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知几时

【盾冬】《他的焰火》08章 (医生Steve/警察Bucky、10月25日更)

弥酱_全职吧唧:

※AU角色设定:心理复健师Steve与左臂受创的警察Bucky


简介内容请点01章查看!


前文地址:01章  02章   03章   04章   05章   06章   07章


【这章请称呼它为‘葡萄糖点滴’,每个人多打点,接下来窝就不客气了,文已经接近半程了,阴谋反派我就一起招呼了,大家记得怀念曾经的我有多么甜就好,这章多半是碎碎念,但绝对是认真磨出来的,请食用吧!XD】


 


08章、


  James醒来的时候,整个人是趴在宽大柔软床上的,伸手胡乱摸了几下,发现枕头和被子都不在床上了,显然他不是一个睡相很好的房客。


  脸颊还贴在被单上,在思考的时候下意识深吸了一口气,却不小心把属于Steve的味道吸入鼻间。


       妈的!


       他几乎瞬间就硬了,或者说是在晨间生理反应的基础上变得更硬了。


  “真该死!”低声咒骂一句,James翻了个身,正想对支帐篷的某处一巴掌问候上去,卧室的门就被推开了。


  四目交接,噢,这可真够尴尬的!


  “呃……我应该先敲门的,抱歉。”Steve显然僵住了,最后露出一个标准的政客选举时才会用到的招牌笑容。


  James想,如果他有枕头至少也能用它去呼Steve的脸,很可惜他没有。


  “你睡了我的沙发。”James开口就来了这么一句,理直气壮地宣示他对沙发的所属权。


  原本James想说的是,他不该就这么占用了Steve的床,Steve应该把他叫醒的,但他表达的方式似乎出现了大问题。


  Steve抬起手似乎要做出回答,不过那修长的手指只是在半空划了个圈,然后James的问题就被他给硬生生无视掉了。


  “你该吃早餐了,我坚持认为你要恢复正常的饮食习惯。”Steve不愧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眼下转换话题如此突兀,他却依然能保持着那个笑容。


  James把目光移开了,Steve的笑容让他想到了某种激进过头的牙膏广告,然后他从床上站起身来先活动了一下义肢,没有不舒适的感觉,这一切都好的有些过头了。


  “能吃饱就可以了,我喜欢披萨。”James想了一下,他喜欢吃披萨这件事是跟Sam相处多了之后才开始的,但也很有可能是因为Sam做的东西真的不能吃!


  “它会让你的腹肌都变成赘肉,得不偿失。”Steve在对待生活上保持着严谨的态度,话音落了,他总算有契机收起自己完全不自然的笑容。


  谢天谢地!


  James内心松了好大一口气,他终于又能正视Steve的脸了,“你一直在观察我的身材吗?”


  “没有。”Steve说完就逃向厨房,还尽量让背影看上去依然帅气。


  “医生,你回答的太快了。”


  看着Steve转身就走的样子,James更加确定了对方的心虚,而在他跟上去的同时,他也意识到了另外一件事,昨夜的他居然一夜安眠。


  整个上午,Steve都坐在客厅角落的一把藤椅上看书,他姿势始终保持得很完美。每次翻动书页的时候,指尖都会在纸张的右下角轻轻滑动,然后靠着指腹压下去的力道让书页弓起弧度,达到被翻动的目的。James除了感叹之余,还琢磨了一会儿那藤椅是不是很容易被烧着的事。


  这画面真是性感爆了!


       很想起身走过去,二话不说地扯开Steve一直紧扎的领带,就是清楚这想法很诡异,所以James才没有真的付诸行动。


  昨天两人的拥抱画面还在James的脑海里撞来撞去,他当时是清醒着的,但是药劲彻底发作后的事情他的确不记得,不然他不会到了早上才在Steve卧室的床上醒来。这久违的平静感和安全感让James不敢置信。    


  原本他也是在看书,不过显然进度不佳,十五分钟前他就翻开了书的目录页,现在它依然还停留在那里……好吧,这和他之前的预期不一样。


       Steve就像是一块海绵,不管他的脾气如何发作,找茬和嘴炮分分钟不停歇,Steve都能完好地吸收化解,甚至连神情都能保持温柔平和,试问这男人的神经是用艾德曼合金的做的吗?


  “James,你明天需要开始写日记了。”Steve看出了James的心不在焉,但他没打算戳破这个事实。他现在的心思都在担心James的手臂后续治疗问题,他不能轻易让以前治疗James的人轻易知道他们的下落。


  Steve是什么时候站到他身边的?


  James举起面前的马克杯把果汁一口气灌下去,借此来掩饰他刚回过神的尴尬,他简直是魂游太空去了,完全没有任何防备。


  “要写日记?我看上去很像十三岁的小女孩吗?”James没客气地反问回去,脑袋里却想的是,Steve应该已经给他准备了日记本那种东西吧?


  “不像。”


  “……”


  “James,我有很认真的回答。”


  “……就让我们忘了刚才的话吧。”James耸了耸肩。


  表面的平静掩饰的是内心的情感,James选择小心翼翼地藏起了自己的兴奋感,他因为一夜安眠这种进步感觉到了信心。也许他真的会好起来,等Natasha和Sam回来这将是个大大的惊喜,也可能在不久后他可以回归到心爱的特工队中。


  Steve突然无缘由地皱了皱眉,嘴角也绷紧了,然后似乎有转身要离开的意思。


  “等一等。”James边说边站起身来,冷不防地伸手捏了一下Steve的肩膀,心里开始怀疑起Steve这几天过度平静的表情,说不定那是为了掩饰什么,例如疼痛。


  闷哼一声,Steve单手捂着肩膀后退了一步,James的动作不在他的预料之中,所以这算是防不胜防,尽管随后Steve便想要表现的像没事人一样,但他已经从James的脸上看到了一抹愤怒。


  说实话,Steve一开始并不是故意要隐瞒伤势,他只是不想让两个人都看上去那么狼狈,而且他想要照顾James的情绪,到了之后他干脆就觉得没必要表现出来,这算的上是个误会。


  “很疼?”James心里发闷,从见到Steve开始,这人就没停止过受伤。


  Steve一怔,点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不算太疼,韧带拉伤而已,恢复需要几天,不过我体质挺不错的。”


  “给我看看。”James要求道。


  “没什么可看的,已经固定好绷带,而且我们该吃午饭了。”Steve在转移话题,他不知道James为什么突然要求这个,他也没想过要让James把多余的心思花在他的伤势上。


  James有些不爽地抿紧了唇,他不喜欢Steve如此的不配合,这间接证明了Steve是在说谎。至少那肩膀的伤势要比他想象中严重的多,否则Steve就不会连续3天都穿着衬衫打着领带,目的就在于掩饰,而他居然疏忽了。


  脚下迈了几步走到Steve的面前,期间James犀利的目光一直盯着他,“你是自己解开领带和扣子,还是要我帮你。”


  “James……”


  “容我提醒你一次,介于目前我还是一个有潜在暴力隐患的病人……如果你不配合我,那么我很可能就要发作了。”自从手臂开始配合James,他就很喜欢做双臂环在胸前的动作,就像现在一样。


  那句‘医生’听上去是礼貌的称呼,但实际就是在威胁,James的坦荡让人觉得这似乎没什么不对。


       这就是bucky特有的‘威胁式关怀’。


  失去James的日子,每天幻想他们再次生活在一起的画面就是Steve唯一的精神支柱,而现在这一切真的发生了,甚至对方连说话的口气都未曾改变。


  一分钟不到,Steve就在James的目光下妥协了。


  对Steve而言,这场对峙一点儿都不公平,他受不了被James那双漂亮的眸子死盯着看。随后Steve扯开自己领带,慢慢把衬衫的扣子一颗一颗打开,为了很好的掩饰手臂的伤势,这几天他都保持正常使用手臂,既然现在被拆穿了,他也没有必要再强行折磨肩膀了。


  绷带被拆开,肩胛骨肿胀的程度让人心惊,更别提那淤血几乎达到淤黑的程度,结果在Steve的预料之中,却在James的预料之外。


  “你是不是觉得废了一条手臂很有趣?”James气得倒抽一口气,Steve管这个叫韧带拉伤?


  “我没有这么想过。”Steve知道他做出隐瞒的行为是妥当的,但他也不会以任何理由去辩解。


        可如果再来一次,为了不让James多花费心思担心,Steve认为他还是会这样做,所以归根结底,他没必要解释更多了。


  “你刚刚甚至就坐在那边装作没事人一样看着书,还他妈的看了有快三个小时!”James的愧疚全面爆发,是他的错,如果不是他允许自己状况糟成这样,以他的能力不可能会忽略这一点。


  在医院的时候,Natasha清清楚楚地说过了,Steve又受伤了,他是听到的,可是为什么他没有及时作出反应,或许应该佩服Steve的掩饰能力太强了?


  “听我说,这不是什么大事,James,你先冷静下来,好吗?”Steve突然伸手抓住了James的手臂,他察觉到James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可能是他的状况引发了男人的情绪焦虑。


  “我很不冷静?”James知道是他的呼吸泄密了。


  “非常的。”Steve说着,把他的双手都扶在James的头上,四目交接,Steve用自己坚定的神情给James鼓励,让他不能注意到其他的事。


  “好的,我冷静了。”James说。


  然后Steve就哭笑不得地发现,James索性不呼吸了。


  双手捧着James的脸颊,那刚冒出不久的新胡茬就扎在掌心,这对Steve像是一种诱惑,使他完全不想把手收回来。


        “不,James,你还没有冷静……憋死你自己不是个能证明的好办法。”


  “我不是这么愚蠢的人,我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James呼了一口气出来,他的目的是表达关心,可是收获的结果却是丢脸,而且,Steve的手是长在他的脸上了吗?


        James, 你有的,只是你暂时忘记了……


  “这样一点都不愚蠢,有些事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说清楚的,James,你能感觉到我们之间的互相吸引,这并不丢人。”Steve说完这句话后,发现一直瞪着他的蓝眸突然别开了。


  “吸引?被我吗?”James抬手打开了Steve的手臂,他摇了摇头,直觉提醒自己不要再陷入Steve的温柔里。


  Steve知道James在迟疑什么,他还有很多时间去等待和证明,如果他们不能把以前的爱找回来,那就重新再来爱上一次,只要是这个人是James,是他的bucky,Steve觉得自己别无所求。


       他向上帝祈求过奇迹,而奇迹真的发生了,所以他十足感恩。


  “如果你觉得我们的医患关系让你不安,那我的追求就在你痊愈之后再开始。”Steve的话语非常坚定。


  “我不能确定这是不是对的。”James深吸一口气,他的心里一片混乱,除了承认Steve的话对他来说是一种诱惑之外,他更想知道自己的内心,更想搞清楚为什么Steve对他有如此强烈的吸引力。


  他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人,从没有一个能让他有过这样的感觉,只是初见就再不能忘记这太离谱,到底他该不该给Steve机会?


  在不清楚Steve的经历和感情的状况下,他能不能全心全意信任Steve?相信这个出色的男人不只是想玩一场感情游戏,或者说,不只是想为他自己缺失的感情找一个寄托?


  “你有很多时间可以考虑,James,你不需要现在就给我答案。”Steve对James慎重思考这件事让他很欣慰,这是好事,James正在用理智去判断发生在他身上的事。


       James颔首表示同意,他喜欢这种冷静的谈话方式,很舒服没有逼迫感。只是一丝微妙在心底泛开来,Steve的小心翼翼让他有些介怀。


       两个人后退坐到沙发上,James弯腰从沙发下面把药箱拖出来,他记得自己从执行特殊任务开始,就喜欢把急救箱放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早年养成的习惯一直改不掉。不过这个药箱不是他放的,是他三天前意外发现的,显然Steve跟他的爱好相同,这真是太巧了。


      “给你换了绷带之后,我们必须回去那个医院,你需要正确的治疗。”这不是在家里就可以处理的伤势,James不会任由Steve的肩膀的情况再糟下去。


       Steve眼神闪烁了一下,然后他点头了,但实际上Steve并没有考虑走出这里,以他和James目前的状况的来说,按兵不动是他们最好的选择。他更担心的是James金属义肢的问题,这种科技他知道可以找谁帮忙,但是付出一些代价也是必须。


       在自由和重要的人之间他要做出抉择,答案显而易见,Steve知道自己不会做出对前者的选择。


      “我认识Natasha那么久,她很少会信任别人,但是她却信任你,Steve,你很不一样。”James突然想到了Natasha离开前执意让他留在Steve身边,就看得出她有多相信这个男人。


      “她是很好的朋友。”Steve对Natasha的在心中的地位给予肯定说法。


      “你抢了我最漂亮的朋友。”James在开玩笑。


      “我保证我们之间,她喜欢你绝对要比喜欢我多。”Steve笑了,James居然愿意跟他轻松地开玩笑了。


     “不过,我发现我非常不喜欢看到你受伤,这让我极度的……愤怒,会有这种反应是因为我的病吗?”James斟酌了一下用词,他不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了,不知道这与自己的创伤后遗症有没有关系,总之他能感觉到心里有一团火在烧。


      Steve的眼神闪过一抹光芒,如同夜幕划过的一颗繁星,看着James的目光也变得愈发温柔。


     没错,James从来都不喜欢他受伤,他也不喜欢James每一次的受伤,但受伤这种事从未在他们身上停止过。


     而他,最终没能阻止最可怕的事降临在James身上。


     “我原本可以做更多的……”Steve握住了James为他忙碌包扎的手,把人扯到自己的怀里,这个动作甚至稍显粗鲁了。


      James的左边耳朵痒极了,Steve的呼吸就喷洒在那里,这一刻金发男人浑身散出的哀伤让他震惊。


     “Steve,不论你现在的愧疚到底是为了什么,我猜你已经做了你能做的……呃,怎么说呢,我知道你是个会付出所有精力去帮助别人的人,所以别再自责了,你足够好了。”


      就算James是想要说写好话来安慰Steve,但这些话真的并没有掺杂虚伪之心,他看得透Steve的本性,这男人本就是一种天生很优秀的人,会保护别人的人。


      “Steve,对于你没有放弃我这件事,我想,我欠你一句谢谢。”James情不自禁地动了动头,他的脸颊就自然蹭过了Steve的脸颊。


      倒抽了一口气,Steve的拥抱勒得James几乎喘不过气来,受过再多次重伤,也比不过此时此刻胸腔内袭来的疼痛感强烈,James的感谢几乎要碾碎Steve所有的意志力。


      手掌张开顺势扶住了James的后脑,谢天谢地,James并没有要挣脱的意思, 他们任由这个拥抱维持了下去。


     Steve不想让James看到他此刻涨红的双眼,他也不会再让悲伤触及他的James,永远都别想!


 【TBC】


下一章:Next


※没有beta君,我眼睛快瞎了,捉虫暂告段落,明天继续更吧。


    困得眼皮打架,冥王星时差的人去碎觉了zzzzZZZ



评论

热度(153)

  1. 锦年知几时大米粒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