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知几时

【盾冬】《他的焰火》01 (医生/警察/AU/9.14开文)

弥酱_全职吧唧:

※AU角色设定:心理复健师Steve与左臂受创的警察Bucky


※内容梗概:James·Barnes是情报局的高级警务人员,职业生涯全部都在从事各种危险卧底任务,失去左臂后昏迷七个月醒来,记忆有缺失,左臂肢体接受过定向肌肉神经移植术(文尾有注释)后被强行转职到其他职位,并且需要长期心理复健。Steve Rogers是警界最好的心理复健师,事业完美人也看似完美的他,不知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将James的复健工作交给他,这其中的缘由也许是……矛盾冲突,过去和未来的不确定,他和他,到底会不会成为对方心底的那簇焰火?


PS:一如既往的淡定文风,甜虐交错,信任lo主会把故事细细讲完的小伙伴,就请来一同见证这对儿新形式的爱情吧。


  


《他的焰火》01 


  雨天,街上的气温极低。


  穿着单薄的开衫,那男人就直直站立在高大建筑物外,光是思考到底要不要走进去这件事,他就已经用了一个小时之久。


     街上的人形形色色,时不时就会有人把目光落在他身上,还有人会在奔跑时擦撞过他,然后匆匆留下一句抱歉后就消失在转弯。这个城市里似乎每个人都在忙碌,只有他有足够的时间站在这里发呆。


  手机有了动静,男人不肯接想等它自己安静下来,可惜它并不配合,拼了命似的的震动。


  “James,我看到你了。”接通后,手机里传来无奈的话语。


  “所以呢?”James反问一句,他是被迫来到这里,他原本就不想配合任何事,“我以为你们不再跟踪我了。”


  一辆黑色跑车飞驰而来猛停在路边,跳出驾驶位的红发女人和副驾驶带着墨镜的男人一起向James走去,他们知道除了紧迫盯人这个办法外就别无选择。


  “你是自己上去,还是我和Natasha帮你上去?相信我,我们协助你的画面绝对不美好。”Sam把墨镜摘下来,挂掉了正在通话中的手机作为最后通牒,神情一反常态的凝重。


  James咬咬牙,浓密未修剪的胡茬早已遮住了他脸颊的线条,眼眸黯淡无光,眼眶下的黑眼圈证明他的精神状态也很糟糕。没人想在这样的天气里玩幼稚的追逐游戏,至少他没有那种心情和精力。


       做出决定的James迈开腿走向建筑物的入口,背对着那两人,他举起右手略带嘲讽意味地挥挥,妥协这种事他偶尔还是会做一做的。


  “他这么配合才不是好事。”Sam哀嚎一声,自从James醒来变成这颓废的模样后,他就再没有轻松的日子可以过了。


  “这是第一步,你不能指望他还没学会如何继续面对生活就去积极的生活吧?”Natasha手腕一抖,把口香糖扔进嘴巴里,她和Sam很快就要去执行下一个任务,至少一个月不能联络James,所以她很焦躁。


       James必须更快面对现实,他得能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才行。


  Sam耸肩表示赞同,比起他失去的爽快日子,他更担心的是哥们的状况,如果换成他和James交换遭遇,恐怕他情况只会更糟。


  “我们就在这里等他。”Natasha说着坐回车里,她愿意把目前能空闲下来的时间都留给那个男人,James值得她这样做。


  “不介意我订个披萨吧?”Sam拍了拍空荡荡的肚子。


  “水果的。”


  “……”


  “不然别吃。”


  “……”


  “……”


  “喂,披萨店吗?我要定个超级水果披萨。”






  电梯到达十九层,门在眼前缓缓打开。


       James的双眼不自觉地眯紧,脚下后退了一步,这个时候他才终于意识到,他根本不该来到这里。


  James想告诉所有人,他并没有什么心理问题,任何人失去了重要的东西都需要时间去接受和面对,这根本不值得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对着一个陌生的人吐露心声。他不是个被抢了心爱玩具的孩子,要知道,靠哭来发泄悲伤和找寻安慰这种事,大概在他真正的孩提时代都没发生过……


  好吧,他不能做这样的假设,他失去的毕竟不止是身体的一部分,还有一些也许不重要的记忆。


  真是一个万分幸运的人。


  目前这就是James为自己的遭遇所作出的结论,他没有被梦魇纠缠,他有力气做很多事,一切很正常不是吗?可他居然还是被密令调离原本的职位,停止了所有的任务不说,还成为了一个被人保护的废物。


       什么味道?


  牛排的香气突然在周遭飘散开来,这味道成功吸引了James的注意,虽然他不觉得下午三点是合理的用餐时间。


  找到了那味道的来源,站在那扇门前,James又用力地嗅了嗅,顿觉一股饥饿感猛地袭上来,胃酸也瞬间泛滥。周围很安静,没有多余的目光,没有烦人的窃窃私语,他吞咽了口水之后,视线落向门上的名牌,Steve Rogers诊所。


  在一个在有预约的诊疗场合吃牛排的医生,James不知道他和这个医生到底谁才更像个患者,所以除了牛排味道很好外,这件事绝不值得谅解……脑内的想法还没停下,那扇门却毫无预警地被人 从里面打开了。


  “Barnes先生,你好,我就是你未来几个月的治疗师,Steve Rogers。”开门的男人说道。


  James怔了短短三秒钟,把视线稍稍上移才对上男人的双眼,比他还高壮几分的男人,会是那个传说中终日用言语哄骗就能治疗好病患的心理复健师?


  言语哄骗这当然只是James个人的想法,Steve Rogers,警业界无人不知的传奇人物,目前依然拥有着许多部门最高级别的进入权限。他因为某些原因毅然离开了前线职位,全力从事心理复健这行业,而从他离开后之后,关于他的个人资料也全被当成机密文件进行了封存。


  “不用说客套话,45分钟的时间,我希望治疗内容只是让我安静的坐着。”James别开了目光,他没从这个金发男人眼中看到任何情绪,这让他有些心慌。


  “你的提议很为我着想,并不是不可以接受,原本你才是这场谈话的主导人。”Steve身体稍稍侧开,示意对方进门。


  没有怜悯,没有同情,甚至没有任何的试探和打量?


  James认为这事是不符合逻辑的,这个一脸正气到发光的医生应该要迫不及待地对他说,他James·Barnes是一个心理有多重创伤并且需要恢复的人,还要不断告诉他世界的美好和光明才合理。


  所有人都知道在他身上发生的事,他已经习惯了,非常的习惯。


  好像每个人安慰了他就能变得优秀,并且成为有最爱心的人。但,James觉得真没这个必要,不是每个当事人都会喜欢别人多管闲事,尤其在丑陋的事情上更是如此。


  “如果我提议,除了安静坐着外我们可以一起用个餐,这会被拒绝吗?”Steve将衬衫袖口解开随意挽了几下,走到餐桌边准备好餐刀后,回头对着James问道。


  他脑子有病吗?


  James的双眸里毫不掩饰地透露出这个信息,其实他没打算拒绝对方,他知道已经无法克制刚刚突然爆发出来的饥饿感。


  “我只吃五分熟的。”话就那么脱口而出,James随后不爽地皱眉。


  Steve的笑容加深了几分,自然地用遥控调高了空调温度,因为眼前的褐发男人看上去冻坏了,“是的,这刚好是五分熟,太巧了不是吗?”


  “或许也不是巧合。”James的脸色变了变,谁知道是不是Natasha或是Sam提前做了什么多余的事。


  Steve选择坐在距离James较远些的椅子,抬头再看向James时,他的神情严肃说道:“Barnes先生,我割舍出的这份牛排,是我精心烹制并且错过了用餐时间的午餐,我认为你多虑了。”


  James抬手摸了一下鼻尖,其实话说出的同时,他也觉得那很没礼貌,他意识到了。


  “……抱歉。”


  “如果你吃完后是好的评价,就当你是诚意道歉了。”Steve说完就自行吃了起来,目光没再看向James了。


  这个Steve绝对是个奇怪的人。


  James歪了一下头,他想不明白Steve的目的是什么,可是既然有人为他花了大笔的金钱来做咨询,或许,可以当这些只是额外的附加服务好了。


  他的确是饿极了,感觉在嘴唇除了因为低温变得青紫外还干裂的厉害。


  根本不记得自己的上一顿饭是在哪里吃的,吃的是什么也没有什么印象,James发现自己一直盯着桌上的水杯。他嘴巴动了动,冲动迫使他走过去一口气喝光了那杯水,在放下杯子的时候,他的右手开始微微颤抖。不过,他一直藏在袖子里的左手却没有任何感觉,只是安稳地插在口袋里。


  Steve的表情突然有了变化,或许是因为意识到自己的计划失败了,只是小小的变化,他就知道事情并没有按照他的估测在发展。


       因为James的眼神在喝完水后莫名变得犀利,他还在静静地打量着四周。突然James就蹲下身去,伸出手摸了摸地毯上的湿气后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又仔细看清楚桌腿压在地毯上的痕迹后,终于站起身来。


       怪不得从走进这间心理咨询室后他就觉得奇怪,屋子的布局有些微妙的别扭感,这放在落地窗边的餐桌多余的可笑,甚至桌腿还沾着些微没来得及擦去的雨水。


  “不愧是有名的治疗师,在我的预约时间前让人送来这张桌子,还特意安排这一出好戏,请问,我要不要为医生你精心准备的温柔戏码鼓掌?”James的食欲突然消失无影了,刚刚对Steve这个人产生的好感已经像垃圾一样全部被粉碎掉,“喔,对不起,我忘记我可没有双手能为你鼓掌。”


  James的左手臂动了动,幅度不大,却足够手臂从口袋里脱离出来,就那么无力地垂在身侧。看着Steve慌忙起身的动作,他嘴角自嘲的笑容更深了,这才是最真实的反应。


  敏锐度和洞察力都在迅速退步,明明那么不想接受治疗,却又简单就掉进对方的治疗陷阱,James,你真的太可怜了。


  Steve快步走到男人的面前,他有考虑过这么做的后果,可是他还是冒险尝试了。他和Natasha沟通过,James在到这里之前,至少两天两夜没有睡过,五餐没有吃过,但是James本人却不知道正发生在他身上的自虐行径,因为他的潜意识在拒绝去做许多日常中最简单的事。


  Steve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引导James坐下来吃东西,只是很可惜的失败了而已,他没能让那另外一半几率获胜。


  “我们可以单纯的聊聊吗?”不想让James就这样离开,Steve再次开口,语气换成更诚挚的询问。


  “是我和你,是病患和医生,是傻瓜和骗子,唯独不是我们。”


  James的胃在翻搅着,Steve做的事比起那些直接对他递出怜悯的人过分的多,因为从他踏出电梯那一刻开始,他就在被当成一个愚蠢的精神创伤患者……


  嘭!


  下一刻,Steve被狠狠地推撞到墙边去,他的肩膀同时撞飞了墙上巨大的玻璃相框,相框落地后,玻璃碎裂的声音让人惊心。


  James神情很是茫然,直到他看着Steve扶着肩膀痛苦的神情,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又发生了!


       右手开始疯狂地狠捶着左臂,James万分痛恨这个义肢,它又这么突然失去控制了,都是那个狗屁神经移植术让他变成了一个失控的魔鬼。


  “别伤害你自己!James,快停下来!”Steve的吼声带着焦急,他知道眼前的男人已经无法理智思考。


  他要结束这一切。


       转身疯狂奔出门外的James脑海里只剩下一个想法。


  【TBC】


下一章:Next


(仅放在第一章的注释):定向肌肉神经移植术(targetedmusclereinnervation),此手术资料不多并且昂贵却并有详细资料说明是否一定能成功,但在本AU文中假设已经可以作为电子义肢的普及手术,为私设,请阅读前多多注意不再提示。



评论

热度(318)

  1. 锦年知几时弥酱_全职吧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