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知几时

【盾冬】抽题活动文-医生与混混pwp(上篇,ABO设定)

晒豆酱:

参加了一个飙车活动>>活动地址:点击


背景:ABO非平权社会体制




正文:


 “大夫,我想上厕所。”


詹姆斯揉着下巴,坐在急诊室的抢救床上,右腿笔直地水平放好,左腿却不老实地垂向地面,一边晃荡一边踹一踹床体滑轮。


“现在不行,我还没详细检查。”名牌上写着罗杰斯医生的男人正记下他的体温,同时推一推鼻梁上驾着的黑框眼镜,“请坐好,巴基。”


“喂,不是说好不叫我这个名字的吗?我是真的想上厕所,喝水喝多了。”


詹姆斯用眼神把发小的背影扫了个遍,干净、利落、专业……各种各样的褒义词他都想往史蒂夫的身上堆。谁让他的发小是这样一位有出息的Alpha,不仅从医科学院以优异成绩毕业,光是那一副大卫雕塑般的肉体就足以招蜂引蝶。


只不过他自以为很了解史蒂夫,这应该算是全纽约最正经的一位Alpha,在他的世界观里任何事都没有病患重要。


对啊,他就是那么不一样,就连金发都比别人的好看。瞧啊,在阳光下那么一照,医生大褂都要比其他医生的白上十个等级。看他用钢笔写字的手,刚劲有力,金色的汗毛无一不在显摆主人浓烈的雄性荷尔蒙。再看他的嘴唇,上薄下厚,湿润饱满,有谁不想让这双嘴唇在肌肤上游走呢?更别提他的胸肌了,哦是的,胸肌,要是把手伸进……


 


“巴基?巴基?巴基!”史蒂夫打了个响指,“你又走神了?我刚刚叮嘱的听没听到?”


詹姆斯一下从幻象跳进现实,还想象着摸上那对胸大肌的真实手感。“啊?什么?你说什么了?”


史蒂夫摇摇头,无可奈何地看着这位最难处理的病患。“我现在要检查你的脚踝,请将身体放平好吗?”


“放平?诶,没问题。”詹姆斯应声躺好,自己的小腿被拉了起来,灰色休闲裤的裤腿被挽到膝盖下。


史蒂夫的眉头皱得比百叶窗还紧,食指、拇指和虎口轻轻圈在詹姆斯受伤的小腿上。在他有限的行医记录与记忆里,似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和詹姆斯会一次面。有时候是打架流血了,有时候是逃跑时崴脚了,更多的时候是无意中碰伤了。


詹姆斯右脚的白色棉袜被退至脚背,史蒂夫用左手手掌托住他的脚后跟,像托住一只白色的小乳鸽,右手指肚小心地按压患处。


“目前我没发现有皮外伤,说吧,这次又是怎么搞的?你真是我所认识的最容易受伤的Alpha了。”


“切,还能怎么搞的?打架打不过啊,妈的,我被套了布袋。”


“套了布袋?”史蒂夫眉头拧得更紧了,“还有什么地方受伤吗?在哪儿发生的事?”


“就在我回家的路上,那帮傻逼们……嘶……轻点儿,不过没什么大惊小怪的,Alpha嘛,看不顺眼就打一架,你可千万别再替我报警了。”


“哪有Alpha像你这么暴脾气的?别乱动,我要先确定疼痛位置。”史蒂夫将指尖置于内踝关节处,摸到了一处淤青,“巴基,请你对照一下疼痛分级表,告诉我这里有几级痛?”


“说了别叫我巴基!你怎么老记不住啊,蠢货。”詹姆斯支起左腿,朝墙上贴着的疼痛分级表望去,“嗯……嗯,大概有五级?或者六级痛吧。”


认真的急诊医生史蒂夫把注意力重点放在足弓后方,弯下了腰。“初步诊断可能是韧带扭伤了,我需要依次按压你的外踝韧带处,如果特别痛就告诉我,不要强忍。”


“真的没有特别痛,哥们儿,看在我们认识快二十年的份儿上,你只要随便开些药油给我就好。”詹姆斯想要收回右脚,他可不希望自己雪白的脚趾头全部曝光在夺目的注视之下,“就上次你开的那种药油就很好,擦两下就好多了。”


“你的脚踝前不久刚伤过,以一个医生的角度而言,我需要给你做一个初测检查,以免骨软骨或软组织受到潜在伤害。以一个好朋友的角度而言,我倒真的挺像把你扔下不管的。”


说话时史蒂夫的蓝色眼睛闪烁着医生特有的严肃。


“别逗了,史蒂夫,你永远不会扔下我的,是不是?”詹姆斯将支起的左腿伸过去,绷直脚尖,像兄弟间亲密又带点儿色情的玩笑,一下下顶着史蒂夫的大腿,“你可别忘了是谁在你小时候替你打抱不平。如果没有我,你根本活不到上医学院的年纪。”


“所以我更不想看到你出现在急诊室里,巴基。”


“操,我他妈说了,别叫我巴基,你怎么就……史蒂夫!”


 


史蒂夫像剥香蕉皮一样把詹姆斯的棉袜剥了下来,突如其来的动作令局部肿胀的脚趾受到惊吓,一个挨着一个,猫咪肉垫似的蜷成排列整齐的五个小肉芽。


“果然,外踝关节处压痛感明显,被动牵拉副韧带时疼痛感加重,足弓微微红肿,我的判断没错,巴基,你的脚趾也肿了,是有人把你推下楼梯了吗?”


“切,你管不了这么多事,还有别叫巴基了好吗?”詹姆斯的重心一直向后移动,试图把光裸的右足解救出来。这着实太令他难堪,不光是被人痛揍的事实还是被好兄弟用掌心抓住了脚趾头。


“为什么不喜欢我叫你这个名字?我小时候可是天天这么叫你的。”史蒂夫把掌心盖在前足,像盖住了一支蒲公英,生怕风一吹就飞散了。


詹姆斯的左脚狠狠揣上医生的肚子,双手置于脑后。“因为我不喜欢。”


“唔!你可真暴力……上周我接到三起病患,他们可都说刚和你动过手。”史蒂夫感觉肚子像被狠狠打了一拳,胃液差点儿涌上咽喉,“为什么?你从前不这样,还有为什么不把大学读完呢?”


“上帝啊,你省省吧,每次都要问我这个问题,简直蠢死了,你像个长舌妇史蒂夫。我根本不适合读书。”


史蒂夫一言不发地盯着他,原本轻松的气氛让自己搞得有些紧张。极具专业性的面孔终于泄露出一丝曙光样的温柔,似乎在为自己戳中对方的痛处抱歉。


“我只是觉得你没读完书很可惜,并没有别的意思。”他从医药柜里拿出棕色小滴瓶,滴在掌心焐热,一股草药味道的药油气息飘满了急诊室,“来,把你的脚给我,我给你涂药。”


“这还差不多。”


詹姆斯挪了挪屁股,尽量让自己躺得舒服些,装作毫不在意地样子把受伤的脚伸了过去。在他们还小的时候,确切地说是在史蒂夫还没去读大学之前,他都不曾舍得支使过这个人。那时的自己是史蒂夫唯一的好兄弟,会为他挥起拳头,也为他要去华盛顿州上医学院而激动到彻夜难眠。


温辣的药油涂上脚踝刹那融进皮肤,再加上史蒂夫专业又谨慎的按摩手法,液体被打着圈儿涂于患处。史蒂夫用手腕垫高了詹姆斯的脚后跟,手指从内踝关节游走到光滑的足底,手感就像在摸布丁。


这双脚生得很秀气,脚弓的弧度像一条肉色的漩涡直达脚心。但脚背上零零碎碎的小疤痕证明这双脚的主人并不老实。史蒂夫扳起詹姆斯的脚心,一边揉压一边观察着。


 


詹姆斯的脚趾头突然震颤起来。“好了,够了……我自己来就行了。”


“别乱动。我是大夫。”


“我说够了!”詹姆斯忍不住用低沉的嗓音骂出脏话,深深地呼吸着,“你他妈看什么看,自己没长脚吗?”


史蒂夫的眼神瞥了他一眼,迅速回归到工作中去。当他的手指交叉穿过詹姆斯的趾缝时,詹姆斯整个人都僵住了,心砰砰乱跳着,赶紧朝周围胡乱扫去几眼。


“你为什么总躲着我?”他依次揉捏每一颗脚趾头的趾肚,确保每一处都被照顾到了。


“谁躲着你了?你脑子出毛病了吧,大夫?”詹姆斯目视前方,执意不去管脚心的微痒感,“喂!你捏够了没有?”


史蒂夫朝他一笑,雪白的牙齿亮得晃眼,还带着一点儿自信的炫耀。“你的脚心有一颗红色的痣,我刚才找到了它,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了。”


詹姆斯心底突然诡异的一酸。史蒂夫居然还记的这事,可他已经不是原先的弱鸡小子了。


“你有毛病……我现在要去上厕所,不然就尿在急诊室里。”


“好吧,你的伤只要养几天就没事了,韧带和软组织都没有拉伤,内踝只有轻微肿胀和瘀血。”史蒂夫把詹姆斯的脚放平,专心致志地替他套上袜子。当他抬起头与他眼神交汇时,詹姆斯又迅速地将脸挪开了。


“巴基。”


“别他妈叫我巴基,听上去像个Omega似的。”


“那你想让我叫你什么?”


“詹姆斯,巴基这个昵称太幼稚了。”詹姆斯摆摆手,撑起胳膊坐了起来,“我不喜欢别人叫我巴基。”


“好吧巴基,那你为什么会觉得这个名字像个Omega?还是说……”史蒂夫的黑框眼镜反射着阳光,Alpha信息素的味道时不时飘过来,清新极了,“还是说你已经有了固定的Omega了?”


詹姆斯从烟盒磕出一根香烟,叼在嘴里,笑声冲到了天花板。“哈哈,你小子就想问这个?我当然有自己的Omega,就是没有固定伴侣而已。”


史蒂夫把他嘴里的香烟拿过来,当着詹姆斯的面掰断,恶狠狠扔进非医用垃圾箱,漫不经心地问道:“是吗?是她还是他?”


“你问这个干吗?”


“就想知道这是不是我们疏远了的原因。”


 


詹姆斯站了起来,心乱如麻,也不准备继续待下去。以前的史蒂夫从不逼他进死胡同,这小子一定是在医学院学坏了。


“嗯……是他,你满意了吗?”


史蒂夫转过身,靠在墙上,就连摘下听诊器的动作都十分优雅。“是吗?那他的信息素什么味道?好闻吗?我最近也接触了几位不错的Omega,但是没有经验,随便问问而已。”


“你!”詹姆斯的心头又是一酸,十分夸张地仔细打量眼前的医生,“那你可真是问对人了,臭小子。我告诉你,他很好闻,特别好闻,闻一下我就不想离开他。真希望你也能找到好闻的Omega,体会一次我说的这种羽化登仙的感觉。”


史蒂夫点头,表示自己都记下了。“那发情期呢?如果我有了心仪的Omega,发情期是否要请假陪着她呢?


“你该不会没经历过Omega的温存吧?”詹姆斯已经感觉不到脚踝的灼痛了,因为他浑身都疼到要烧起来了,有十级疼痛,“还需要我指点吗?”


“可以啊,毕竟我们曾经是哥们儿,你连接吻都指点过我。”史蒂夫轻描淡写几句话就将两人的历史呼啦啦翻了出来,直接摆在了桌面上,“说说,我要怎样照顾她呢?”


“总之……就好好陪着你那位Omega吧,亲她,取悦她,别像其他Alpha对待Omega那样,然后用你愚蠢无比的Alpha结卡住她,让那位漂亮的Omega给你生一个……和你、和你一样不讲理的小混账!”


等詹姆斯说完的时候才晃神过来,自己却已然跨到史蒂夫鼻尖对面了。在如此近距离地观察下,他几乎不敢相信这就是曾经的史蒂夫。他真挺拔,已经从丑小鸭变成白天鹅,黑框眼镜又和他的发色该死地般配,他现在想要找什么样的Omega都可以了。什么样的都可以。


史蒂夫用中指推了下镜框,淡定地出奇。“你怎么知道我的Alpha结是愚蠢的?难道你的Alpha结很聪明吗?介意让我看看吗?”


“妈的!你他妈简直有病。”詹姆斯抓起外套跳开了,径直朝门口走去。没有听到史蒂夫的一声叹气。


 


唉。


詹姆斯叹了口气,咬着手电筒在药品室的药架上翻着。往常只要稍微翻一翻就能找到的东西今天好像跟他过不去,怎么都不肯露面。


“该死的……该死的Alpha,去他妈的……该死的史蒂夫!”他摸着黑继续摸索,动作一气呵成,娴熟到连最小的药瓶都没碰歪一下。快点,他必须动作再快一些,赶在瑞贝卡放学之前去门口接她,要是去晚了可不是什么闹着玩儿的。


找到了。


当他摸到Omega抑制剂的一刻心里一顿狂喜,两针淡蓝色的针剂看上去多么漂亮啊。


詹姆斯如获至宝般将它们揣进外套的内兜里,顺着梯子跳下高处,轻巧地转个身,神不知鬼不觉。


现在他只要走出去,关上门,若无其事地穿过走廊,跨出大门……哦操,他看到几分钟前自己口口声声咒骂的男人。


史蒂夫拿着进货单朝他走来,一副正准备去药品仓库点货的样子。“巴基?你怎么还没走?”


“我……”詹姆斯的呼吸瞬间凌乱了几秒,他看向别处,好将过速的心跳慢下去,“我去上厕所啊。”


“真的?”


“真的啊,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真是的,我去上个厕所……你先忙,我还……有事。”詹姆斯逼自己目视正前方,不去顾忌史蒂夫的感受,执意调整好步伐,朝楼梯口走过去。


只不过这一次史蒂夫没打算放他过去。


“巴基!”当詹姆斯擦肩而过的一瞬,史蒂夫不用半秒就抓住了他的手腕,“我们得谈谈。”


詹姆斯甩开他的手,像被电了一下。“别他妈叫我巴基!”


史蒂夫又一次抓住了,只不过这一次握得更紧,没有给詹姆斯甩开的机会。“听着,我需要和你谈谈。”


“谈什么?我他妈可不想和你谈如何取悦你的Omega,混蛋。我还有自己的Omega要照顾呢。”詹姆斯咬着牙骂出脏话,在此之前他从未骂过史蒂夫是混蛋,充其量是蠢蛋。


史蒂夫更坚定了自己的信心,用身体挡住走廊唯一的退路。“别这样,你从前不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是不该去华盛顿州读书还是不该回来?”


“你他妈从前还没有Omega呢!”詹姆斯看着楼廊的通道口朝他大吼。


“我无数次想和你谈谈,就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我要是拒绝你再甩你一个大嘴巴呢?”


“如果你拒绝……”史蒂夫迅速朝周围扫了一眼,抓得更紧,“我们就来一场Alpha之间的对决,飙出信息素决定胜负?”


“操,我可不想和你一样丢人现眼。”詹姆斯缩了缩舌头,“五分钟,最多五分钟。”


史蒂夫扶了一下眼镜框,朝走廊尽头摆了下头。“好,跟我来。”


 


詹姆斯计算着时间,跟在史蒂夫的身后。


他趁这一小段路又打量了他的背影,脑子里描绘出一百种能配得上史蒂夫的Omega的模样。史蒂夫说“她”,那一定是一位漂亮又可人的姑娘,也许还是大学里碰上的呢。她会叫什么名字?也是金头发吗?说话会有布鲁克林口音吗?她的信息素一定好闻极了吧,该死,能配得上史蒂夫的Omega那该是多幸运。


“到了,就在这儿谈吧。”史蒂夫推开一扇门,走了进去,就像要给病患做手术一样严谨。


詹姆斯拉上外套的拉链,执意不去回应史蒂夫的直视。“要说就快说,我可……”


砰的一声,史蒂夫关上门,猛地将詹姆斯的身体夹在墙角里,誓要挤空这具身体里的氧气,鼻子都撞到了一起。


“操!你他妈吃错药了吧!”詹姆斯把头扭到一边,想找机会从史蒂夫身边钻出去。他的拳头打在史蒂夫身上就像打在硬邦邦的沙袋上。


“滚,我他妈没什么跟你可谈的。”


“詹姆斯……”


史蒂夫把嘴唇贴在詹姆斯的耳垂边上,第一次叫了他的名字。如果硬要算起,上一次这么叫他,那还是两个人七岁之前的时候。


詹姆斯顿时变成一座石雕。尽管他一直要求着史蒂夫叫他的全名,可当这一刻终于来临了反而有种不寒而栗的预感。


他舔了舔嘴唇,呼吸一下止住了。如此近的距离之下,Alpha的气息实在令他难以抗拒。


“你……有什么事要谈?”


“詹姆斯?”史蒂夫又叫了一次,离得更近。


詹姆斯歪歪斜斜地靠在墙上,万分感谢两面墙体足以撑住他的身体。


“你……快说!”


“詹姆斯。”史蒂夫最后重申了一次,“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Omega?”




(虽然上篇连手手都没有拉到,但是我昨天被大家提议的Omega信息素评论笑岔气,群众的力量是雪亮了,太有才了)

评论

热度(786)

  1. 锦年知几时晒豆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