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知几时

【盾冬】荒野求生丛林法则 6

imchrismicah:

-----------------------------前五章------------------------------




   “轰。”


雷鸣,电闪,狂风起。


  


“赶紧的,你们这群狗崽子,最迟下去的人今晚没饭吃。”


  


阴沉的天,云重得似乎快要压下来,灰蒙蒙的天使得这个小岛更加阴森惊悚。一道闪电贯穿云层击中岛上最高处的避雷针后,天空又发出轰隆的雷声,可教官还没有收手的打算。一群穿着破烂的少年赤脚站在沙滩上,海风拂起他们简陋肮脏的衣裳,露出瘦弱的身体上的一条条狰狞的伤疤,他们都踌躇不敢往前。


  


“啪。”


  


教官的长鞭甩到一个男孩背上,碎条条的衣服上再划开一道口,经受了长时间体能训练后的男孩终于撑不住,重重的摔在地上晕死过去。暴风雨就快来临,连吹上岸的狂风都带着海洋的咸味。


  


“带走。”


   


教官面无表情指挥身旁的两个助教马上走上前拖着男孩离去,周围的孩子一片颤栗。


  


“一群没用的东西,真想把你们都拿去喂狼。”


 


 只有一只眼的教官没有遮起那只翳眼,眼睛虽然看不见,但尖锐得就像一把能把你刺死的利剑,谁也不知道他以前经历过什么。围在远处一只半大的灰狼和两只成年的母狼听到这话立马站起身来,在沙滩上踱步打量着它的“食物”们,也许今天他们能大吃一顿。


   


他们都知道教官养了不少有野性的狼,都是他从野外驯服回来的,它们可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家伙,而且只听从教官的命令,幸好的是,教官没有下达命令,狼也不敢贸然进攻。


   


“你们听过“丛林法则”吗?”  


  


教官也看到了狼们的动作,讥笑着问一群少年。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弱肉强食。这里就是丛林,没有人会向你仁慈,只有最强大的人才能在这里生存下去,至于那些弱的,终将会被强大的人淘汰,或者被狼吃掉。”


  


“剩下的人,快点下去。狼已经跃跃欲试了,被它们选中的话我可管不了。”


  


接近两米身高的黑人教官叼着烟,凶狠地再用长鞭摔在海边沙地上。所有人立刻排成一排以俯卧撑的姿势趴在海岸边。


   


巴基转头望向海岸边的哨岗,一个穿着军绿色衬衫的士兵抱着狙击枪巡岗,他们的任务就是保障不让无关人员踏入领土,还有不让这些拐回来的小子们逃出去。看到巴基扭头盯着他,哨岗上的士兵握了握枪,死死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教官一脚踹向巴基的腿窝让他和其他人一样趴下去,走神的他一没留意整个头栽进水里呛了一口。


   


“十分钟,不到时间不准上来。连这么短时间的憋气都做不到,怎么有资格当海德拉的士兵?怎样在岸上有敌人的情况下长时间隐藏在水里?”


 


  巴基咳嗽了一会,稍微缓缓后深吸一口气,随着他身边相似年纪的少年们把头伸进水里,风里带着海的咸味,是他今天最后闻到的味道。


   


他闭着眼睛心脏却还是扑通扑通跳得厉害,背后凉飕飕的,一定是狂风掀起他的破烂衣裳,一米高的大海浪也一拨拨推上岸,把巴基整个人卷入水里,他撑在水里往后倒退几步,又被退回去的海浪往海的深处拉,他死死把拳头埋进沙子里固定,颤抖着的双手依然撑起身体不敢动弹。


   


“还有三分钟。”


  


时间仿佛静止般过了很久,教官的声音才从水上传来。七分钟,已经是极限了,巴基撑不住了,他迫切地想要呼吸,呼吸,大大的呼吸一口气。可头还没完全从水面抬上来又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摁回水中。


   


“狗崽子,不许上来。”


  


不知何时走过来的教官用一只大手按得他动弹不得。实在是憋不住气,巴基想要叫喊般张大嘴,没有新鲜空气,只有又咸又苦的海水不断呛入咽喉和鼻腔。


  


 不论他多么努力地挣扎却始终离开不了这噩梦般的地方,手不断在水里扑腾希望能抓住些什么,他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明明生存的希望近在咫尺,但不论怎么努力伸手却总是够不着,淅淅沥沥的雨滴落在他露在岸上的身上,一响惊雷伴随在巴基窒息的痛苦当中,也许他今天就要死在这儿了。


 


   “轰隆。”


  


又一声惊雷把他从地狱拉回来,他惊恐地睁开了双眼,原来只是一个梦。


 


  巴基还安稳地坐在树枝上,天空不时划过几道闪电,不知何时开始下的雨哗哗地打湿他的衣服,他大口大口喘气,惊出一身冷汗。同样的天气状况让他回想起那时候的噩梦,无论过了多久,当初在海德拉经受过一切折磨都会在他每一次的梦境中出现。


  


 远处的火堆早已熄灭,帐篷里的人应该还在安稳地睡着觉,现在可是个甩掉他的好时机。


  


 巴基轻巧地从树上跳下来,摸到靴里匕首的刀把心才稍稍安定下来。他转头去看伫立在雨中的帐篷,不知是否有些什么拉住不想让他走,他砍断对那个人的羁绊,毅然决然地转身离去。他不记得那个男人是谁,他也不应该知道他是谁。


   


这也许是一个他能从那个人身边逃跑的好办法。


  


 雨林的气候完全凭自己心情决定,时好时坏,一会儿下着大雨,转眼又出现刺眼的阳光。巴基往没有路的地方走去,确保自己没有重复走回原来的位置,还不时停下观察身后的情况,确定他有没有追赶上来。他确定史蒂夫没有跟在后面,稍稍松了口气。


  


 到底该怎么走?巴基自己心里也没底,他只知道现在在森林外的世界一定有不少人等着取他的人头,也许逃出去他也活不了,但待在森林里也活不了。


海德拉在全球各地都拥有


暗线,也许只是一个卖冰激凌的小贩,也许只是一个开公交车的司机,他们拥有极高的隐藏技术,即使是Winter也不可能处处做好防备。 


  


 他顺着藤蔓爬下低地来到河边,要想继续往前走就必须得游过这条河。河流并不宽,大概只有十米,流速也不太快,雨林内的河道应该也不会深到哪里,对于巴基来说这简直轻而易举。但他已经消耗了太多体力,决定先在原地休息恢复体力。


   


巴基坐在湿漉漉的草地上检查自己的装备,打开背包想起来还有一只空水壶。要把水壶装满,谁知道接下来的路还能不能找到水源,虽然河水是泥黄色的,但这是一条活河流,水源应该没有污染。


   


他跪在岸边旋开盖子把瓶子放入水中,水咕噜咕噜冒着泡,就在这时早已在水底虎视眈眈盯着猎物的尼罗鳄猛地跃出水面,还没来得及反应的巴基一下被尼罗鳄咬住放在水里的右手手臂。 








评论

热度(30)

  1. 锦年知几时imchrismicah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