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知几时

【盾冬】Pray - 中篇

纪翌:

 @呼噜-hulu- 


————————


3.


Steve有时会觉得这样的生活就像假的一样,当他坐在Bucky的客厅里,把Bucky补的乱七八糟的靠垫套拆开,再眯着眼就着下午的阳光一点一点把金属手臂磨破的部分补起来。




他的眼睛仍然像七十年前一样好用,他就是突然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老年人,他仍然能想起那些九头蛇的士兵是怎样在他面前倒下的,他仍然能闻到血的味道,听见枪的声音。但是他觉得这些声音渐渐变得很远很远,他再也没有在闭上眼睛的时候听到Bucky从火车上掉下去的时候喊“Steve”。




Steve穿着灰色的老头衫和长裤走在家里,老头衫勾勒出腹部绷带的形状。他现在开始能理解为什么Bucky这么喜欢那个能晒到阳光的沙发坐垫了,他现在花大把大把的时间看书和浇花,他一口气看完了从1940年到现在的知名惊悚小说。他没有碰过电视,他和Bucky甚至没有买过报纸。




Bucky通常在下午五点左右的时候下班,Steve则像一只大型家养犬种,从四点半便开始坐立难安,时不时放下手里的书听着门外的响动。Bucky会在五点半的时候穿着他那套蓝色的搬家工人制服,头发汗渍渍地垂落在额头两侧,手足无措地站在门口看着Steve,就好像Steve是第一天搬进这里一样。




他们会安静地坐在一张桌子上吃晚餐,手牵着手一起闭上眼睛祈祷,感谢上帝赐予他们的食物。有时候他们会聊一聊Bucky从工友那里听来的见闻,有时候什么也不聊。




Bucky每天都会在Steve洗碗的时候坐在沙发上数一遍他日结的工资,如果Steve刚好没在他数完之前出来他就会再数一遍,如果Steve在他数完三遍之前都还没有出来,他就会溜达到厨房门口去把钞票碾的啧啧有声。




Steve觉得这很可爱,Bucky似乎很怕Steve不理解,这钱和Hydra并没有什么关系。




Steve有时会在Bucky上班的时候从自己的账户里取出一点钱来,塞进Bucky的盒子里。Bucky总是皱着眉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把盒子里的钱翻来覆去数上很多遍。




他们吃完晚饭后会去散步,沿着一直吹着海风的瓦石小路。一开始他们只是并肩走在一起,就像两个偶遇的路人一样,后来他们会牵着手,就像两个偶遇的恰好都患有牵手癖的路人一样。Bucky总是刻意站在Steve的左侧,好让Steve抓过来的时候握着的是那只有温度的手。




Steve总觉得他和Bucky之间应该有很多话要说,的确,Bucky不在家的时候他总是会突然冒出一长串问题来。但每当Bucky在他身边时,这些他惦念了已久的问题就像是莫名其妙的突然有了答案。




Bucky似乎对Steve睡在他的床上这件事已经放弃抵抗了,但是他坚持在入睡前检查Steve的伤口,涂上一层可笑的红色药水——Steve总觉得那药水是隔壁街区那个跳大神的非洲大夫以打折的名义卖给他的。




Bucky有时会用手指沿着他缝起来的那条歪歪扭扭的线一路磨蹭下来,搞的Steve痒的快要立刻笑出来。他用手去抓Bucky的手,Bucky倒也不躲闪,反而用那种好奇的眼睛闪亮亮地看着他。好几次,Steve都觉得自己差点亲下去。




他特别喜欢在睡不着的时候支起手肘看着Bucky,看着他的睫毛在睡梦中微小的颤动,听着他规律的安全的呼吸的声音。他有时候会忍不住用手去拨Bucky垂落下来的头发,把它们都轻柔地塞到Bucky的耳后,好不挡住那张漂亮的脸孔。然后他低下头来,轻轻地吻在Bucky有一条细小疤痕的额侧。




他们在打仗时,Steve总是很难得才有时间去一趟教堂;等到Bucky从火车上掉了下去,Steve似乎去教堂都不知道该像上帝祈求些什么。但是现在他真心实意地想感谢无论什么神祗听见了他的声音,把Bucky从地狱里一脚踹了出来,又送回了他能看见他的地方。




Bucky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在Steve租回来的小说中,有一本小说讲的是有些小偷去别人的梦里盗取秘密,一不小心就再也醒不过来了。Steve从书里抬起头看见Bucky正在认真地数着盒子里的钞票,Bucky小心地用金属手掌把蜷曲的钞票抚平,Steve就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某一层Hydra搭建的梦境中。但是他又忍不忍摇摇头,梦的感觉会真实到能感觉到另一个人的体热么?而且就Steve怀疑,算有人言之凿凿地告诉他这就是某一层虚拟的世界,他是否能说服自己醒来。




“没有火腿了。”Bucky从他的盒子里抬起头来,犹犹豫豫地问Steve,“我们是不是应该去买一点?”




Steve吓了一跳,他把小说丢在一遍,穿上夹克跟着Bucky去了楼下的超市。Bucky皱着眉头站在冷藏柜前对比两种牌子金枪鱼罐头的价格,Steve在两排货架之间溜溜达达,趁着每人留意的时候捻起一小瓶润滑油丢进购物筐里。幸好Bucky买了不少东西,除了火腿和蔬菜,还有两大包绷带和棉签,润滑油丢在里面就像橄榄油一样毫不起眼。




他们把购物筐放在超市胖夫人的台子上时,胖夫人正在看电视上的晚间新闻。Steve还没来得及看清屏幕上发生了些什么,胖夫人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到她的工作上。她高兴地跟Bucky打了个招呼,开始从购物篮里一样一样拣出需要付款的东西。




“你还没有找到工作吗?”胖夫人说,她的手快速地在购物篮和扫码器之间挪动着,价格表的数字便一直向上蹦去,“你也要努力找工作呀,总让James一个人养家怎么行?我表妹工作的酒店正在招聘保安,你要不要去试试看。”




Steve有点脸红了,但Bucky在他说话之前辩解道,“他受伤了。他在养伤。”




“受伤吗?”胖夫人从购物篮里用两只手指夹起那罐小小的润滑油,停顿了一下,丢进结账后的购物袋里,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




Steve刚想为自己辩解一下,电视机里突然传出一个巨大的声音。Steve抬头向电视看去,屏幕上的画面就像纽约大战一样,随着一声轰鸣的爆炸声,一阵烟尘从摄像头前涌了上来,远处的建筑都消失在了烟尘中。从屏幕底部弹起一条字幕,“九头蛇肆虐,美国队长仍未归来。”




“这些可怜的人啊。”胖夫人说,她仍未停止工作,“我真希望赶紧有什么人制止这一切。”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在哪儿?”Steve问。




“三天前,在华盛顿。你不知道么?”胖夫人抬起头看了Steve一眼,“我真踢住在那的人担心,几个月前他们才刚刚被搞得一团乱。现在所有的报纸和电视都在直播那边的情况,看上去真是太惨了。我真希望美国队长在哪儿,但是那家伙已经消失两周了。”




Steve思考着,用手拨弄着口袋里的联络器。为了防止神盾局的人抓住Bucky,他的确在找到Bucky后关闭了他的联络器。Steve现在有些坐立难安,他不知道华盛顿的战况如何,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伤亡——




“今天上午记者前往神盾局总部询问美国队长是否已经回归复仇者联盟,NatashaRomanoff拒绝了我们的采访。答案显而易见,美国队长仍然处在失联中。”屏幕上出现了Natasha推开记者的画面,记者的声音仍在播报,“Hydra宣布对此次攻击华盛顿的行为负责。有传言此次行动仍与曾暗杀神盾局局长的冬日战士有关,而美国队长此次失踪是否与避嫌相关我们尚未可知——”




“我们永远不知道超级英雄究竟是不是一个好人。”胖夫人说,叹了口气,“至少那个叫冬日战士的家伙不是。”




————————




Steve趁Bucky洗澡的时候给Natasha打了个电话,Natasha自然把Steve臭骂了一顿。Natasha简单地介绍了华盛顿的战况和伤亡,听上去这次复仇者联盟的伙计们并不怎么顺利,平民伤亡的数字向悬在超级英雄头顶的一把利剑,Steve能听见电话附近传来了炸弹爆炸的声音和小女孩的哭泣的声音。在电话快要结束的时候,Natasha问起Steve现在人在哪里、和谁在一起,Steve没有回答,Natasha停顿了一下,“如果这段时间你跟他在一起,我相信此事与他无关,但不是每个人都知道。”




Steve回到床上,他安静地躺下,听着Bucky洗澡的水声,闭着眼睛,假装自己已经睡着了。他说不上自己在想什么,也可能他什么也没想,或许他在想他应该对Bucky说些什么。他真想永远把Bucky留在这个城市,他将不再是冬日战士,他会叫James,他有一份搬运工的工作,住在他碎花壁纸的小房子里,每天去超市买几棵打折的蔬菜。




但是James是不会跟美国队长有联系的,和James生活在一起的人叫Steve,和冬日战士有联系的人是美国队长。政府会追捕冬日战士,Hydra则会一直利用这个名字恐吓人们,告诉人们这个杀手仍在你们看不见的地方杀戮。他能忍受么?他得不停不停地看着Bucky的名字出现在通缉令和电视屏幕上,他得一直看着他被追捕然后逃跑。




人们只会这样忘记他,要么冬日战士被政府控制,被军队的枪子处以极刑,要么美国队长消失在公众面前,无论人们有多需要他,但没人能找到他,也没人能再找到冬日战士——哦,不,还有一种可能性,美国队长亲手杀死了冬日战士,但James仍以James的身份生活着,没人会觉得James和美国队长之间有任何关联,只要James和美国队长之间没有任何关联。




Steve的心脏抽动了一下。




浴室的水声停止了。Steve闭上了眼睛。




Bucky的脚步声从浴室走了出来,静悄悄的,但是房间里似乎更安静,于是每一个细小的声音都像是响在Steve的鼓膜上。Bucky关上了灯,开关发出了一个啪嗒声。Bucky向他们的床铺走过来,他脱掉了拖鞋,躺在了Steve身边,床铺明显地下沉了。然后Bucky蜷进了Steve怀里空着的那个地方,仿佛想把Steve两臂之间的那个位置填满。




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一声爆炸的声音,华盛顿离这里太远了,这不会是华盛顿的声音。但Steve仍能感觉到怀里的身体僵住了,他们侧耳听了一会儿,直到确认没有任何后续的骚乱声,Bucky的身体再度一点点软化下来。




Steve想收紧胳膊,想叫他的名字,想说别担心,这不是你的错。




“花菜又涨价了。”Bucky对Steve说,他长长低叹了口气,仿佛为此而烦恼不堪。Steve没有说话,这似乎让Bucky确信Steve已经睡着了。Bucky在Steve的怀抱里动了一下,头发蹭到了Steve的下颚。




“你是一个好人。你又正直、又诚恳、又善良,我想,Steve,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我不知道……或许跟你相比我是一个坏人,我做过的那些事,”Bucky停顿了一下,他清了清嗓子,他的声音一点儿也不轻柔,这让这段话听上去有些怪异,“但这些事真的不是我做的。”




Bucky继续说,“我真的已经不再做那些事了。”




Steve猛地收紧了自己的胳膊。

评论

热度(793)

  1. 锦年知几时纪翌 转载了此文字