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知几时

dear honey 盾冬

禛:

简要:冬冬因为洗脑的时候网络遭受病毒袭击而被输入错误指令:任务--得到美队的爱。




队二时候的脑洞,队三已变设定,我都没写完……或许哪天会写完……放个试阅吧


----------------------


1


Bucky急促地喘着气,全身的肌肉都在强烈的电流刺激中绷紧,脑海中有什么正在被抹去清空,又有什么正钻进来。


他咬着牙,喉咙里挤压出痛苦的悲鸣。


我记得他……


美国队长……


我……记得……谁?


他指甲都要抠进扶手,胳膊上的青筋暴起,胸前的伤口沸腾着就要撕裂。


啪嗒。


灯光却突然闪了一下。


“怎么回事?”正在输入洗脑指令的男人怔愣地询问身边的人,下一秒,屏幕上的数字疯狂地跑动。


“怎么回事!”男人惊慌无措地敲击着键盘,却无论如何也止不住错乱的蓝屏画面。


“……有人切断了电力系统?……不……”走廊上有谁跑过,“糟糕,被查到了,受到了病毒攻击,开启一级防护反攻!……拉下安全闸……”


……


大脑像是要被切割的痛楚突然消失,Bucky睁着眼放空地看着天花板上耀目的灯光。


他知道这样的紧急状况是短暂的,过不了多久就会排除危险,然后就是另一波痛苦的到来。


他等着。


然而,有那么一条指令却被温柔而不容抵抗地侵入进来。


——美国队长是你的任务。让他爱上你。


 


九头蛇并没有检查出这条在病毒攻击时被意外输入的指令。


那分秒之间乱杂的程序记录跟随病毒一起被清除了。


而向来无法抵抗指令的冬日战士更不会提出任何质疑。


无论这条指令是多么的与前期计划背道而驰,无论这条指令听起来是多么的荒唐无稽。


冬日战士之所以成为九头蛇的秘密武器、终极杀手,是因为只要给他下达了命令,他一定会勇往直前不择手段千方百计奋不顾身地完成。


于是他再次来到书店。


不擅长与人沟通的冬兵,但凡遇到不理解的事物,总是会自行寻找答案。


《男孩,如何追求女孩》,《恋人相处的100条建议》,《恋爱的秘密》,《相处之道》,《爱人与被爱》,《如何做到讨人喜欢》,《想让他为你着迷吗?》……


再次重申,冬日战士是一名为了完成任务刻苦努力的绝佳杀手。


或许这次不是杀手。


 


Steve突然放缓脚步,微不可查地瞥向一边的橱窗,玻璃上反射出远处某个隐蔽的角落,一闪而过的金属色。


他的脑中迅速闪过一个念头。


他控制着自己的脚步,仍然往前走着,顺手拿出手机给猎鹰发送了一条讯息:抱歉,有些事,今天的聚餐我不能参加了。你们玩的高兴。


 


喧闹的街头,谁弹着吉他唱着婉转的歌曲,嗓音低沉而缠绵,像是舍不得谁的离开。


Steve沿着人行道慢慢走着,走过一个又一个路口,间或瞥一眼玻璃橱窗。


许久之后,美国队长笑了起来。


他终于明白,对方在跟随他,观察他,而毫无杀意。


他心里隐隐有一个想法,为此而有些欣喜若狂。


街边露天的遮阳伞,相邻玻璃柜台里可口的甜点,若有似无飘来的咖啡香气。


美国队长坐到了角落。


他微低着头搅拌着杯中的咖啡,看其中小小的漩涡,淡淡的苦味,白瓷杯壁晕了浅浅的咖色痕迹。


等着那个人的脚步声逐渐接近。


Steve抬起头,看着对面那个穿着棉质运动服,压低了帽檐的男人,眉眼弯下,嘴角漾起温柔的笑意。


“Bucky。”


冬日战士抿着嘴唇,将包里的玫瑰花捧递到了美国队长的面前。


 “Bucky?”Steve不明所以地看着对方。


冬日战士盯着对方,生硬地开口,“送给你。”


美国队长对于这突如而来的礼物感到困惑,更为对方改变过大的态度感到担忧。他相信Bucky一定会想起他,他也相信对方如果有所发现一定会来找他,但是,玫瑰花?


 “Bucky?”


冬日战士沉默地盯着他看,他金色的发色,他似曾相识的面容,他等待的神色,他眼睛里的真切,他身上想要令人接近的气息。


他那样注视着自己,专注地,一瞬不瞬地,却像温暖的阳光坦诚地铺泻。


像是他是他此时最重要的,他的一切。


Bucky突然开口,“我要追求你。”


 


2


美国队长从来没有被人追求过的经历。


瘦弱的时候不会有,强壮之后……来不及有,醒来之后更是被放到了高位。哦,不,调戏打趣可不算。


追求,是多么美好认真的词语。


所以当他在收到这么漫长的人生中第一次郑重的追求宣言时,一脸震惊也是可以理解的。当然发出追求宣言的是他曾经的青梅竹马·一起出生入死过·以为已经牺牲·竟然活着·已站到对立阵营·要杀自己的Bucky,也是一个重要理由。


Steve看着面无表情的Bucky,“什么?”


冬日战士冷冰冰地开口,“我跟你回去。”


“哦,好。”Steve下意识地答应着,却完全来不及开心,“……Bucky,你说你要追……求什么?”


冬日战士一脸坦然,“你。”


Steve张了张嘴,手指在木质扶手上都不自觉捏出了指印,他脑中飞速地思考着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误会,不,不会是九头蛇,他们不会这么做,这不是他们的风格,没有人能指使Bucky,还是Bucky误会了什么。


“Bucky,我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我们——”


“你爱我么?”冬日战士干脆地打断。


美国队长深呼吸。


他看过关于冬日战士的调查报告。他的Bucky被做实验,被冰封,被洗脑。那么……会不会是洗脑的过程中出现了什么差错,导致他记忆紊乱,对过去的一切产生了误差?


不得不说,队长确实隐约擦过了事实的真相。


冬日战士在对方的沉默中得到了答案,于是他果断地下结论,“快点爱上我。”


 


没有什么比Bucky愿意跟自己回去更令人欣慰。


不管Bucky遭受了什么才会有现在这样意外的理解误差,美国队长都相信,随着他的陪伴,随着Bucky慢慢对过去的回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美国队长充满信心。


“所以,这是Bucky Barnes。”Steve向他的复仇者联盟的伙伴们介绍,“我想你们都知道,我想我们可以相处的很好。”


“哦……这可很难说……”Sam歪歪脑袋跟了一句,然后在队长的注视下又开口补充,“我会努力的。”


“所以你真的离开九头蛇了?”Natasha无法相信地再次确认。


冬日战士对此保持意料之中的沉默。


或许连他自己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他察觉到了过去,他意识到了自我,他不打算再回去,却又摆脱不了输入的指令。


“我相信队长的判断。”Fury局长沉稳地说道,并看向队长,得到对方感谢地点头,复又转向冬兵,“我想你会更喜欢这里的,后勤部门会给你安排一间很棒的宿舍——”


“不用。”冬日战士往美国队长的方向一侧,“我和他住在一起。”


局长缓慢地点头,不确定地看向美国队长,“我想……我们的房间很多……”


“我和他住在一起。”冬日战士坚定地重复。


“哦……”Fury在队长眼神肯定下缓慢地点头,不确定地接着说,“好吧,那我找人给你加张床……”


“不用。”冬日战士冷冷地拒绝。


这下连Clint都控制不住地开问了,“你确定?”


Steve先一步下了定论,“没问题,就这样。”


总觉得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了。


Tony沉思状看着两个人离开的背影,“我觉得哪里不对劲。”


Clint抱着胳膊,“不止不对劲。”


-------------------------


觉得不放出这个梗也挺可惜的_(:з」∠)_

评论

热度(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