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知几时

【盾冬】《他的焰火》02章 (医生/警察/AU/9.16更新)

弥酱_全职吧唧:

※内容梗概:James·Barnes是情报局的高级警务人员,职业生涯全部都在从事各种危险卧底任务,失去左臂后昏迷七个月醒来,记忆有缺失,左臂肢体接受过定向肌肉神经移植术(文尾有注释)后被强行转职到其他职位,并且需要长期心理复健。Steve Rogers是警界最好的心理复健师,事业完美人也看似完美的他,不知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将James的复健工作交给他,这其中的缘由也许是……矛盾冲突,过去和未来的不确定,他和他,到底会不会成为对方心底的那簇焰火?


前文:①点我            (lo主爱你们,打可以,只要别挠脸。)


  


       02章、 


  Steve捂着肩膀略显狼狈地冲到大厦外,胸口正因急促喘息起伏着,他的目光落在来往行人之间,试图搜寻James的身影。


  下一刻,Natasha和Sam一起从车内冲出来,他们知道James可能是又闯了祸。


  “他离开时情况有多糟糕?”看了眼Steve的状况就知道大致的情形,但Natasha知道James并没有从大门走出来过,所以他应该还在这栋建筑物的某处。


  “是我搞砸了一切事,Nat。”神情苦涩 ,Steve的懊恼无法掩饰。


  他当然很自责,本应该动作再快一点去拦住James的,现在好了,他把人弄丢了,而那个人还会随时伤害他自己。


  “别这么说,我们先找人好吗?”Natasha和Steve是多年的好友,她比别人要多了解许多事情,否则也不会支持James的治疗一定要转交到Steve手中。


  Sam在二人说话的时候一直在跟监控人员进行通话,现在了解了情况后,他就百分百确定James还在这里,他们需要把人找出来。


  “我们分开找,各个出口都有我们的人他走不掉。”Sam看了看腕表的时间,他们需要在半小时内找到James,超过James发作恐慌后能自我控制的时间极限,他就真的危险了。


  Natasha试了一下手腕上的通讯器是否线路通畅,然后拍了拍Steve的肩膀,示意他一起行动,就见金发男人咬牙闷哼了一声。


  “你受伤了?”


  “没事,撞一下而已,我去地下室和停车场找,如果你们找到人一定要及时通知我,好吗?”Steve强忍着疼痛甩了甩手臂,看着Natasha的目光里是十足的请求。


  Natasha欲言又止,最后只是点点头和Sam两个人一起跑向大厦。


  “嘿,伙计,要需要多注意无光的角落。”似乎想起了什么,Sam回头对着Steve喊了一句,算是善意提醒。


  Steve站在原地拿出手机,连续摁了几次键盘,不要插手,这四个字显示在屏幕上,点击发送,三秒后随着手机响起发送成功的声音,Steve已经迅速跑向电梯的方向。


  一定要尽快找到James。


  Steve想,在那之后他绝对不会再让James离开他的保护范围,他会做到的。


  


  


  黑暗的地方可以让人隐匿。


  James闭着眼坐在地上,背部死死贴靠着冰冷的墙壁,他需要不被人发现,他需要一个人待着。


  冷汗正从他的头顶和耳后不断冒出,为了让两排牙齿停下相互磕撞他死咬住自己的下唇,淡淡的血腥气瞬间扩散口里,这无所谓,他只想要冷静下来。过了许久,James用力吸了一口气终于睁开了眼睛,看着几米远的地面通风口,幻想着自己的窒息感会因为这个而缓解。


  他又闯祸了。


  他打伤了那个心理医生,虽然他的体格看上去比自己还结实几分,但这不是理由。


  Natasha和Sam还在外面等他,他不想让他们因为自己的愚蠢行径失望,他们会伤心自责的。


  不该是这样的,他失去了太多本该拥有的东西,那些欢声笑语,那些他擅长的事,那些并肩作战……还有……还有些什么呢?记忆的混乱刺激到了James,周遭霎时陷入诡异的寂静,通风口的轰鸣声突然停止了,此刻,他听不到任何声音。


  不能被恐慌掌控自己,这一切都是不真实的,他抬起右手,将掌心猛地用力地摁住耳朵后再松开,反反复复几次都没有作用……刺耳的噪音毫无预警地在James的脑内炸开,他无可抑制地发出绝望的嘶吼,关于他意外发生那天的画面一股脑闪过眼前,接下来,他感觉自己左边半个身体像被撕裂般的剧痛……(注①)


  老天,谁知道他的手臂去哪里了?


  幻觉让James已经错乱了,梦中的确没有梦魇纠缠,那是因为他清醒的时候,痛苦也没有离开过他的脑子。鲜血正顺着左边的残肢在狂流,疼痛感和恐慌感交缠拧成了一根粗绳,死命勒住James的脖子逼迫他停止呼吸,但他的目光依然死死地盯着身体左边,他不知道一个人会在流多少血后会彻底死去,但是这样下去,他就会的。


  James终于停了下嘶吼,眼神空洞无光,早被咬破的嘴唇动了动。


  “救救我……”他说。


  撞击引发了一声巨响,地下通三层通风室的门被人从外面狠狠撞开,高大的身影扑进去的同时还跌撞几步,然后,Steve就看到了不远处的James,


  但他没有为找到人而开心,眼前的场景简直让人抓狂,James的左手正死死掐着他自己的脖子,面庞正因为窒息而涨红爆筋。


    “bucky!”


  Steve跑向James,口里喊着的是已被James选择性遗忘掉的名字,他不是故意的,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话音落地了。


  bucky?


  谁他妈的是bucky?


  意识模糊,James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缓慢,眼前的光线也渐渐要消失了,无法呼吸的感觉让他痛苦,可是下刻Steve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那双湛蓝如海的眸,却让他看得那么清楚。


  Steve用单手抱住James,非常用力地控制住他的行动,另外一只手强行把James的右手扒开,然后让对方恢复正常的呼吸,终于James开始剧烈地咳起来,一声高过一声的急促呼吸声证明他缓过来了。


  该死的!


  Steve满脸的愤怒,要是再迟几十秒过来的话,James就会把他自己给掐死了。


  这与他拿到的James的术后健康档案根本不符,James术后排斥状况要严重比资料上的严重很多倍,可是档案里只记录了James厌食与拒绝复健以及伤害数名医师,这明显是有人在背后搞鬼延误James的康复。


  整个人都被Steve死命搂在怀里,这该是多见鬼的一个画面?


  James人还在猛咳,没有力气也顾不上去推开Steve,喉咙像火烧一样。可他没意识到的是,他已经冷静下来了,闻着Steve身上飘散开来的气息,他的疼痛渐渐消失了。


  “听着,你动手我也不会放手,如果你还有力气揍我。”Steve的语气带着坚决,他尽可能克制了自己的情绪,以免影响到James。


  没有动作的两个人,似乎就这么陷入了一种暧昧不明的尴尬之中,毕竟他们算不得熟悉,第一回见面不慎愉快,第二回见面他们居然就这样抱成一团。


  “医生,你是在追求我吗?”James的嗓音已经嘶哑到听不出他是在用什么口气问话。


  Steve的身躯突然僵了一下,他似乎在迟疑到底要不要放开怀里的人,最终他还是没有放开,喃喃回了一句底气并不足的话,“我拒绝回答这种胡闹的问题。”


  原本James也没有刺探Steve性向的意思,只是觉得这人现在表现的比他还失控,没准下一刻发疯的人会变成对方,所以随便乱扯了一句。


  “但说真的,你可以放开我了。”James又说。


  察觉到James恢复了初见时的淡漠模样,Steve也不好意思继续厚脸皮抱着人,放开的同时他回手就把自己的领带拽开,一连串的状况让他觉得自己也快窒息了。


  怀里一空,Steve的心情变得很糟糕,他答应过Natasha不会急躁,他不能让James在康复前再面临其他的麻烦,如果不可能克制自己,他的确就不能再接触James了。


  感觉真是糟透了,James觉得自己最后一点力气都耗尽了,可总算他还活着。


  没有好与不好,只是活着。


  摇晃着站起身来,James扶着身后的墙壁,Steve诧异的目光里向左边的出口走去,那门板还可怜兮兮地躺在地上,Steve几乎把它撞碎了。


  他没有力气去关心Steve的伤势如何,再耽误下去,他就会因为脱力而摔得四脚朝天了。


  觉得自己此刻想要保护的尊严有点儿可笑,他已经被看透了吧,狼狈万分的人越是拼命想掩饰自己,就越显得可怜……他想,今天他造成的麻烦已经很多了,恐怕这个医生也不会打算继续治疗他。


  半年来,James数不清已经见过多少心理方面的医师,但却没有人愿意见他第二次,从无例外。


  他不是放弃了治疗自己,而是他厌恶被放弃的感觉,他人的失望和自我的痛苦的双重压力下,造就了恶性循环,他知道这一切迟早会因为某种契机而结束,无论是好是坏,他都无所谓了。


  所以,Steve Rogers凭什么会和其他医生不同?


  “James,让我治疗你,你一定会好起来的,相信我!”Steve的声音响起来,他慢慢在靠近James,并不是猛地追上前去,边观察着什么,边用只是他坚定的语气来告知对方他的真心。


  James停住了脚步,他现在不仅是个遍体鳞伤的人,他是几乎弄丢了自己的灵魂。


  “我真的无法接受它和我共存。”James开口了,他指得是身上那只电子义肢,他真的害怕它,害怕它让他不再是从前的James Barnes。


  “但是,显然你已经开始接受了。”Steve说着已经走到了James的身边,他示意James去看他自己的义肢,这只手臂至少支撑着他沿墙边走出十米了。


  James闻言一怔,摁在墙壁上的金属手指正随着他的意识在动,惊大过于喜,James做不出任何的反应,只能看着Steve伸手覆在金属手上,然后用力握了下去。


  “相信我一次,James。”Steve说。


  “……”


  “我永远不会放弃你,James,我会一直陪你到最后。”Steve又说。


  “……”


  “天啊,James!”Natasha的声音响起。


  “嘿,哥们,谢天谢地,你找到他了!”这次是Sam的惊呼声。 


  James这时已经倒在Steve的肩膀上了,在彻底失去意识前,他想Steve应该看到了他颔首的动作了吧?


  上帝也许真的聆听到了他的祈祷。


  当然,如果在他醒来时Steve依然还没做出反悔的话……


  【TBC】


下一章:Next


 注①:幻肢痛又称肢幻觉痛,系指患者感到被切断的肢体仍在,且在该处发生疼痛。疼痛多在断肢的远端出现,疼痛性质有多种,如电击样、切割样、撕裂样或烧伤样等。表现为持续性疼痛,且呈发作性加重。各种药物治疗往往无效。对幻肢痛的发生原理,目前尚无统一意见,西医亦乏有效疗法。 



评论

热度(194)

  1. 锦年知几时大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