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知几时

【盾冬】《他的焰火》05章 (医生Steve/警察Bucky、10月5日、更新05章)

弥酱_全职吧唧:

※内容梗概:James·Barnes是情报局的高级警务人员,职业生涯全部都在从事各种危险卧底任务,失去左臂后昏迷七个月醒来,记忆有缺失,左臂肢体接受过定向肌肉神经移植术(文尾有注释)后被强行转职到其他职位,并且需要长期心理复健。Steve Rogers是警界最好的心理复健师,事业完美人也看似完美的他,不知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将James的复健工作交给他,这其中的缘由也许是……矛盾冲突,过去和未来的不确定,他和他,到底会不会成为对方心底的那簇焰火?   


前文地址:01章  02章   03章   04章




※某些专业方面我尽力了,只是为了推动剧情,谢谢不挠脸。


※之后矫正时间差后更新会速度起来,一鼓作气秀恩爱!【也许……




第五章


  


  James似乎生气。


  察觉到James肢体语言透露出的抗拒后,Steve胸口的憋闷感无法宣泄,不得不说,在破坏美好的事情上他真是做到了不遗余力。可如果James生气的原因是以为被错认了的话,那Steve觉得自己绝对有资格拿到年度最冤枉之人的奖杯了。


  他们“相识”不足七十二个小时,两个大男人之间一见钟情的发生率可不那么高,或者说“不那么高”都是一种乐观的说辞。想着从前和James勾肩搭背喝酒笑骂的日子,和大声抗议他喊“Bucky”却又默认那个称呼的James,Steve就有满心的苦闷无法发泄。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从James的生活里被剔除,但一切就是发生了。


  抽了几秒钟去幻想对方生气的原因也许是因为在意他心有所属,尽管这只是一个不能再滑稽的误会。但很快Steve便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在James的认知里他们只是初识不久,一见钟情的发生率并不是那么的高。


  “James,外面没有声音了,我先出去,你留在这里坚持一下好吗?”Steve不想让James冒险,所以他打算一个人去面对未知的情况。


  还是一阵沉默,James似乎铁了心不想跟他沟通。


  “James?”Steve再追问一句,但是随着他的话音一落,怀里原本僵着身体的James突然剧烈地咳了起来,随后脑袋直接抵到Steve的肩头上没有了动作。


  没有布料的阻隔,肩上湿润的感觉让Steve心惊,随着血腥的气味散开,Steve猛地踹开冰柜的门,光亮一下打进来,外面的身影让Steve心一惊,来不及去看清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他已经迅速地转身把James揽在身前,即使是被枪支扫射,他也可以挡住那些子弹。


  “Steve,是我!”Sam喊了一声,他知道Steve并没有看清他的脸。


  心瞬间落回原位,Steve把James直接抱出了冰柜,他甚至顾不得去问Sam怎么找到这里,或是他们需要怎么撤退,James的突然昏迷让他整个人慌了分寸。


  James一直在流鼻血,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嘴唇看得出来被他自己咬破了几处,即使昏迷之中紧皱的眉头也没有展开。


  “他受伤了?”Sam一惊,看着Steve肩膀处的血还有James狼狈的样子,他以为自己来得太迟了。


  就算这里是医院也没有办法让James马上得到治疗,他们得离开这里,感觉昏迷中的James体温过高,Steve已经无暇猜想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James失去了意识,但依然眉头紧锁,嘴唇除了干裂的状况外还被咬破了好几处。他的手到此刻还抓紧着Steve的手臂,经过了刚才Steve一连串的激烈动作后,他的手指也没有半分松开的迹象。


  “他身上没有外伤!Sam,Natasha在哪里?”Steve的额头上冒出了冷汗,他猜测是James在他们没碰面之前就受伤了,但是他没有察觉,James也没肯说。


  该死的,就算这里是医院也没有用,他们必须马上离开,不能让James在这个危险的地方进行治疗。


  嘀嘀的声音响起,Sam收到了Natasha的呼叫,看来她也已经赶到医院了。


  “Sam,你们可以撤到停车场东北角吗?”Natasha的声音压得很低,显然那边的情况也不轻松。


  “Natasha,你得来接应我们一下,James的状况很不好。”Sam对着通讯器说道,他之前解决了这边的几个杀手,一定会很快就被发现,他们带着昏迷的James不方便撤退。


  “Steve,我们只能拼一下了。”Sam咬咬牙,在不知道敌人到底是哪一方人的情况下,他们无法在请求支援上作出正确判断。


  “不行,我不能拿James的命冒险。”Steve态度很坚决。


  “Steve……”Sam叹了口气,可他不是傻子,Steve的本事他也不是没有过耳闻,毕竟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传奇人物,不过现在的情况下他们没有多余的选择了。


  “我还有办法。”Steve抬手摸了摸耳后的小小凸起,那是一个微型植入器,他厌恶这个,也没想到自己真的有用到它的一日。


  “是好办法吗?”Sam挑起了左边眉毛,神情有些复杂地问。


  “我不确定。”Steve是一个诚实的人。


  Sam撇撇嘴,像是毫不意外自己会得到这样的回答,不过他很相信自己的直觉,也知道Steve是一个天生的领导者,所以他愿意交付出自己的信任。从前Steve的一些传说就已经让他很佩服了,不过把Steve当成偶像这事说出来会显得他太逊,所以Sam决定要暂时隐瞒这个事实。


  “OK,你就做吧。”Sam爽快地说道。


  下一刻,Steve抬手将耳后的植入器用力一摁,忍受了一瞬剧烈的疼痛后,他确定求救信号已经发出了。


  “Sam,谢谢你。”Steve感激Sam做出的支持。


  “行了哥们,你也是在救我的命。”Sam相信,若是他不同意Steve的做法,拒绝把自己的安全托付出去,那眼前这位正直的男人绝对会陷入抉择的两难之中。


  十三分钟后。


  Natasha被人从停车场带走,同时也获知Steve他们已经安全被转移,而对方称这是Steve队长的安排,请她配合撤退行动。


  半个小时后。


  Natasha已经被送至一家郊区的医院,环境不错,看了看身边走过去的护士小姐,她甚至响亮地吹了个口哨。这里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医院,毕竟把手枪佩戴在大腿内侧通常不是护士小姐们的习惯。


  “嗨。”试图打个活跃气氛的招呼,但是显然不太成功,Natasha看着背靠在走廊墙壁上的Steve,他看上去糟透了。


  “我去买咖啡。”Sam看到Natasha来了之后,扬了扬眉毛示意她跟Steve谈谈,因为他没办法让Steve跟他交谈,他们已经这样沉默地待了很久了。


  来这里的途中,Natasha就确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Steve果然还在私下进行着其他的任务,离开前线工作恐怕也只是个障眼法,不过每个秘密机构都有各自的规定,她当然不会有责怪Steve隐瞒实情的意思。


  Sam离开后,Natasha走近病房的窗子,看了一眼安静睡在病床上的James,仪器显示他的体征都很稳定,那就应该是没什么危险了。她从Steve的神情里看出满满的自责,所以不想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些都不重要。


  他们出生入死的次数早已经数不清了,唯一重要的事只有他们得活着,其他事都总有办法去应对。


  因此,Natasha也没打算细想下去。


  走到Steve身边,先是看了看他被包扎稳妥的肩膀,他穿着宽大的病号服,露出的肌肤上的伤口都不算太严重,看样子被袭击没有真的让Steve受重伤。


  “医生怎么说?”Natasha避重就轻地问道。


  “营养严重不良,胸腔受到撞击引起内脏出血,需要一段时间的卧床休息,随时会醒来。”Steve的目光落在脚下,他甚至没有抬头去看Natasha一眼。


  “Steve,James从来做事都有他的理由,就算他失忆了,他还是选择去医院救你,这是他的意愿不是你的责任。说真的,James会这样做我根本不意外,况且我要感谢他的冲动,因为我发现你出事的时间太晚了,我很懊恼。”Natasha看出Steve的不对劲,按照他的说法,James的状况并不处在危险之中,这种伤情对经常出任务的他们来说都是家常便饭,可是Steve的肩颈还是僵直得厉害,或者说他正处在恐惧之中。


  “抱歉,我没想要传达什么负面情绪给你,Natasha,这事原本就与你无关,我也很感激你现在没有要我给你一个交代,关于我……”Steve给了Natasha一个歉意的笑容,他不应该让自己的情绪这样消沉,James没事了,他正好好地躺在安全的地方。


  “无所谓,这些不是我必须知道的,而且是朋友的话,就不要说这种话了好吗?不过你也知道,受伤早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James没事就好,我理解过深的感情会干扰你的判断,这可以理解。”她自己也遇到过同样煎熬的事,只是Steve还有机会挽回,而她甚至还不知道那个人是生是死。


  “Natasha,我叫了他‘Bucky’,是我疏忽了。”不想对Natasha隐瞒太多,关于James的事,唯一知情的也只有她了,在从前几次理智崩溃的情况下,都是因为有Natasha的帮助他才渡过难关,为此他心怀感激。


  “你确定这真的造成他的困扰了吗?Steve,你应该知道的,James还没有记起那些事……”Natasha试图安慰眼前高大的男人。


  “两次,Natasha,我居然犯了两次同样的错误,我伤害到他了。”Steve无法忘记James在冰柜里抗拒他的事,让他现在还能感觉到那一刻的痛心。


  ——James,我是James。


  这是James在昏迷前所说的短短一句话,却足够让Steve听出话语里的自嘲和极度失望的意味,他伤害了James,就算在他的世界里,James和Bucky是一个人,但是对James来说不是,至少现在还不是。


  “难道他以为你认错……”Natasha恍然大悟,然后她意识到为什么James会乖乖接受治疗了,那个家伙居然在失忆的情况下再一次对Steve一见钟情了,该死的,她也疏忽了整件事的脱轨程度。


  “对,他以为我把他当成另外的人,Natasha,我无法解释,我不能就那么抓着他,说他就是Bucky,说我是多么迷恋着他。”Steve走到窗子边,目光深情地看着还在昏迷中的男人,他的手指慢慢描绘起James的轮廓,只不过是隔着那碍事的玻璃。


  “真的不能吗?”Natasha知道Steve想要用循序渐进的方式,可是她也知道Steve的痛苦纠结。


  “情绪刺激会产生的结果,我不能保证它会是良性的,James已经有记忆缺失的状况,如果他再出现记忆矛盾就只会加重他的心理负担,这对他接受自己的义肢根本没有帮助,所以是的,我不能那么做,我可以克制住……”说到最后,Steve的声音渐渐低到快听不到了。(注)


  “Steve,你很坚强,从来都是。”Natasha轻声说道。


  “对James来说我是个心理复健师,但是对我来说他可不只是个患者。”眼底的温柔骤然涌现,当“他是我的Bucky”这种想法涌现在Steve脑海的时候,他还是笑了,即使现在的回忆让他感觉到苦涩。


  Sam拿着咖啡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那两个人在安静地思考着,他没有开口打扰他们,拿着咖啡坐在了一边的长椅上。


  说真的,他还没想到今天来救援他们的人会是哪个秘密部门的。但依他的经验判断,他觉得这些人执行任务的级别可能会高出他们很多。那些人没有一个做出过指令之外的多余举动,这必然是经过长期严苛训练的。


  突然,Natasha看到病床上James的手指动了动,知道他马上就要醒过来了。而她也作出了自己最后的决定,在她和Sam离开之前,这是她必须要做的一件事。


  “Steve,他快醒了。”不愧是特遣队里被称作超级战士的家伙,Natasha也算是真正放下心来。


  Steve冲进了病房,那速度绝对称得上惊人,但是Natasha似乎没有急着跟上去,而是看了一眼走过来的Sam。


  “Natasha,我们明天下午就要出发了,你真的决定了?”在这之前,Sam并没有直接跟Natasha聊过关于James的安排,但是现在是时候了。


  “James会被照顾得很好,他需要一个真正会帮助他恢复的人。”Natasha想过了,之后若是有谁恶意插手阻挠James被转移治疗的事,她都不会有半分客气留给对方。


  “为了James的安全,我同意你的安排。”Sam点点头,他知道什么是对James好的事,其余的等回来再探究细节吧。


  看着病房里Steve急切等着James睁开眼的样子,Natasha知道她的判断是正确的,“Sam,有时候我觉得我们像是两只保护欲过度的……”


  “别,别把那个词说出来,求你。”Sam抬手扶额,如果听到Natasha形容他为老母鸡的话,下次他执行飞行任务的时候该怎么去面对他的飞行器?


  Natasha的确没说下去,而是挑起了漂亮的眉毛盯着Sam看,难道她不说他就不懂了吗?


  随后Sam抱着头哀嚎一声:“噢!Natasha都是你的错,我该死的已经在想那些愚蠢的画面了!”


  Natasha赞同地点了头,没错,那绝对是够蠢的。


       -TBC-


下一章:Next


  注:创伤后应激障碍的认知异常,出现PTSD的患者对创伤性回忆更清晰、具体和个体化,而对正性、积极的回忆却相对模糊,较未发生PTSD者有显著差异。患者更倾向于将侵入性体验评价为视觉影像并伴有强烈的“此时此刻”身临其境感受。在侵入性创伤记忆出现时,则患者更多地表现为愤怒和悲伤。碎片记忆理论是指创伤记忆缺乏有机条理、不连贯,并且无法与其他自传体记忆和自我概念整合起来,需要注意的是,PTSD患者可能表现出记忆困难或记忆前后矛盾的情况。


  



评论

热度(146)

  1. 锦年知几时弥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