄了眼巴基。


 


“呃…….巴基。说到哪儿了?哦,对,我永远都在你身边。嗯…….嗯…….没错。因为……我们,的确是,对,会永远在彼此身边。”


 


「完了完了完了我在说什么啊。」


 


“巴基,其实我……”


 


「嘴巴不受控制了!!!」


 


“我想问你…….嗯…..”


 


「我爱你,一直爱你。」


 


“你….你….”


 


「巴基你愿意接受你最好的朋友是个同性恋而且还爱你吗?……. 拜托别说出来!千万别说出来!」


 


“接受。”巴基决定挽救自己的朋友以免史蒂夫成为第一个被对话框折磨致死的人。


 


史蒂夫眨眨眼,巴基也眨了眨眼。


 


 


12


 


布鲁斯很痛苦,他遭到了严重的背叛。


 


世界上还会有比“你在实验室尽心尽力研制解毒剂想要挽救自己的朋友,他和他的朋友却在隔壁打啵还被你撞见”更令人难以接受的吗?


 


是的,巴恩斯正在和伟岸光正的美国队长,接吻。


没错,史蒂夫正在和冷酷内向的最好哥们,亲嘴。


 


布鲁斯觉得自己受到了猛烈的冲击,尽管两个人在发现他的瞬间就如同同极磁铁那样弹开了。


 


浩克有点想出来了呢。


 


“抱歉博士。”史蒂夫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他肉眼可见地试图让这个笑容更纯真一些,“巴基刚刚接受了我的告白,我们在一起了。”他扭头看向巴基,两人相视一笑。


 


哦。


 


筋疲力尽的布鲁斯觉得有点脚软,手心轻轻一颤。只听“次啦”一声,刚刚为巴恩斯研发好的恢复剂倒在了自己脚上。


 


这次轮到布鲁斯眼睁睁得看着药水挥发腾起了一团蓝黑色的烟雾,把他团团包裹住。只要把这个倒在巴恩斯身上,他就能恢复正常,但是要是被没有看到对话框能力的人沾上……布鲁斯有些绝望了。


 


史蒂夫和巴基都冲了过来,拍拍打打弄散了这团气体。“博士,你怎么样?”史蒂夫顾不上呛,关切地问道。


 


“怎么回事?”娜塔莎山姆也跑了进来,看到在雾气中巍然不动的布鲁斯。


 


然后大家都静止了。史蒂夫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博士,你……”


 


很好,现在大家都知道我暗恋托尼的事了。


 


布鲁斯表示心很累,不想说话。


 


 


 


彩蛋:


 


“巴基!”


“……博士说他这周不想面对我,下周再实验让我恢复正常。”


 


“巴恩斯!”


“……老年人的体力都拼不过。Shame on you。”


 


“巴恩斯!”


“……你最好把偷吃了的小甜饼给补回来。”


 


“巴恩斯!”


“……放心你弟弟安全,只是他的王冠被隔壁收钢材的熔了玩了......我很抱歉”


 


“巴恩斯!”


“……你居然又弄坏了?!”


 


“巴恩斯!”


“……你的思想可真淫秽娜塔莎。”


 


 


——————————————END——————————————


 


 


 


 


 


 

评论

热度(344)

  1. 学物史地不如粉盾冬薏仁妹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ey have fin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